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夜话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一夜,楚惜微披星戴月,终于回到了洞冥谷。

他去的时候带着一队人马,回来时却只随行半数,剩下那些人都被他留给了秦兰裳,跟着陆鸣渊向三昧书院而去。

都说“儿大不由娘”,这句话放在秦兰裳身上虽有些不贴切,但孩子大了难免就会生出自己的心思来。当年的楚惜微是如此,秦兰裳也如此。

那夜在醉春楼酒罢人散,楚惜微就带着陆鸣渊等人离开天京城,半点也不打算在那地方多留。本想着派人送陆鸣渊回三昧书院处理南儒后事、协助院师整顿内务已经是仁至义尽,却没想到那丫头还自告奋勇要去插上一脚。

楚惜微这一次没急着训斥她,只是问了两句话:“为什么要去?去了,你又能做什么?”

那时是护城河边、绿杨阴下,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天光还黯淡,他看不清少女低垂的眉睫,却能听到她一字一顿的声音:“没有为什么,我觉得该去那就应去,绝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我会的不多,能做的很少,但总不能都让别人去替我做。”

楚惜微沉默了片刻,才道:“三昧书院里有朝廷党派的暗桩,内中勾心斗角,你此番去了,我和义父未必能保你万全。”

“我总要学会保护自己,保护别人。”秦兰裳想了想,牵起他的手合在自己娇小的掌中,轻声道,“叶叔说‘孩子总会长大,大人都要变老’……小叔,我觉得他说得对。”

也许等到他们都老去的那一天依然强大如斯,但孩子也不能一直在大人后面躲着。

参天大树总会枯朽,高山流水也会断绝。

更何况是生老病死、祸福难测的人?

楚惜微的另一只手抬起,在半空中停顿了片刻,终于还是落在她头上,轻轻揉了一把。

“我留你‘引灵笛’和一队‘鬼影’,好自为之。”顿了顿,他的目光又落在陆鸣渊身上,内力聚音成线,冷冽森寒,“若是她出事了,而你安然无恙,我便十倍加身于你。”

陆鸣渊依然折扇半掩,闻言笑弯了一双眼睛,却郑重地点了头。

此一别,各奔东西,祸福自主。

这一路去得危机四伏,回来也并不容易。等楚惜微回到洞冥谷的时候,已过了这夜的子时。

他带属下过了岗哨,没惊动多余的人,发下简单命令之后就将这些人遣散回去休憩,自己则顶着一路风尘回到了流风居。

然而流风居内,除了洒扫仆人和守卫,还多了一个人。

沈无端披着单衣坐在桂花树下,一手闲敲棋子,一手摇晃着灌满酒水的小银壶,脸上有微醺之色,眼神却还清明。

见他进了院门,沈无端挥手遣退仆从,又朝面前的空座一扬下巴,道:“从接到你飞书便开始计算日程,今夜果然回来了。先坐下喝口酒吧。”

楚惜微接住掷向面门的小银壶,仰头灌了一口酒,这一次的酒水入口苦涩,只是过喉之后又回甘,在口中弥漫开清苦与甘甜融合的味道。

他挑了挑眉:“这是什么酒?”

“伽蓝城的‘十年灯’。”沈无端把玩着指间白子,“此番你北上天京,想必感慨良多,这壶酒不知可否慰你一身风尘?”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注)

昔日春风得意看遍桃李,今朝江湖漂泊,十年提灯听风雨。

故地重游,人事全非,果然是感慨甚多。

楚惜微闭了闭眼,又饮一口,在他对面坐下,道:“足够了。”

他这三个字说得轻描淡写,归程时一身郁气也仿佛随着这口酒水冲淡,于吐息之间消失在微凉夜风里。

沈无端和他对视一眼,接过酒壶,心照不宣地略过这个话题,微微一笑:“来一局吧。”

他年长执白子,楚惜微执黑先行,两人的棋路一脉相承,都走诡谲奇路,将一盘黑白分明的棋布出了环环相扣的局,到最后还是楚惜微先一步落定妙处,斩杀大龙。

沈无端仔细端详半晌,长笑一声投子认输,道:“你赢了。”

“承让。”

“不不不,这一局你我都全力以赴,你赢了是凭自己的本事,我输了是已不如你,有何承让可言?”沈无端掀眼看着他,“惜微,你的棋术是我一手所教,从最开始完全模仿我的路子,到现在有了自己的打算,也从最初的输多胜少,到如今已强过了我……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楚惜微道:“十年光阴,总不是痴长的。”

“哈,这世间虚度年华之人多不胜数,十年能让生死两茫茫,也能让人从内而外地面目全非。”沈无端一只手虚虚指向他心口,摇头晃脑,“惜微啊,你的心变了……好啊,好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