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逼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秦兰裳看完三十七封信后,人已经站不住了。

叶浮生一把搀住了她,小姑娘反手抓着叶浮生的胳膊,用力之大几乎要把指甲嵌进血肉里,仿佛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她有那么多话想说,可惜一字也难出口。

叶浮生被她抓得有些疼,却也没挣开,眉头一蹙即松,反而帮她扶正了身体,倒是楚惜微看得分明,一手拂开秦兰裳,道:“你要的交待已经得到了,还有何不甘心吗?”

秦兰裳拄着锁龙枪撑住身体,晃了晃头,脸上勉强扯开一个苍白的笑:“没了,什么都没了。”

她说完这句话,就握紧了那本书册,步履踉跄地回到祠堂关上了门,院中三人屏息等了一会儿,才听到隐约的抽泣声从屋里传来。

陆鸣渊有些忧虑,他交出了此物,就好像被抽去了最后一根骨头,此时也没剩多少力气,问道:“礼王府上暗客一路跟着我,虽然被我甩掉,但找到这里来也不过是早晚,两位有何打算?”

楚惜微听到秦兰裳哭了,眉头皱得死紧,懒得说话,叶浮生摇了摇头,接口道:“陆公子一路奔波,不如先休整一夜,我们自有打算,定不致阮相心血白费。”

陆鸣渊听了这句话,又见楚惜微虽然神色不耐,也没反口的意思,便定了定心,强行压下的疲惫和悲恸一起涌上,他眨了眨眼睛,把泪意吞了回去,声音沙哑地道了句谢,便向卧房去了。

眼下已然入夜,露重风寒,楚惜微由于练武的缘故向来穿得不厚,现在不能用内力护体,就难免冷意,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

叶浮生忍住笑,脱了外袍给他披上去,又顾及这人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德行,道:“我冷,陪我进前厅休息会儿?”

楚惜微拢着尚有余温的衣袍,看了他一会儿,准了。

前厅差不多有两个卧房大,正中央供奉着圣人画像,依然是用两道竹帘隔开,右边直通后厨等处理杂务的地方,左边是一处静室,里面有案几和软榻,像是个小憩的地方。

叶浮生这两天把用得着的地方都收拾了一遍,因此这榻上也不见什么灰尘,还被他翻出封存好的被褥又铺了一层,躺在上面颇有些安闲。

叶浮生看了看楚惜微眼底倦色,晓得这人重伤未愈,撑不了太久,道:“你睡会儿,我看着,有事再叫你。”

楚惜微一挑眉,借着烛火看清他眼下一圈微青,语气有些冷:“你不休息?”

叶浮生负于背后的手悄悄掐了自己一把,清醒了些,道:“我还不困。”

楚惜微看了他一会儿,转身去掀开被子准备躺下,叶浮生一口气还没吐完,就见这人突然回过身,一手屈指向他擒来。

楚惜微这一手来得猝不及防,但他毕竟是有伤在身,失了速与力,让叶浮生险险避开了这一抓,无奈道:“阿尧,我真的不困。”

楚惜微手下一滑直抓他肩膀,冷笑道:“你当我瞎?”

片刻之间,两人交手了六七个回合,最终楚惜微心有余而力不足,叫叶浮生扭过他双手闪到身后,屈膝在腰后一顶,就把他整个人面朝下地压在榻上。

楚惜微恨不得把这混蛋掀下去:“放手!”

孩子长大了就不像小时候那样能轻易拿捏,叶浮生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才没被他挣开,头上都见了汗,闻言行动快过了脑子,毫不客气地在他臀上拍了一巴掌:“老实点!”

打完他才想起楚惜微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孩子,顿时就愣了。

楚惜微:“……”

眼看火药桶要炸了,叶浮生一不做二不休,抽下腰封上的绑绳把楚惜微双手绑得严严实实,根本不敢松开压制。

楚惜微挣扎了两下没挣脱,恼羞成怒:“叶浮生!你给我等着!”

叶浮生把心一横,嬉皮笑脸道:“我又没跑,你倒是起来啊!我等着呢!”

世上怎么会有这种贱气入骨的人?

楚惜微肺管子都要气炸,运起内力就要挣断绳索,结果刚一动内息,经脉就传来针刺似的疼痛,密集又剧烈,他闷哼一声便失了力。

叶浮生侧头去看他脸色,目光沉了下来:“我本来打算等你好些再问,但既然现在已经这样了,我就直接问你……阿尧,你的内伤是怎么回事?”

楚惜微压住翻滚的内息,努力没让自己语气走调:“关你什……”

话没说完,又是一巴掌糊在背上,把他还没出口的字句统统打回肚子里,噎了个半死不活。

自重逢以来,叶浮生心里对他又愧又心疼,凡事都让他三分,但实际上想揍他不是一天两天了。

十年不见,物是人非,他想过很多次当年那个单纯乖巧的楚尧会长成什么模样,唯独没想到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