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密林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洞冥谷,位于中都环山抱水之地。外面是迷雾林,常年瘴气萦绕、阴云垂地,林中设了数道迷阵和机关,外人易入难出,因此又被称为“死人林”。

自离开清雪村,楚惜微就跟百鬼门设在北方的分舵取得联络,一路潜行秘踪,也算是有惊无险,如今终于到了洞冥谷外。

死人林不大,但常年不见天日,因此昏暗死寂,陆鸣渊走入其中就不禁皱了皱眉,本能地握紧白纸扇。

秦兰裳在他身边见得分明,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小声道:“跟着我们走,没事的。”

他这才缓缓吐了口气,只是握扇的手仍没松口。

这林子太危险,始终都觉得有无数双眼睛看着自己,仿佛芒刺在背,叶浮生依然走在断后的位置,看似懒散到几点,实则无懈可击,对楚惜微的背影笑道:“这倒是片风水宝地。”

楚惜微脚步一顿没回话,秦兰裳翻了白眼,扭过头道:“叶叔你真会说笑话,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听说‘死人林’是好地方。”

叶浮生伸出食指在唇前一比,幽幽道:“就是因为死了不少人,才是风水宝地呀。”

他这话里像藏了小阴风,陆鸣渊莫名一抖,“哗”地一声展开白纸扇,只露出一双兔子眼弱弱看:“为、为什么……”

秦兰裳:“……”真没出息。

叶浮生的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声音压得更低,几乎是凑在陆鸣渊地耳边,悄悄道:“因为……死的人多,地就越肥,才能养得了尸鬼啊!”

仿佛是应了这乌鸦嘴,他话音未落,一只手突然从铺满烂泥落叶的地下伸出,一把抓住秦兰裳的脚踝向下一扯。秦兰裳连声惊叫都来不及,就觉脚下一空,陡然陷出一个大洞,把她拖了下去!

“秦姑娘!”陆鸣渊大惊失色扑到洞边,下面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竟有深不见底之感,没等叶浮生开口,他就一咬牙,纵身跳了下去。

发生这么大动静,楚惜微不可能没听见。叶浮生一抬眼,只见楚惜微的背影不知何时消失了,周围的雾气在这片刻间更浓,犹如一锅浆糊般粘稠,叫人看不清任何东西了。

前方传来打斗声,叶浮生耳朵灵,听出了楚惜微隐约的怒斥,伴随刀剑相撞的铿锵声响。他眉头一皱,脚尖往地上一点,就像惊鸿点水,掠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忽然,叶浮生的身体陡然一顿,在半空中生生扭转了腰,一脚在旁边树干上踏过,借力落了下来。

他原本要前往的路上,于几棵大树间纵横了数道铁丝,离地一丈,交织如网,缠着密密麻麻的柳叶小刀,锋利无比,上面还残留着陈旧血迹,只是被浓雾遮掩,叫人不能及时发现。

如果叶浮生适才没有因为闻到血气而停下,现在就该为这张铁网添上新血,变成一堆拼不回来的碎肉去养这片地了。

“倒是好灵的狗鼻子。”

一个声音从叶浮生背后传来,叶浮生脚步未动,人却向前滑了一截,恰好躲开那人捉隙一抓,这才回过头。

浓雾是白色,那人也穿了一身白衣,连头发都被白布包裹,带着尖帽子,只露出一张脸,活像地府来的无常鬼。

这张脸却比这身打扮更可怕——他面上蒙了一张皮,看不出五官,只能隐约觑见轮廓,好似有什么怪物在皮下隆起。

叶浮生眨了眨眼:“这玩意儿看起来不大透气,觉得憋闷吗?”

来人道:“活人才用呼吸,鬼是不用的。”

说话时本该有热气喷出,可是面皮上依然不见端倪,似乎在说话的时候没有随之吐息。

叶浮生饶有兴趣:“你是谁?”

“白无常。”

叶浮生环着胳膊:“既然是鬼,怎么见了门主的客人,还要动武?”

“百鬼门的朋友都是死人,可你们不是。”白无常笑了一下,“门主坏了规矩也得受惩,至于你们……就由我等代劳了。”

最后一字尚在口中,这人已逼近叶浮生,他的右手竟然是齐腕而断,被装上了一只精铁铸成的爪子,上面有暗光闪过,一看就是有毒的。

叶浮生可没打算被这玩意儿开膛破肚,双脚一错,身体就一个虚晃闪过这招,右手拈指如花捏住他手腕,左手在这人腰上一抓,同时左脚踢开对方立足的右腿,三下同时使了巧劲,借力将个比自己大了一圈的人给甩了出去。

白无常身法诡谲,只手在树上一拍,身体倒转,又向叶浮生扑来。叶浮生听声辩位,脚下一动就要避身,不料一道黑色长鞭兜转而来,顺势绞住了他左腿,用力一扯带得叶浮生趔趄一下,身体就失了衡。

眼看铁爪逼命,叶浮生陡然俯身,一手撑地,双腿就势一扬一落,暗处那人弃鞭不及,被他这一翻身生生拽了出来,铁爪收拾不及在其身上一错而过,带出一溜血色。

“原来鬼也会流血,长见识了。”叶浮生收掌起身,只见这人也跟白无常一般打扮,只是都换做了黑色,身形也能看出个娇小的女人,登时便笑了,“我看二位不该叫黑白无常,唤‘雌雄双煞’才是。”

话音未落,一鞭横扫而来,恰似毒蛇吐信,势要将他绞杀,叶浮生仗着轻功避了这一下,可白无常却早已算到他躲避位置,他这一转身就不得不与之提掌相接。

掌与爪相撞,本该是血肉横飞的场景,然而叶浮生忽地勾唇一笑,左手五指翻转避开爪尖,捏住了铁爪底部,右手抬掌与白无常左手相对,两边内力一撞,只听“咔哒”一声,他借力向后飞身而起,还顺走了一只铁爪。

“多谢馈赠,后会有期!”叶浮生朗声一笑,人却已消失于茫茫白雾之间。

虽说心里明知这不过是场试探,楚惜微不会有危险,可他从当年就替这孩子操心惯了,哪怕如今楚惜微已经长大成人,在他眼里也不过是长了个子,归根究底还不能放心。

眼前虽然模糊不清,可是叶浮生一路循声而去,凭着感觉竟然也没撞树掉坑。等到打斗声近在咫尺,他刚站稳,就听到一声闷哼,一道人影被打了过来,伴随着一股子血腥气。

是楚惜微的声音!

心头一跳,叶浮生一手接住楚惜微,顺势后退卸了力道,背脊重重撞上了树干。

还没来得及说话,又是破风声起,是一人提掌而来,劲力之大隐有雷霆之威。叶浮生听得分明,可是现在怀里有情况不明的楚惜微,背后又避无可避,只得咬牙将身一转,拿血肉之躯硬抗这石破天惊的一掌。

楚惜微在他怀里瞳孔紧缩,一手从他腋下伸出就要接这一掌,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他难得没了冷静,失声道:“义父!”

那雷霆万钧的一掌终究还是落在了叶浮生身上,后者在这一刹那并不觉得疼痛,反而落下时轻飘飘的,仿佛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下一刻,一股内劲透入肺腑,在五脏六腑里翻江倒海,叶浮生本能地激起内力抵抗,却不料被这股古怪内劲纠缠同化,仿佛泥牛入海,瞬时消弭!

《歧路经》的内功修为分有八层,第六层到第七层之间有一道天堑似的瓶颈,楚惜微已经在这瓶颈卡了近两年,可是这个人早已跨越过去,于第八层巅峰固本培元了数年!

叶浮生身体一震,抱着楚惜微的双臂不由自主地紧了紧,一口血涌上喉咙,这次终于没忍住溢出了嘴角。

楚惜微看不真切,却闻到了血腥气,肩头一块衣服也被濡湿,全身顿时一颤,手脚发凉。

他在这一刻屏息,脑中空白一片,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在慢慢爬上血丝。

一股难以抑制的愤怒和杀意在胸中激荡,似乎要冲破经脉的桎梏,只是没等他宣泄出来,一只手就伸了过来,结结实实地在他脑门儿上糊了一巴掌。

“打一下就红眼,还要跟我动真格,这媳妇还没娶到手就先忘了爹娘,嘁,小兔崽子比长尾巴的花喜鹊还没良心!”

楚惜微:“……”

叶浮生第二口血还没吐出来,就先咳了个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