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鬼谷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秦兰裳在归灵河畔等得已经不耐烦了。

她被拽下洞时只惊了一下,随即就反应过来这是守林者出动了,虽然没想明白自家祖父到底是要做什么,左右也是不会害她,就放心大胆地随之掉了下去。

只是没想到陆鸣渊会跟着跳下来,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但这书生大概是天生怕鬼,一路上听着旁人胡扯的鬼神之说也能被吓得瑟瑟发抖,发现风吹草动更如惊弓之鸟,着实让秦兰裳好生嘲笑了几回。

可就是这么个兔子胆的家伙,跳下来时毫不犹豫,一手把她护在怀里,若非这暗道倾斜曲折卸去冲力,他能摔得四分五裂。

“笨书生!脑壳都读书读傻了吗?”秦兰裳心里槽了他一句,到底还是笑了出来。

洞下是一条密道,九转十八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好在沈无端派来的人并不为难,只是引着他们出了密道口,就退了回去。

密道之外是一片荒草萋萋的空地,面前还有一条长河。这条河名唤归灵,因为暗流疾涌的缘故,自古以来吞没了不少船只,下面更不晓得埋了多少尸骨,水色昏黑,在晚间更与夜色融为一体,因此百鬼门创立之时就以此河做了天堑,旁人就算能凭借轻功一苇渡江,也难逃河下“水鬼”拦路。

秦兰裳这次离家出走,还是偷了令牌才使动“水鬼”帮她渡河,眼下可不敢再造次,乖乖拉着陆鸣渊在河畔等着,结果这一等就是大半个时辰,她都快把脚边一小块草地拔秃了,才看到三道人影从山壁上飘摇而下。

那山壁上垂着铁索,中间并无陡峭山石可攀爬落脚,唯有轻功高强又艺高胆大的人才敢走这条路,秦兰裳长这么大也不过看见自家祖父、小叔还有孙悯风三人能在这山壁上来去,今天倒是又多了一人。

她思及在清雪村谨行居里看到的一幕,眨眨眼睛,正要上去说点什么,却见三人脸色都有些不对劲,聪明地改口道:“你们总算来了,我都快饿扁了。”

沈无端捏了捏她的脸,笑道:“我看你出门一趟还胖了些,不像是吃了苦的样子。”

大概这世上的女孩子都讨厌极了这个字眼,秦兰裳当即不服,一手卡着自己的腰:“怎么可能,我连腰带都多系了半寸!”

楚惜微收敛思绪,回过神来后补了一刀:“心宽体胖。”

秦兰裳跺脚道:“小叔你的良心呢?”

叶浮生作为一个外人,在人家唠嗑的时候明智地不去插嘴,手肘捅了捅陆鸣渊,打趣道:“英雄救美的感觉如何?”

陆鸣渊以扇掩面,无地自容:“我、我是被秦姑娘拖出来的。”

叶浮生:“……”

笑闹了一阵,沈无端就忽然变了脸,对秦兰裳沉声道:“你这次擅自离谷,行事莽撞,给门中招了大麻烦,认错吗?”

他说起“麻烦”二字时轻轻瞥了陆鸣渊一眼,目光淡淡,却像一把刀毫无预兆地插了过来,陆鸣渊背脊生寒,好在还是站住了,拱手行礼道:“晚辈陆鸣渊,受家师遗命行事,有叨扰得罪之处还请前辈海涵,事后定负荆请罪。”

沈无端“哦”了一声,不置可否,秦兰裳深知自家祖父是个变脸比翻书还快的人,赶紧出言解围:“我认错!等下我就去跪祠堂跟祖母忏悔,然后自己去刑堂领罚!”

沈无端嗤笑一声:“刑堂对事不对人,你能挨得住三刀六洞?”

秦兰裳还没开口,陆鸣渊便躬身道:“秦姑娘是受晚辈所累,何当由晚辈受罚,请前辈不要错怪。”

沈无端的目光在他脸上一闪即收,道:“你既然说了,我就记你身上,回头可不要抵赖。”

秦兰裳急得直跳脚,只是被楚惜微按住肩膀根本无力反驳,倒是陆鸣渊如放下心头大石,对她小心翼翼地笑了笑。

沈无端说完这句话,就屈指在唇间吹了一声口哨,不多时,一张竹筏逆流而来,上面却不见撑篙人。

叶浮生定睛一看,隐约从昏暗水下看到了几道黑影,原来这竹筏下有水性极好的人推船行水,难怪不用撑篙也能逆流行船。

他曾经听说南地多水乡,有水性高强、内息深长者可于水中潜伏一日,只需短短几次换气,行如游鱼,以水为居,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

五人上了竹筏,筏子只微微一动就稳住,下面的“水鬼”用绳索拖着竹筏向对岸行去,丝毫不逊色于技术熟稔的老船家,转眼间便把山林草地悉数抛在了背后。

上了岸,又于矮木丛中行数百步,打开了一处山壁上的暗门,五人陆续而入,过后方觉别有洞天。

这是一个幽深的山谷,靠山环水,树成迷阵,石砌长城,亭台楼阁、屋舍岗哨应有尽有,鸟兽虫鸣俱全,间或有黑鹰扶摇而上,消失于茫茫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