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黑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楚惜微在山洞偶遇这五人之后,就一直跟在他们后面。

领头被称作“何老板”的胖男人看着臃肿,实际上步伐轻盈,也十分机警,该是五人之中功底最上的一位。楚惜微有伤在身,也不能追得太紧,只好不远不近地跟着,等到赶在昨夜进了安息山,这五个人就一分为二,何老板跟那高壮汉子去了出山必经之路,张泽三人则到了这里。

楚惜微本打算“擒贼先擒王”,可他眼见着何老板珍重其事地将一包火雷给了张泽,犹豫之后还是转向了这边。幸亏他这般选了,才能在张泽藏下火雷之后捉隙扯断了彼此勾连的引线,还拿水把火药都浇了一遍,这才窝在附近静观其变。

果不其然,守株待兔的猎人终于等到了猎物,却不知道陷阱已经被破坏。

“你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听到叶浮生的招呼,楚惜微勾了勾唇角,“倘若我没来,这些火雷足够把你们炸上天。”

叶浮生摸了摸鼻子,道:“你既然说了会来,我当然信你。”

一旁的秦兰裳翻了个白眼,楚惜微不置可否,他一掀下摆坐在板凳上,抬手拿了个已经冷掉的杂粮面馒头啃,让叶浮生等人都要麻痹一会儿的药物被他没事儿一样吃下肚去,虽说没有狼吞虎咽,速度也是极快的。

看起来是这两天饿得很了,叶浮生想起当年那个贪吃怕累的小肉丸子,又看他现在这般模样,莫名就心疼他。只是眼下不是说闲话的时候,他把戳在心头那些细密的小刺一股脑儿摁进血肉里,转头看着匍匐在地的张泽,却见老人不知何时已经气息全无,两只眼睛还盯着阮非誉,只是空洞涣散,再无光彩。

“他最后说,老天不公……”阮非誉把那只还抓着自己脚踝的手松开,弯腰把张泽的双眼阖上,抬头看着叶浮生,笑了笑,“我觉得也是。”

秀儿瘫坐在地,愣了许久,到了这一刻才回过神来,她也不晓得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阮非誉推开了,伏在张泽尚有余温的尸身上大哭起来。

陆鸣渊一言不发,秦兰裳眼眶发热,她看着张泽的尸体和痛哭不止的秀儿,忽然就对阮非誉骂了一句:“该杀千刀的老匹夫!呸!”

她年纪小,骂的人又是年迈名盛的南儒,这一来可算是极为不知礼数。楚惜微眉头一皱,思及这丫头此番出走惹出的祸事,本就不稳的内力又躁动起来,胸口豁然腾起火气,张口就要训罚她,好在叶浮生眼疾手快,见他脸色不对就把小银壶凑了过去,顺势灌了他一嘴。

楚惜微正欲让秦兰裳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结果被这一口惨绝人寰的酒水灌得差点背过气去,顿时捂着嘴呛咳不止。

“你……咳咳!”

他呛得说不出句整话,憋得眼角都发红了,然而胸中的火气却如陡遇瓢泼大雨,登时把他浇了个透心凉,躁动的内息慢慢平复,楚惜微想起那夜初次喝沧露的情景,有些惊疑:“什么东西?”

叶浮生看他喝了的确有效,心里也松了口气,晃了晃已经空掉的小银壶,解释道:“赤心雪莲泡出来的酒。”

楚惜微:“……”

秦兰裳犟着脖子却没等来训斥,惊得眼珠子都差点脱眶。叶浮生安抚了楚惜微,回头又看到这没出息的样子,向来自诩风华正茂的他也不由得生出一把为人长者的沧桑感来,不轻不重地在她脑门儿上拍了一下,弯腰递给了秀儿一张手帕,上面还骚包地绣着两只凤尾蝶。

他道:“女儿家哭起来好看,但你这眼泪是被我等惹出来的罪过,不值得伤了自己。”

这信手拈来的撩骚手段让秦兰裳叹为观止,陆鸣渊这个饱读圣贤书的呆板书生已经默念一句“非礼勿视”转过了头,楚惜微看着他这般作为,不由得想起当年宫里头那些飞眼偷笑的妙龄宫女们,顿时就有些不高兴,然而他这些年闷惯了,也没形于声色,只是又拿起了一个馒头没滋没味地啃着,腮帮子一动一动,好像是在嚼某人的肉。

秀儿被他轻言细语地哄着,反而哭得更大声了些,她愤愤地推开叶浮生的手,泣道:“都是一伙的贼子,不用你们假好心!”

“花一样的姑娘,说话不要这般鲁莽。”叶浮生把手帕塞进她掌中,语气还是温柔得很,“杀坏人的未必是好人,杀好人的自然也不一定是坏人。”

秀儿一怔,攥着手帕几乎要把它捏成一团,道:“你狡辩!”

“跟她废话做什么?”楚惜微冷笑一声,“这些个自诩苦主正道的货色,只要觉得谁是恶人贼子,就可随便动手取命,成了便是‘替天行道’,不成就是‘老天无眼’,左右老天爷的意思都是他们一嘴说了算,也不晓得哪来这么大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