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旧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沈无端是个贱人,贱得出类拔萃、一枝独秀的那一种。

雾气慢慢散开,叶浮生这才看清这位百鬼门老主人的形貌,只见他穿着一袭黑底暗纹衣袍,身量高大,宽肩窄腰,手脚都很修长,并不见老年人的佝偻发福,只看这身形竟如壮年男子。

但他毕竟是老了。

头发已经花白,面容虽然保养得当,但也浮现出些许皱纹,尤其在眼角可见端倪。

可是无论谁,都不会真把他当成一个老人,且不论他当年龙章凤姿尚存风采,单说那一双眼和一个笑容,就压过武林不知多少自诩风流的游侠雅士。

叶浮生吐了这两口血,在肺腑作乱的内劲就平息下来,反而因为逼出淤血,比之前松快了不少,见楚惜微虽然唇边带红,面上也无痛色,这才放了心。

他一手拍了拍楚惜微的背,这才转身对沈无端拱手行礼道:“多谢前辈这一掌相助。”

沈无端笑道:“适才你若没替他挡,这一掌就该落你头上,因此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后果,不必谢我。”

叶浮生摸了摸鼻子,又听沈无端对楚惜微道:“惜微,你带外人入谷之事,等下自去刑堂领十鞭,下不为例。”

楚惜微颔首道:“是。”

叶浮生皱了皱眉,到底没说什么,沈无端转过头来,于是一番和颜悦色:“后生武功不错,就是气血亏了点,回头多吃点红糖枣子补补,年纪轻轻什么都能虚,就是肾不行。”

叶浮生:“……”

他眨了眨眼,诚恳请教:“前辈这是……经验之谈?”

沈无端轻声一叹,感慨万千:“醉数万花谱,不负薄幸名。”

这位老门主年轻时不愧是万花丛中的圣手,到老时还风流不减,对着后辈谈起也不觉丢脸,倒是有“忆往昔峥嵘岁月”的感慨。

外人都难以想象如沈无端这般慕色风流的男人,竟会娶了容颜尽毁的秦柳容为妻,无绝色可赏,也无柔情可依,却从此收敛了本性,安安心心做她过了三十年夫妻,在她命终之后也不辜负。

叶浮生揭过了这一茬,问道:“刚才那个洞下面是什么?”

沈无端道:“埋骨坑。”

“是死人该去的地方?”

见沈无端点了头,叶浮生道:“那等陆书生出来之后,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沈无端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他也可能变成死书生。”

叶浮生笑道:“有大小姐在,他就算是死了,也得从阎王殿爬回来。”

“你比这兔崽子有趣多了。”沈无端大笑,瞥了一眼楚惜微,“当年若我捡到的人是你,这些岁月也不至于如此无趣。”

莫名被嫌弃的楚惜微置若未闻,只是开口提醒道:“走吧。”

沈无端扭头奇道:“你是八百年没回过家吗,这么迫不及待?”

楚惜微:“……”

看出他这是不耐烦了,叶浮生抬袖揩去唇边余血,对沈无端道:“闻说武林有三个地方去不得,一是太上宫的忘尘峰,二是葬魂宫的迷踪岭,三就是百鬼门的洞冥谷。这三个地方晚辈有幸去过其一,不知道今日是否有幸再观一处?”

沈无端饶有兴趣:“你去的必定是迷踪岭。”

叶浮生挑眉:“前辈如何知道?”

“你若见过忘尘峰上那些个修道修成傻子的死心眼,哪还有现在这般趣性?”沈无端摆了摆手,“太上宫的人最是无趣,我这辈子也就遇到了那么一个……”

他忽然住了口,脸上极快地闪过一丝悲恸和怀念,转身道:“时候不早了,等下水鬼沉了底,就不好上路了。”

沈无端话音未落,人就远去了,他看起来走得并不快,甚至有闲庭信步的懒散感,但仅仅是几步之间就拉开了近三丈的距离,以叶浮生的眼力也只能堪堪看清他移形换步时的身法动作。

刚才还从容谈笑的人,在无心提及太上宫的时候,就像被踩到了痛脚,竟似有些落荒而逃。

“以后,别在我义父面前提太上宫。”

楚惜微走到身边,声音压成一线传入耳中,叶浮生眉梢一动,同样低声回道:“为何?”

“我曾听义父有次酒醉,说自己曾有一挚友出身太上宫,两人情同手足,说是刎颈之交也不为过,可惜后来……”

叶浮生心里一动:“看老门主的样子不像反目成仇,那就是阴阳殊途了?”

楚惜微点了点头:“我给你的那把‘饮血刃’,是义父自小带着的东西,后来送给他那位朋友防身,只是听说那人不喜动杀,因此更多时候是为信物。十三年前义父听说他出事了,连夜赶去相助,可惜到底还是晚了,那人住处被焚毁殆尽,尸骨无存,只找到了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