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无相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两日之后,叶浮生一行终于赶到了问禅山。

那假和尚已经被端衡安排了弟子秘密送回太上宫,在外人面前只道那两人水土不服暂且留下休憩,便催促着赶路莫要误了大会日程。

恒远对此不曾置喙,就连性格桀骜些的恒明也没有去插手太上宫内部的事情。等到一行人上路之后,端衡状似寻常地与这二人谈起武林大会的诸般安排,间或询问几句色见方丈和色空禅师的近况聊表关怀,让身后的叶浮生颇觉这老头有几分情报探子的天赋。

无论演戏还是真心,两人对端衡的问题都回答得滴水不漏,尤其是看似温和的恒远,总能在不经意间引开重要话题,一番谈话下来,以叶浮生的耳力也没从中抓出什么明显的破绽来。

他一路走马观花,目光偶尔在恒远身上打个转,又在那年轻僧人转头之前别开视线,去看过路边草木土石。

越往问禅山走,沿途的人就越多。除了因武林大会蜂拥而至的三教九流,还有周遭村镇的百姓也在路边摆了茶摊饭食,从这些过路的江湖人手里赚个三瓜两枣,为一家人的生计增添点进项。

山下多是看热闹的小帮派,真正要参会的人要么已入山门,要么就是正在前往无相寺的山路上。

恒明、恒远带着太上宫一行人从正门入,门口站着数名知客僧,有条不紊地接待着前来的各门派人士向内走,见到他们来了,便有个老僧迎上来,合掌行礼,先向端衡问了好,才对恒明二人道:“两位师兄,方丈有言,让你二人回寺之后速去见他。”

恒明点了头,恒远合掌笑道:“那就请师弟替我们招待好贵客。”

他和恒明虽然年轻,却比之早入山门,老僧便道:“是我等分内之事,师兄且去吧。”

两人走后,老僧又合掌念了句佛号,道:“请端衡长老带众道友随我先到左厢房安顿吧。”

此番武林大会声势浩大,寺内说是人满为患也不为过,无相寺里除却高僧禅院、藏经阁和清净塔林,便是连云水堂也暂改了居处。叶浮生他们一路从前殿走向后院,不知多少武林人士行走其间,途径大广场时还听见了喧闹之声,放眼一看,却是有人动武开斗。

老僧见怪不怪,旁边的人也都司空见惯,端衡皱了皱眉未曾开口,倒是玄素问道:“大会未开便先行斗武,这恐失妥当吧?”

老僧念了句“阿弥陀佛”,解释道:“方丈有言‘是非恩仇各有缘法,我等皆是方外人,无权置喙’,何况武林大会本不禁打斗,只不伤性命、不涉阴私,无相寺皆不干涉。”

叶浮生一手不动声色地按住了玄素,一手抓紧了谢离的手,笑道:“说起来,还要向大师打听个事……不知道断水山庄的薛姑娘,可曾来参加这次大会?”

谢离的手一僵,随即也抬起眼去看老僧,一双眼里满满都是希冀。

老僧低下头,注意到了这个小孩子,问道:“这位是……”

“……我是谢离,家父断水庄主谢无衣。”这次没有让叶浮生代口,谢离亲自答了话。

断水山庄一夕倾覆的事情不过两月余罢了,对于那一场焚尽谷阳半边天的烈火,江湖上不少人都记忆犹新,谢珉那惊世一刀更刻在当时所有目睹之人的心里,至今不能忘却。

猛虎虽死,余威犹在。不管是震慑于谢无衣遗名,还是碍于江湖情义的脸面,武林白道都得给断水遗孤几分厚待,才能彰显自己的仁德。

老僧闻言,顿时起敬,合掌道:“原来是谢少庄主,薛施主三日前就已入了山门,因身是女客,便安置在露华院中。少庄主若欲相见,贫僧这便安排人带路。”

谢离眼眶微红,却是先看了叶浮生一眼,哪怕一个字也没说,叶浮生也知他已归心似箭。

叶浮生挑起这个话头,本就是借故脱队好去别处看看情况,现在哪有拒绝的道理,与端衡交换了一个眼色,便道:“那就麻烦大师了。”

老僧唤来一个年纪跟谢离差不多大的小沙弥,让他带着叶浮生二人往露华院去,自己继续领太上宫一行人前往左厢。玄素临走之前看了叶浮生一眼,却只得到一个颔首,是让他静观其变的意思。

小沙弥年纪小,比起其他和尚也就多出几分活泼气来,叶浮生给了一颗桂花糖,圆圆的小脸也就笑开了花。

叶浮生一边牵着谢离跟在他后面,一边问道:“小师父,这寺里现在来了多少人啊?”

小沙弥仔细想了想,又掰着手指来回熟了几遍,道:“算上太上宫,八大门派的人已都到了,并其他帮派的施主们……约莫两千余人。”

谢离倒吸一口冷气,他小小的年纪还未见过什么大世面,上次断水山庄夺锋会也不过近千人,在他眼里便以为是多大盛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