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歧路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楚惜微还是第一次看到沈无端的兵器。

两人进了院子后面的小松林,于一片空地中站定,沈无端回身探手入怀,摸出了一双手套。

通体如幽夜冰绡,轻薄若无物,从指间覆盖住手腕,沈无端戴上了这双手套,对楚惜微道:“拔刀。”

楚惜微的手附上断水刀柄,下一刻,沈无端只觉眼前一花,不见刀出也未闻刀鸣,刀锋已迫向面门,无声无息。

沈无端脚下一错,在间不容发之际暂避其锋,右手一挽拈住刀刃,刀锋与手套摩擦过去,竟有金石锐响。与此同时,他左手曲肘一撞,直击楚惜微腋下。

楚惜微不慌不忙,左手趁隙一挡抓住沈无端手肘,同时抬腿踢向他膝盖,沈无端又是变换身法,两人眼看就要僵持成一团,却又同时松了手。

沈无端就像个幽魂,于飞退之时陡然折返,刹那间又逼向楚惜微。这一下搓掌成刀从楚惜微颈侧划过,后者虽退得及时,却也在站定后感受到有一线微凉滑落,伸手一碰,指腹上有一道血红。

他被碰到的颈侧,划开了一条狭长的口子,只是刚好切开表皮算不得什么伤势,却离大脉极近。

他的目光落在沈无端的手上,这才发现那双手套的古怪——双手掌侧都有一叶薄短的刀刃,颜色与手套整体无异,一眼望去难以发现,唯有等刀刃喋血才能惊觉。

沈无端也没急着追击,他摸了摸自己的心口,那里的衣物已经破开,恰好是一刀穿来的痕迹。

适才电光火石间,他一手逼命,楚惜微也一刀刺来。若是楚惜微再快一步,沈无端再狠一分,也许就是一人见血封喉,一人穿心而过。

然而沈无端留力七分,楚惜微也只出力三分。

两人同时一扯嘴角,脚下一蹬又欺身而近,刀与掌刃相接,但闻数声连响却不见飞血。

同为百鬼门主,同修《歧路经》,两人虽无师徒之名,却有父子之情。这一厢比斗,虽留力却不留手,无生死之忧,却有生死之争。相比之下,楚惜微内功底子有所不如、经验手段也欠缺,但胜在灵活机变,身法敏捷又招式迅疾。眼下又正好在心境上有所突破,原先的躁进之气消弭大半,攻守得当,进退得度,叫沈无端这个上风占得也不容易。

楚惜微招招凌厉,沈无端见招拆招,越缠越斗,越争越强。你来我往僵持了上百个回合后,两人于交锋间四目相对,刀出若惊雷,势沉如山岳,刹那间刀与掌再度相接,楚惜微一刀压上沈无端肩颈,沈无端双掌锁住了他手中刀刃。

楚惜微眉头一皱,手腕抖擞震力欲迫开沈无端双手,没想到沈无端的手掌纹丝不动,他的刀也分毫难动,双方内力都僵持在断水刀上,犹如长河卷大浪,从激荡到平复。

楚惜微的内力较之沈无端更显刚烈,然而到现在却被一股柔劲所把控,正惊骇间,沈无端手掌一滑一错,从他手中隔开断水刀。

刀锋入地刹那,沈无端一手扣住楚惜微脉门,一掌抵上他丹田位置,内力从这两处透入,楚惜微当即脸色一白,然而他没有急于反抗,而是放开自己的内劲,让沈无端的内力可以仔细在经脉里游走探索。

沈无端嘴角一挑,可额头已慢慢渗出冷汗。

《歧路经》的第六层到第七层之间是一个大瓶颈,越过这一关就海阔天空,越不过就停滞不前终生止步。楚惜微的天赋极好,又吃苦耐劳,按理说该是能平平稳稳越过这一关卡,可惜他心眼太死脾气又倔,从最开始修炼《歧路经》就已经走了岔路。

沈无端这两年看他运筹帷幄,心里的的确确是认了这个继承人,因此对他身上的隐患就上心起来。本来都暗中联络好孙悯风,准备废功之事,结果前些日子楚惜微被端清打昏带回,沈无端出手梳理他体内真气,发现了一些端倪。

《惊鸿诀》、《歧路经》两股内力本是在楚惜微体内相互缠绕,不时就要作祟出乱子,扰乱他神智内息,因此沈无端才会把冰魄珠交给他,以这冰寒外物强行让他宁心静气。按理说失了冰魄珠,楚惜微内息不稳心思浮动,内力也该躁进许多,沈无端本以为这兔崽子已经一脚踏进走火入魔的大门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只是不尽如此。

楚惜微的气息的确躁动不少,甚至有失控暴起之险,然而他体内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暗伤和滞涩,却在这段时间里开始自我修复了。

练武之人虽强筋健体,但于刀口舔血、江湖厮杀之中,外伤内伤就跟打补丁一样摞起来,哪怕补丁打得再好看,也是个破损的身体,也许平时还好,遇到某个契机就要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