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千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那一声巨响传来的时候,叶浮生心头一跳,很快便回过神来,抬手一挡,险险架住赫连御屈指一爪。后者不以为意,变爪为掌在他臂上一拍,整个人借力翻过他头顶,转眼就到了叶浮生身后,右手戴着指套的两根手指疾点叶浮生后颈。

眼看就要刺入皮肉,叶浮生仿佛背后也长了眼睛般忽然回首,匕首横在颈后,赫连御的两指点在匕首上,劲力吞吐,震得他虎口一麻,脚下却仿佛抹了油一般滑出丈许,凝视着赫连御。

此人身法诡谲,以叶浮生全力施为也只比他快上一招半式,所幸变攻为守,意在缠而不在胜。

“火雷炸了,走蛟已成,你说他们还有命活下来吗?”赫连御屈伸了一下手指,远远看向那处崩塌的山坡,“你挂怀的那个人,说不定已经被炸成了一堆碎肉。”

叶浮生喉口一甜,强提真气的后果就是他现在内力在经脉乱窜,本来被压制住的“幽梦”又蠢蠢欲动,脑子里嗡嗡作响,眼前也开始发花,根本无心理会赫连御的话。

他强行把这口血咽了回去,手中匕首一亮,身影闪动,转眼到了赫连御身边,刀锋自下而上,哪怕赫连御退得极快,也被这一刀从左腹划上右肩,可惜只破裂了衣物,没伤到皮肉。

赫连御一手扣住他小臂,叶浮生也不硬抗,手势一转从中脱出,两人你来我往,不多时便是十几个回合过去,再分开时,一人唇边见了红,一人肩头也渗了血。

赫连御摸着自己左边肩膀,刚才那一刀突然换手,可谓是神出鬼没,左肩近颈的地方被切开了一条口子,虽然只是皮肉之伤,可他已经很久没有流过血了。

他轻笑一声,看着指腹上的血色,道:“十年之内能达此境界,不得不说顾欺芳挑徒弟的眼光还不错。”

叶浮生手握匕首,尽量控制着气息不乱,这样全力催发真气,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只是不到最后,绝不肯坐以待毙。

他不能走,因为一旦让赫连御脱身,也许楚惜微他们就会有杀身之祸,眼下能多拖他一会儿,另一边就要安全一分。

“不过,我玩腻了。”

笑声忽然一冷,赫连御伸手扯下了罩衣,露出里头同样素白的束袖长衫。叶浮生这才发现,他腰上还缠了一把软剑,两指粗,四尺长,通体漆黑无光,缠在腰上就如一条墨色缎带,此时被赫连御抽出一抖,发出毒舌吐信般的怪异声音。

他想起了被自己带出地宫的那把破云剑赝品,又想起十年前初见时此人背在身后的长剑,恍然大悟赫连御其实是用剑的,只是他指掌功夫已极为凌厉,值得用剑的时候已经不多了。

“它是‘潜渊’。”赫连御屈指在剑上一弹,“尽你的本事,在它之下搏命吧。”

话音未落,身与剑俱化寒影,叶浮生只觉得一道厉风割喉,连忙错步侧身,匕首抬起一挡,险险撞上了剑尖,奋力震开,来不及再有动作,也看不清赫连御手法身法,已是夺命七剑连连逼来。

叶浮生猝不及防,连换了三种步法,上身后仰,抬脚踢他环跳穴,然而这软剑收发自如,转瞬便如毒蛇回首兜转而来,绞住了叶浮生小腿,他虽及时挣脱,可腿上也被割了一剑,血顿时就濡湿一片。

天上雨势渐渐小了,但是赫连御的剑法仍如疾风骤雨,软剑在他手中,时而如一条绸带柔韧无重,飘忽不定,时缠时绞,让人摸不清路数;时而又被内力灌注刚硬无比,未及皮肉,已感切肤。

刚柔并济,变幻无穷。

叶浮生从未见过这样的剑法,却听说过。

那日在客栈里,阮非誉谈到了身为武林八大高手之首的“破云剑”,虽说此人已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三十载,可是见过他拔剑的人,至死都不会忘怀。

“所谓‘一剑破云开天地’,指的是他那套剑法里的最后一剑,他凭此‘破云’一式,便是天下无敌。”阮非誉将那把赝品还剑入鞘的时候,眼光里流露出追忆和赞叹,“那套剑法内涵八卦之变,分分合合,可合为复杂难辨的六十四式,也可分为简单难破的八招,阴阳相融、刚柔并济,谁也窥不清其中变化。”

那时叶浮生皱起了眉:“没有人破过这种剑法吗?”

阮非誉笑了笑,道:“据老朽所知,从他初入江湖到销声匿迹,没有人胜过他,一个也没有。”

“……这套剑法,叫什么?”

“水云,绵延流水,荡尽烟云。”阮非誉轻声道,“若有朝一日你遇见了这种剑法,就全力以逃吧。”

叶浮生当时便记在了心里,只是没想到这老家伙大概长了张乌鸦嘴,竟然一语成谶。

一念及此,又是一剑如灵蛇缠杀而来,抖擞吞吐,瞬息间已到心口,叶浮生不能跟他硬抗,只能使巧劲退避,匕首在掌中一转,绞住了游龙似的软剑。

还没喘上口气,赫连御左手便屈指而来,两根手指直向他双目,几乎已经触到了眼皮。叶浮生大骇,头向后一仰,手指从眼角划下,拖开一条浅浅的血痕。

他这一退,手里便是一松,软剑如鞭般将匕首卷了出来,赫连御手腕一转,匕首便反掷回去,直扑叶浮生面门。叶浮生此时后力已经不足,更来不及接这一下,匆忙间向后一退,只听一声刀锋入肉的闷响,匕首便刺入了左肩。

这一刀劲力极大,几乎要把他肩膀都钉穿,虽然他避开了筋骨,但刀锋伸入血肉也不敢轻举妄动,忍痛站稳了身体,就听赫连御笑道:“礼尚往来。”

这人端得是睚眦必报,叶浮生在他左肩上割开了一条浅口,他就要拿叶浮生一处肩膀相抵。

拔出匕首,快速点穴止血,叶浮生左边臂膀暂时便失了用处,雨水已经把他整个人都打湿,衣发紧贴着身体,本就瘦削的人看起来更清减了几分。

匕首上的血混着雨水涓滴落下,他脸色苍白,呼吸也变得急促沉重,十年来经历了数不清多少次的刀光剑影,今日却在几个回合间无数次生死一线。

下一刻,匕首与软剑再度相撞,叶浮生借力向后跃飞,抽开与赫连御的距离,眉目生杀,匕首在他掌中腾挪翻转,忽地破空而出,这一刀太快太厉,几乎带上了风雷之声,如惊鸿掠影而去,附于其上的内力携着劲气,生生在雨幕中劈开一道空隙,转瞬便逼至赫连御胸膛之前!

这一刀委实太快,匕首又不似长刀,赫连御抽剑回防已来不及,戴着指套的两根手指横于心前,在间不容发之际夹住了匕首,脸上却忽然一轻——叶浮生在出手之后便欺身而近,这一抓快如控鹤擒龙,把他脸上那张白银面具给扯了下来。

险险避开当胸一剑,叶浮生退出丈许,近乎贪婪地看着这张脸,仿佛要把每一根汗毛都记在脑子里,恨不能刻骨铭心。

这的确是慕燕安那张脸。

只是换了一身打扮,变了一番神情,就似乎成了另一个人,由一个温文尔雅的风流文士变作了生杀予夺的无常魔鬼。

白银面具坠落泥水之中,赫连御一直轻松从容的双眼忽然凝了片刻,他脸上的笑意如潮水一样退去,微翘的唇角也慢慢抿成了直线,如一面锋利的剑刃。

“这可真是……让我,没想到啊。”

他弯腰捡起了面具,用袖子小心擦掉上面的泥泞,可惜绑绳已经被扯断,他只好把面具小心收起,抬眼看着叶浮生道:“我本来想留你一命,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找死。”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叶浮生轻咳一声,擦掉嘴角的血。

赫连御轻轻问:“比如?”

叶浮生的目光越过他,微微一笑:“比如你今天……杀不了我。”

风雨之中,一道黑影无声逼来,贴近了他的后背。

赫连御眉头一皱,喉间便抵上了一把刀,他竟然不管不顾,径自旋身回转,刀刃割开了一道浅伤,细细的血丝渗了出来,好似在他脖子上缠了一道红线。

一刀一剑相撞,同时指掌相接,只听两道骨裂之声同时响起,楚惜微已经与他擦肩而过,落在了叶浮生面前,冷冷看着赫连御。

他的右手不自然地垂在身侧,赫连御左手两根手指也蜷曲在掌,两个回合之间,互有损伤。

千钧一发之际,楚惜微终于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