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变故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先帝铁了心要废秦鹤白,只是北侠名声太盛,又位高权重,就连先帝也不能贸然动他。”叶浮生收回手,语气淡漠里透着尖酸嘲讽,“阮清行借由示弱暗表自己无二心,暂时重得了先帝信任,要想使这份信任长久下去,从而为整个文官势力谋取长远利益,扳倒秦鹤白势在必行,而阮非誉……就是他为秦鹤白准备的一把刀。”

“因为阮非誉除了他这个老师之外再无倚仗,所以就算明知山有虎,也得向虎山行,对吗?”楚惜微冷笑一声,“出头椽子不好做,他夹在君臣文武之间还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也不愧‘南儒’之名了,所以……你说的第二个欺君之人,就是阮非誉?”

顾铮有武,但是仅凭他要想从死牢里捞出一个人而不生枝节,实在太难,除非……还有一个能对此事握有实权的人暗中相助。

那个时候负责秦公案的人,不就正是年仅二十多岁的阮非誉吗?

叶浮生欣慰点头:“孺子可教也。”

楚惜微转过头来:“他当时是阮清行和先帝的刀,也算是风光无两,为什么要冒着欺君之罪的危险跟顾铮一起救人?”

叶浮生耸了耸肩,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只晓得他插手的事情被阮清行抓住了马脚,而阮清行为了保住弟子也为了不牵连己方,就先一步卖了顾铮,而我师祖那个缺心眼儿的也没掰扯其他人,自己梗着脖子扛到咽气为止。”

他说得平平淡淡,甚至还带了调侃,只是一双眼里雨雾沉淀,冷凝成经年冰封。

楚惜微莫名想起了顾欺芳。

那个时候他才八岁,对于那个女子的记忆其实已经模糊了,到了如今连容貌也想不起来,只依稀记得女子利落的言行举止,和偶尔瞥来时冷漠的眼神。

当时的他还太小,不明白那目光里究竟隐藏了什么东西,然而小孩子也往往最是敏感,瞥见那眼神便毛骨悚然,再也不敢在顾欺芳面前放肆,大气都不敢喘。

直到他现在大了,回想起那个眼神,才恍然惊觉——顾欺芳那一眼,是带了恨意深沉的杀气。

只是她终究没有动手,甚至连打骂泄愤也不曾,尽心尽力地将自己与楚珣送到了瑜州城,犹记得女子纵马而去的时候,守将陆大人欲以财帛相报,却被女子一袖掀开了百两黄金。

他还记得女子轻描淡写的回眸一眼,从满地黄金看向他和楚珣,最后落在路边草木上,目光始终无二。

“我这一趟,不为富贵,也不为他们。”

言罢,扬鞭策马,一骑绝尘。

幼时懵懂不解,而后复杂难明,直到如今知晓真相,他终于懂了顾欺芳那时的态度,却更不懂这个女子究竟有怎样一番凛凛风骨。

他这样想着,忍不住出了神,叶浮生见他步子慢了,便侧头问道:“在想什么?”

“你师父……”

话音未落,楚惜微已觉不好,陡然回神,只见叶浮生脸上的笑意已经凝固在嘴角。

半晌,叶浮生又笑了起来,道:“劳你惦记,她老人家一定很欣慰。”

楚惜微只觉得他笑得比哭还难看,顿时便后悔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在嘴里转了几圈,好不容易出口岔开话题,道:“这些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你怎会知道得这般清楚?”

叶浮生摸了摸下巴:“这些年我曾经翻阅过当年案宗,奉命清查冤假错案的时候更是恨不得把对方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像秦公案这样的大案当然是要重点关注。”

楚惜微眼睛一眯:“楚子玉要为冤者翻案?”

“新政要令律法清明,自然就先得正法典刑,重审旧案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子玉有这个打算,而提出来的人是阮非誉。”叶浮生微微一笑,“不过,翻案重审的事情早在七年前就开始,为此无论明侍暗卫都忙得猪狗不如,堆满一室的案宗里更不晓得要牵扯多少人出来,所以……没等我们理出个头绪,作为新法推行者的阮相就先下台了。”

他话说得隐晦,楚惜微却很快会意:“地龙翻身一事可大可小,然而阮非誉被逼辞官,想必是反对新法的旧党借机对楚子玉施压了。”

叶浮生笑眯眯地说道:“但是他又即将起复,再掌大权。”

“一个强势的对手即将回到战场,要么想办法把他变成自己人,要么就在开战之前,先设法做掉他。”楚惜微抬头看了看前方泥泞山路,“委托葬魂宫办这件事的人,就是这个主意吧。”

葬魂宫出面谈和不成,便放出消息引来旧案余党,借他们对阮非誉施压,若成则皆大欢喜,若不成就必定会再度出手,借这个机会把阮非誉永远留下,心头大患从此除掉,黑锅也由这些被暗中利用的旧案余党来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