第一百零七章 黄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叶浮生这辈子见识过很多名不符实的玩意儿,比如吴姬酒肆的杏花汾兑了三分水却硬说陈酿,但这些都比不得渡厄洞来得坑。

以他这半个时辰的遭遇来看,此地不应叫“渡厄洞”,改名“迷藏洞”会更符合实际。

也不晓得一个和尚的苦修之地,为何会有这么多机关暗道,仿佛一条肠子打了无数个结,时不时就有拦路虎。叶浮生一边要溜着岗哨转圈子,一边还要提防层出不穷的机关,稍不留神就把自己也带进了死胡同。

面前是条被巨石堵死的路,背后是即将转过拐角的追兵,左右无所遮掩。叶浮生拧着眉头,只手按上刀柄,忽觉肩头一紧,险些拔刀出鞘逆势而上,好在强忍了本能,借着这一拽之力翻了上去。

这上头有块天然的凸石,堪堪够谢离那般的小孩子缩在上头,两个成年人就只好拿它垫脚着力,身体则倚靠洞壁。

叶浮生被此人以左臂箍住腰,两人就像是贴成一张的剪纸,几乎不分彼此。对方背靠洞壁,右手握着一枚匕首插在石头缝隙间,勉强稳住了身体,温热的吐息轻轻喷在叶浮生耳边,后者有些痒,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他们都一声未吭,连呼吸也放缓,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追兵鱼贯而入,点亮了火把四处搜寻,幸亏这个位置隐秘又不当光,人影与石影融为一体,否则很快就会暴露。

虽然有了火光,叶浮生却没急着回头看到底是谁伸出援手,而是屈指抠下一块碎石,眼睛一眯找准空隙,在追兵忙于搜寻时掷了出去。

听到动静,久寻不得的追兵立刻冲了出去,但叶浮生二人也没急于开口或落地,屏息又等了一会儿,果然有四个人持火把回转,见着此地依然无人,才再次离开。

身体因为这扭曲的站姿已经有些僵硬,腰杆更是被箍得酸疼,叶浮生咧了咧嘴,把耳朵贴在洞壁上,听得动静渐渐远了,缓缓松了口气。

背后的人却还没放开他,反而箍得更紧了些。

叶浮生伸手掰了两下没掰动,也是没脾气了,他未曾回头,只是叹气,颇为哀怨:“阿尧,你轻点,我腰疼。”

箍住他的手臂一僵,终于松了些,却也没收回,只是多了些空隙,虚虚圈着他。

叶浮生也没急着挣脱,就着这难得的空隙转了个身,奈何两人挨得太紧,他这么一动就觉得唇上一热,蹭过了一片温软的面颊。

楚惜微到嘴边的话又死回了肚子里,只觉得这短促的一蹭,就像一道柔水淌过了大旱下的土地,渗入裂缝,滋润了干枯内里,复苏了勃勃生机。

此地黑暗,他们也不敢点起火折子,叶浮生自然看不到楚惜微一张苍白脸皮腾地红了起来,只是透过衣衫,感受着相印胸膛。

楚惜微心跳得很快,就像有调皮的孩子拿石头在心湖上打着水漂,石块连击数下荡起几圈涟漪,然后坠入水中,扑通一声,久久不能平静。

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小孩儿一样心情多变。

叶浮生有点想笑,眼眶却有些热了。

他眨了眨眼,凭感觉凑到楚惜微耳边,轻声道:“阿尧,你怎么来了?”

楚惜微侧了侧头,拿惯有的冷漠口气道:“跟着你。”

他的轻功是叶浮生倾心所授,十年来无论风刀雪剑都从未停止修习,单从“霞飞步”的造诣上来说,楚惜微并不逊色叶浮生。他追得不紧,又有心掩藏行迹,叶浮生的注意力也大半放在恒远身上,会忽略他也不足为奇。

叶浮生想通关窍,便笑了:“砸树的那个人,果然是你啊。”

他当时就有些奇怪,按理说一个能悄然靠近他们的人不该如此大意发出响动,对方那一下不像是偶然,倒似刻意去打断薛蝉衣和叶浮生的言谈举止。

等叶浮生走到那棵树旁,仔细一探,便已经有了猜测。

树干上的拳印看似普通,却是着力于中间一点,然后向四面塌入,是在“以点破面”一道上颇有造诣之人才能留下的痕迹。

然而这种手法,叶浮生太熟悉了——惊雷。

他当时就猜测楚惜微可能已经通过百鬼门密报得知无相寺生变,故暗中赶到了问禅山,便破坏了拳印痕迹,算是给这个脾气大的弟子收拾了小尾巴。

叶浮生本想着离开渡厄洞后去设法找他,却不料两人就在这里遇上了。

他提起这茬,楚惜微就有些恼火:“怎么?嫌我打扰……”

这句气话还没说完,叶浮生一只手就绕到他脑后,按住他往自己这边靠过来,轻笑道:“好端端,莫呷醋,师父不吃酸。”

顿了顿,叶浮生又道:“我对薛姑娘只有看顾故人晚辈之心,别无他意,你别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