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破茧(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顾欺芳把两个烫手山芋送到了安全的地方,便星夜兼程地往飞云峰赶去。

她离开之前,端清就因为内力出了问题不得不闭关,着实让她放心不下。若非那兔崽子在外惹了大麻烦,顾欺芳绝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飞云峰,因此她才会着急把顾潇赶回去,寻思着能多个人照看也是好的。

可她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端清。

此地离金水镇不过十几里,四下都是荒野古道,潦倒落拓得连鸟兽都不在此寻食,顾欺芳一人一马在土路上驰骋,溅起风尘无数。

忽然间,一人穿风掠尘落在她马上,顾欺芳一鞭就要出手,好在背后就响起熟悉的声音:“欺芳,是我。”

“阿商?”顾欺芳惊了一下,勒马在原地盘旋几步稳住势头,这才回头看去,落在她马背上的人的确是本该在飞云峰闭关的端清,但是眼前他气息虚浮,脸色苍白如纸,一看就是情况不好的样子。

她心里一沉:“你怎么了?”

端清不动声色地抹去嘴角一缕红:“你的惊梦笛呢?”

顾欺芳眉间一拧:“我给潇儿了,出了什么事?”

那支笛子是顾欺芳随身旧物,用凤凰竹制成,运足内力吹出时,声如狂鸟锐鸣远传数十里,方有“惊梦”之名。

他于闭关之时听到了这声笛响,强行出关去寻,却只在山下看到了打斗残痕,和一匹刻了血字的马。

那字迹太过熟悉,让端清心下一沉,稍作调息就沿途去追,可惜终究还是失了踪迹。

“这兔崽子走哪门子背运,居然遇上了赫连御那个王八蛋!”顾欺芳听他说完,立刻就猜到究竟是谁做的好事,眉目生出煞气。

她认识端清已经快二十年了,在很早之前就知道那家伙就像条水蛭,死缠着端清不放,但凡露了点血腥气,都势必要疯狂咬上,偏偏还杀不了斩不断,着实恼火。

他们夫妻俩孤身两人,后来又带了顾潇这么个小麻烦,拼不过他葬魂宫家大业大,只好眼不见心不烦地半退江湖,有了好友沈无端帮忙,倒也安然了这些年,却没想到如今又要面对这疯子。

端清道:“若我没猜错,赫连御已经知道我们隐居在飞云峰,潇儿是在回家的路上正好碰见他,两人应该是发生了冲突,所以才会有笛声示警。”

“他怎么会……”顾欺芳话语一顿,快速把近来的事情想了一遍,脸色陡变,“糟糕!”

她出来得急,离山之后没掩饰好行踪,后来更因为护送楚家兄弟,一路上杀了不知多少暗客,更于眠枫城外砍了葬魂宫青龙殿主的脑袋,怎么能不引人注意?

一旦她暴露了自己,那么赫连御顺藤摸瓜就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只是顾欺芳没想到面对这样紧张的局面,赫连御竟然没上赶着来截杀自己,反而趁她不在,去了飞云峰要找端清的麻烦。

一念及此,顾欺芳眼里顿显杀意,手掌握住了腰间惊鸿,刀未出鞘,锋利煞气已透骨而出。

“事已至此,多说无用。”端清轻拍了下她的肩膀,把她一身的凶煞之气压下,“赫连御既然抓了潇儿,就不会急着害他性命,我们速往葬魂宫一趟。”

“他就是要拿潇儿做饵钓你这条鱼。”顾欺芳松开手,抬眼看向端清苍白的脸色,“阿商,你不能去。”

端清摇了摇头:“你一人不是他对手,更何况是要深入迷踪岭,哪怕你轻功绝顶也插翅难飞。”

顾欺芳反问道:“你的《无极功》已经稳住了吗?”

端清还没说话,她就自己答道:“看你这脸色,就知道情况不但没好转,反而恶化了。”

顾欺芳平时大大咧咧,可她在对待端清和叶浮生的时候,把自己一辈子的细心谨慎都用尽,别说是端清现在与冰封死人一般无二的脸色,就算他指甲少了一小截也会被很快察觉。

她一语中的,端清无言以对。

他出身太上宫,自小修习门派至高心法《无极功》。这门内功走的是道家修心炼体之路,需摒弃杂念以清明灵台、凝神聚意以抱元守一,总共分为任情、无情、忘情三境界,分别对应道门的“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三重境,每一境界又有三层之分,总和九层,内中生变,需融会贯通方得九九归一。

二十年前他初识顾欺芳时,正是初入无情境,按功法要求就应该避世静修,可最后还是被女子赤诚之情捂化了心上寒冰,跟她携手并肩,做了二十年情浓意深的夫妻。

也正因如此,虽然这二十年来他的功力日益深厚,可到底埋下了隐患,如今到了将入忘情境的瓶颈,更是杂念丛生、心绪不稳,好几次真气险些走岔导致走火入魔。

摆在端清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自废内功,二是断情绝念冲破瓶颈,否则他一定会死在自己手里,甚至会因生出心魔伤害到自己的至亲至爱。

不愿负了她和顾潇,就只能放弃自己半生的修行。这样的选择端清并没有犹豫多久,因为孰轻孰重在他心里一目了然,根本无需比较。

他这一次闭关,本来是打算吞服丹药自废功力,把伤害降到最低。可没想到中途陡生变故,提起的真气没有被废,反而因为突然被打断而在经脉里乱窜,端清强行把内力压回丹田急赶而去,终究还是没赶上。

这一路昼夜不息的赶路,他身为强弩之末实际上已经崩到了极点,再进一步也许就会断弦。

顾欺芳覆盖住他揽住自己的手背,她的手掌并不如寻常女子细腻光滑,反而因为常年练武生了茧子,掌心的触感甚至是有些粗糙的。

并不温婉的女人用她粗糙的手安抚着身后疲累至极的丈夫,轻声道:“我不跟他们硬拼,潜进去找到潇儿就跑路,你要是不放心,就在外面接应我们,好不好?”

端清看着她的侧脸,叹了口气,缓缓松开手:“欺芳,你每次撒谎,眼角就会挑起。”

顾欺芳被戳破,倒也不尴尬,她抬手摸了摸鼻子,笑道:“阿商,做人有时候不必这么坦诚。罢了,既然骗不过你,那……我就只好来硬的了!”

话音未落,她忽然曲肘向后一撞,端清猝不及防下被她这一肘子正中檀中穴,力道恰到好处,截住了他胸中气血,顿时动弹不得。

不等端清提气冲穴,顾欺芳一手抓住他胳膊将人往前一扯,带得男子上半身倾下,竖起一掌就切在了他后颈。

这一下,端清连吭声都来不及,人就倒在她怀里。

“啧,第一次对你动粗,醒来可别罚我跪算盘啊。”顾欺芳把他扶正靠在自己背上,眼珠子一转,自语道,“沈留那家伙离此太远,指望不上……罢了,干脆先找个大夫。”

主意打定,顾欺芳抽出一条绸带将两人绑在一起免得端清坠下去,随即双腿一夹马腹,马儿就朝金水镇狂奔而去。

她赶在端清醒前把人带到了镇上,找了个僻静可靠的医堂,留下银两开了静室,等大夫号脉开了养气凝神的药,亲自伺候他服了,这才松口气。

估摸着人还有一个时辰才醒,顾欺芳知道自己必须得走了。

“睡着也皱着眉,虽然你皱眉好看,可我舍不得啊。”她坐在床边,手指细细抹平端清眉间折痕,俯身在他眉心轻吻了一下,“我答应你,不跟他硬碰。”

顿了顿,她摘下自己脖子上的一块玉佩,那是块翡翠护身符,也是当年生父顾铮除了惊鸿刀外,留给她唯一的东西。

顾欺芳把这块玉佩戴在了端清脖子上,小心放入衣内,笑了笑:“阿商,我把身家性命都留给你,等我带潇儿回来。”

言罢,她拿起刀不再看床榻一眼,推门而出。

临走的时候,心里蓦地一空,脚被门槛绊了一下,一代惊鸿刀客差点摔了个五体投地。

顾欺芳啐了一口:“倒霉!”

啐完,终究还是没忍住眷恋,回头多看了端清一眼,这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