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来者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楚惜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的清晨。

他睡了太久,全身筋骨既疼痛又无力,脑袋里还有些发昏,迷茫的双眼望了一会儿顶上,看到的是浅黄色的纱帐,鼻尖还嗅到一股若隐若现的药香。

楚惜微怔了怔,勉强用力想要坐起来,没成想被人压住了一只手,他偏头看过去,发现叶浮生趴在床边睡得正熟。

阔别十年,重逢已然半月有余,楚惜微却还是第二次这样好好端详叶浮生。三千多个日夜,把自己从一个小少年拉扯成了大人,却没在叶浮生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看着更沉稳了些,虽然风流依旧,却不复当初连眉眼都溢满的轻狂。

楚惜微没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触及叶浮生脸上的倦色,心里更软了些,本来满肚子的火气都被这骤然温柔的情绪给拍灭了。

他想起秦柳容还在世的时候,沈无端每日早起,都必定赶在她起身前回屋,看着那人从睡梦里醒转,每日的第一眼都落在自己身上。

所谓相守,除了同生共死,更多是朝夕相处,睡前见到的最后一人是你,醒来看到的第一人还是你,你一个人,就占据了我心尖最柔软的位置,叫我想把你连根拔起,都疼得半点也不舍。

神使鬼差地,楚惜微小心地挪了下身子,侧过头想去亲一亲叶浮生哪怕在睡梦里也微微皱起的眉,结果眼看就要触碰到了,叶浮生却忽然睁开了眼。

楚惜微:“……”

他闪电般地缩了回去,动作快得都不像个重伤卧床的人,叶浮生还没回过神,伸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阿尧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楚惜微木着一张脸道:“还好。”

叶浮生打了个呵欠:“你刚刚凑那么近干嘛?吓我一跳。”

心里百感交集,压下的火气死灰复燃成了精,正在胸中上蹿下跳,楚惜微别开脸眼不见为净:“有光落在你脸上,晃了我眼睛。”

叶浮生眨了眨眼,转头去看窗外,虽然已经日出,可阳光没什么温度,更别提晃眼了。

感叹一句“孩子大了学会扯淡”,叶浮生自认还是个宽明的人,放过了此事,听出他声音沙哑,转身去倒了杯温热的白水。

楚惜微接过来喝了,问道:“兰裳呢?”

“折腾了三天两夜,刚被我打晕休息了。”

“怎么回事?”

叶浮生便把他昏迷后的事情都挑重点说了一遍,道:“那天晚上她打开了左边房间,你猜里面都有什么?”

楚惜微小时候被他逗多了,知道这人故意在卖关子,不再惯他这脾气:“爱讲不讲,反正跟我没关系。”

叶浮生:“你真不可爱。好吧,我告诉你,那里面是……”

那紧缩的房间比这边卧房要宽敞许多,但里头没有放古董字画,也没有金银珠宝,一点也对不起它严防死守的门锁。

秦兰裳刚进去就被门框上落下的灰尘扑了一脸,叶浮生摸出火折子吹燃,才勉强看清了屋里情形。

这一看,秦兰裳便如遭雷击。

这是一间祠堂,用竹帘分出正室和偏室,布置得庄严肃穆。正前方的木架上供奉了密密麻麻的灵位,一眼望去,怕是有上百个,案上的香炉里还有早已冷却的余灰。

秦兰裳一步步挪了过去,借着昏暗火光,看清灵位上的每一个名字,一笔一划都应是同一人所刻,没有具体的生前地位辈分,只有名字位于其上,似乎不是自己亲族的人所设。

她的目光落在最中间的灵位上,那灵位牌与其他一般无二,上面刻的是:秦鹤白。

秦兰裳两腿一软,跪在蒙尘的蒲团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连额上的灰都没擦,转身去撩开了竹帘。

叶浮生跟在她身后,神情肃然地向这排灵位作揖行礼,然后才跟了过去,只见偏室里的东西更加简单了,只有一把摆放在架子上的长枪。

枪长七尺,尖头虽然蒙了尘,但不掩寒光,红缨之下的枪杆上刻了一条盘旋九转的蛟龙,活灵活现。

火光一映照,蛟龙就似乎要携枪飞起,伴随千军万马的铿锵声咆哮而出,有隐隐的烽火铁血气息萦绕不散。

即便没有见过,叶浮生和秦兰裳也在这一眼认定,这就是锁龙枪。

当年秦家被满门抄斩,只有秦柳容逃过一劫,但她也只是一身独安,哪里带得走旧物?是故全天下都以为,锁龙枪要么被弃荒野,要么就干脆被毁了。

却没想到它竟在这里,依然伴随主人灵位,一如其生前般寸步不离。

秦兰裳泪如雨下,她一边哭一边去伸手拔枪,这枪太重,她费了好大力气才拿起来,更别说挥动自如。可是她不肯放,也不让叶浮生搭把手,双手拎着长枪出了门,在院子里练起了三十三招锁龙枪法,哪怕累极了,也拄着枪休息一会儿,周而复始。

叶浮生知道她心里郁愤悲恸俱难平,也不去管她,等到算着秦兰裳差不多到了极限,才出手把她打昏,带回了祠堂让她趴在蒲团上睡了。

听完叶浮生的话,楚惜微拧了拧眉,道:“已经三天了,还要等?”

“等吧,丫头看样子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定要等那个交待,你就算把她绑回去,回头她还得想办法跑回来,何必呢?”叶浮生打了个呵欠,“她还没醒,你饿吗?我给你做点饭吃。”

楚惜微:“当年我记得你说过,这辈子只会做‘火烧厨房’。”

叶浮生奇道:“我骗你的,你也信?”

楚惜微:“……”

他又想掐死这个混蛋了。

叶浮生昨天就出门买了点米粮,这会儿进了厨房鼓捣一阵,端出一碗粥来,卖相还行,里面还放了去刺的鱼肉和洗净切碎的菜蔬,看得楚惜微罕见一呆。

见楚惜微接了碗左看右看,叶浮生翻了个白眼:“爱吃不吃,你不要我就给丫头留着。”

楚惜微默默地喝了一口,米饭炖煮得恰到好处,盐味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味道不错。

他提起的心还没放稳,就听叶浮生开口道:“说起来,阿尧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找个为你洗手作羹汤的好姑娘呢?”

堂堂百鬼门主,险些被一口粥呛死。

叶浮生把他的反应尽收眼底,心下叹了口气,也不再说这茬,换了个话题:“对了,丫头说你有伤在身还用了猛药,这么拼做什么?”

楚惜微:“……”

他一个字也不答,沉着张脸喝粥,然后把空碗一放,披上衣服下了床。

经脉还在隐隐作痛,倒是比之前好上许多,楚惜微额头上出了一层汗,他走得慢,适应着三天没怎么动弹的筋骨。叶浮生托腮看了一会儿,起身把门打开,道:“这屋子太小,我陪你在院子里转转吧。”

楚惜微看了他一眼,恩准了。

这一转,就转到了晌午。秦兰裳终于睡醒了,脑子里冷静下来,刚想去看看自家小叔,结果一出门就见着楚惜微和叶浮生在院子里散步。

她一怔,喜出望外,连忙奔了过去:“小叔你终于醒了!”

楚惜微本来对她憋了一肚子火,早准备收拾收拾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现在看了她一脸疲惫和眼中深色,倒是把火气给收了,不咸不淡地道:“嗯。”

秦兰裳得了这个字,如蒙大赦,从屋里搬来了软垫铺在石凳上,殷勤地劝他俩坐下,又不晓得从哪里翻出茶叶泡了一壶递上来,很有些戴罪立功的意味。

叶浮生坐在垫子上,手捧热茶喝了一口,感慨道:“虽然皮了点,但我要是有这么个闺女,也得把她宠上天。”

楚惜微:“……”

这混蛋今天大概舌头没睡醒,说话尽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样无所事事,竟也蹉跎了半日,等到叶浮生回过神来,才发现又是黄昏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悠闲,尤其是在这乡间小院里跟以为此生都要不死不休的人平和度日,简直是梦里都难以出现的臆想。

他捧着已经冷掉的茶,神色有些空茫,楚惜微看了一眼,正要说点什么,门外就响起了马蹄声。

这声音惊动了院子里的三人,秦兰裳这三天练武,招式不见精湛多少,力气倒大了些,提枪上前开了门,结果进来的是个白衣风尘的书生。

正是陆鸣渊。

秦兰裳下意识地伸手托了托他,摸了一手灰,再看看书生原本白净整齐的衣服破开两道口子,上面隐约可见血迹,心里便咯噔了一下。

所幸这个时候村里家家户户都在生火做饭,他又抄了小路过来,并没引起什么主意,秦兰裳赶紧把马也牵进来拴在树旁,将门关紧。

楚惜微沉声道:“出什么事了?”

陆鸣渊看起来实在狼狈,灰头土脸,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很多,血把布黏在了皮肉上,可他好像不知道疼似的,看着有些呆愣,目光从楚惜微、叶浮生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在秦兰裳身上落定生根。

秦兰裳被他看得寒毛直竖,心里有什么念头呼之欲出,却彷徨得根本抓不住。

陆鸣渊轻轻开口道:“我师父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