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无极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沈无端觉得自己在做梦。

直到他运功压制了楚惜微体内暴·乱的《歧路经》真气,才堪堪回过神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多年不见的老友,依然有隔世如梦之感。

楚惜微的问题说轻松是轻松,说严重也真严重。

他将《歧路经》与《惊鸿诀》功法合练的事情,沈无端早就知道,只是这死孩子从小就倔,打断牙也不多说一句,再加上秦柳容偏袒,沈无端也就一直按捺下来,觉得总有他撑不下去要来服软的时候。

可惜沈无端走了眼,他知道楚惜微倔,没想到能倔到头撞棺材板还不落泪,甚至还把棺材板给撞穿了。

楚惜微不肯放弃《惊鸿诀》,又咬紧牙关去修炼《歧路经》,本来是十分找死的做法,但大概老天爷眷顾这种胆大包天的傻子,不但没要了他的小命,反而让他在这种生死纠缠的折磨里摸索到了一条合二为一的崎岖小路来。

《惊鸿诀》重在机变,《歧路经》意在化用,“变”与“化”看似两不相干,实际上却又有相通相成之处。楚惜微反其道而行,不以《歧路经》化别家武学为己用,而是以《惊鸿诀》打底,随着《歧路经》的境界变化而变,又以战养战磨合许久,倒是在“变通化用”一脉上比旁人更得心应手。

按理说这是好事,但坏就坏在楚惜微毕竟还太年轻了。

他对自己的根基缺乏了解,对武学的领悟也由于经验不足而欠缺,更不用提心境了。

没有内功的招式是花拳绣腿,心境不足的武学是空中危楼。楚惜微的内力、招式都远超同辈,就算是成名已久的江湖高手大部分也不在他对手之列,但是他心中藏着的东西太多,放不开心去感悟世情,何谈将心境提上去?

心境会限制他的眼界,也能影响他对内力的掌控。正因如此,沈无端才会把端清当年送给他静心养气的冰魄珠转赠给楚惜微,算是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可没想到这臭小子是直肠子缺心眼儿,连一句屁话都没放出去,就先掏心掏肺地去对人好了。

眼下两股真气已经纠缠成一团,饶是沈无端也不好强行将其分开,只能等楚惜微醒来自救了。

要么心境提上去使《歧路经》更上一层楼,真正达到“求同存异”的境界;要么就干脆废了《惊鸿诀》,从此专精一道,虽然这种做法风险大,但是有沈无端和孙悯风两人在,左右无性命之忧,只是会亏损近半内力,以后慢慢练回来,也算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沈无端这些话没避讳人,看似在叮嘱孙悯风,实则还是在看叶浮生和端清的反应。

端清就像一座人形冰山毫无反应,倒是叶浮生神色骤变,虽然收得快,但沈无端作为一只资深老狐狸,对他的反应观察得清清楚楚——在他说完之后,叶浮生垂下的左手紧握成拳,指节都开始发白,呼吸更是漏了一拍。

沈无端莫名就有些欣慰,觉得自家义子总算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看叶浮生也顺眼不少,挥手让孙悯风带他俩出去了。

把闲杂人等都赶出去了,他才把院门关上,回头看见端清还坐在柳树下,连衣服褶皱都没乱。

沈无端憋了半天,最终也没憋出句好话,重逢来得太猝不及防,他曾经想过的千言万语到现在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只好回屋拿了两坛酒放在桌子上,对端清道:“喝!”

端清抬起一双淡漠的眼看了看他,倒是没拒绝,掀开红封就灌了一口。

这一口酒水连绵不断,等他放下的时候,坛子里起码空了一半。

沈无端死死地盯着她那张苍白依旧的脸,忽然道:“你知道这是什么酒吗?”

端清瞥了一眼酒坛上的红纸黑字:“是‘天人醉’。”

“天上神仙一杯倒,红尘俗客百年沉……半坛子‘天人醉’下肚,我能醉上十天半个月,可你连脸红都没有。”沈无端的目光落在酒坛上,“我分明记得,你以前是喝一杯都会醉的。”

端清看着他:“酒量总是会长进的,何必大惊小怪。”

“说得也是……”沈无端笑了笑,“就是没想到……对了,我在里头兑了十年份的梅花酿,当初本想给你送过去,可惜没找到人,现在尝着味道如何?”

端清颔首道:“很好。”

沈无端忽然不说话了,他盯着端清的眼睛和那一头白发,脸上所有的嬉笑都消失不见,只留下面沉如水。

“错了。”沈无端道,“我根本没兑梅花酿,只是为了报复你多年不见,特意往里头兑了些艾油,你是从来不喜欢这个味道的……可现在,根本没尝出来。”

端清垂了下眼,平平淡淡地说道:“哦。”

“看到你第一眼,我以为自己在做梦。”沈无端沉声道,“我十二岁就跟你玩作一堆,到现在我已头发花白垂垂老矣,你却还跟三十年前一样青春不老……这怎么能不像是做梦?”

端清道:“苍老从来不止于皮相。”

“是啊,我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你除了一副皮囊……内里恐怕都老朽了,死气沉沉,根本没有活气。”沈无端冷冷地看着他,“让我猜猜,你现在没有嗅、味两觉,不受酒毒药效,不哭不笑,也无喜怒之动……就像个冰封多年的活死人一朝苏醒,看起来一如往昔,实际上就是行尸走肉,对不对?”

他这些话说得不留情极了,甚至可以说是难听得让人恼火,要是放在三十年前,端清早就抬手揍得他哭爹叫娘,可是现在还不动如山地坐着,活似他说的人根本不是自己。

沈无端心头仅存的一丝侥幸,都在端清始终不变的神情间被磨灭得一干二净。

心头仿佛被一根冰锥刺入,伤口不大也不深,却瞬间冰冷了全身血液,让心跳几乎停止。

他颓然地坐回去,喃喃道:“你入了忘情境……第几层?”

“第二层。”

“任情肆意,无情断爱,忘情绝念……”沈无端反复喃念这十二个字,突然起身揪住端清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跟自己四目相对,眼眶几乎要滴出血来。

“慕清商!”他近乎凶狠又绝望地看着端清,甚至在情急之下叫出了那个许久不提的名字,“你怎么敢……怎么敢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

端清被他抓得有些狼狈,神情依然不变,一只微凉的手覆在沈无端的手背上,淡淡道:“我很好。”

“你都活得不像人了,哪里好?”沈无端一把推开他,目龇俱裂,“当年你说过‘宁为蜉蝣百日死,不念长生空余恨’,现在怎么反悔了?你答应过顾欺芳不空负一生,答应过我要好好活着,这些话……都他娘的被你自己吃了吗?”

端清道:“无端,你冷静些。”

“我冷静?”沈无端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三十年前拂雪一别,如今已成永诀……柳容没了,顾欺芳死了,你又变成这副样子,你叫我冷静?端清,你叫我如何冷静?”

端清看着他通红的眼眶,又慢慢把目光移向那花白的头发和浮现皱纹的脸,最终落在了沈无端微微颤抖的手上。

这双曾舞扇弄剑风流无双的手,只要轻勾指头都能引红楼闺阁尽倾,到如今就算保养得好,也松弛了皮肉消磨了茧子,哪怕余威仍在,也的确是一双老人的手了。

沈无端是真的老了。

这个年轻时候于生死间谈笑、高山崩于眼前也不变色的男人,到现在运筹帷幄依旧,但他已经不再年轻,没了轻狂锐气,也变得感伤。

端清从没有如此清晰地意识到,属于他们的那个时代已经随着年华老去,到如今红颜迟暮,英雄末路。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光洁已久,只是苍白无血色,正如沈无端所说的那样,像个空有皮相的行尸走肉。

这些年他习惯了这样,不觉得自己有何不好,但他知道沈无端为此难过。

端清想安慰他几句,但也知道自己如今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

所谓沧海桑田,最可怕的不是翻天覆地,而是物是人非。

最终,端清只是道:“你哭吧,我看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