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陷阱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们的家住在半山腰处,用大青石堆砌而成,不知道经了多久风霜,有几块已经开裂,又拿小些的石头和木板堵上,斑驳着沧桑痕迹。

此时过了晌午,石屋不见炊烟,只有个跟秦兰裳差不多大的姑娘正在外头洗衣服。这屋子后面有个小小的水潭,里头都是澄清的山泉水,然而时节已深,出手也冰冷得很,她吃力地拎了一桶水正要倒进木盆里,就听到瘦小男子呼喊的声音,抬头一望,却见到了陌生人,手下力道一松,水桶就砸了下来,溅开一地水花。

她大概是少见外人,十分怕生,赶紧躲进了屋子,只露出个脑袋小心窥探。老者把毛驴拴在树桩旁,抹了把头上的汗,喊道:“秀儿,别躲了,快给客人倒杯热水!”

少女“啊”了一声缩了回去,不多时就拿着一壶热水和几个旧碗出来了,只是样子还是怯生生的。见这姑娘倒水的时候连手都在抖,叶浮生对秦兰裳使了个眼色,然而大小姐枉披一张女儿皮,内心堪比糙汉子,搜肠刮肚只憋出一句相当棒槌的安慰:“你别怕,我们不吃你。”

叶浮生:“……”

开口得罪人闷声作大死,也不晓得百鬼门的老门主究竟是何方奇葩,才能教出这等风骨清奇的孙女。

“姑娘莫怕,客扰主人本就不该,倘若哭花了脸更是我等过错了。”眼见少女都被吓得要哭出来,叶浮生叹了口气,从怀里摸出一只小巧的红漆盒子递了过去,嘴角一翘,笑道:“看姑娘气色不好,这胭脂虽然拙劣,也可增补一二,莫让韶华空辜负了。”

在这个世道,山野女子不少人终其一生也不能碰上胭脂水粉,少女的手抖了抖,却还是接过了。叶浮生又跟她轻声细语地说了几句话,便转头跟那瘦小男子以水代酒喝了半碗,把气氛缓和下来了。

秦兰裳看他说笑逗趣信手拈来,不仅唬得两个粗人眉开眼笑,连那羞怯的姑娘也时不时弱弱应声,拿眼偷偷觑着。她眨了眨眼,忽然就有些担心等小叔回来,自己会不会被打断腿。

“书生饿了。”她忽然开口,同时悄然捅了身后的陆鸣渊一下,差点把好不容易站起身的陆书生一手肘撞回地上去。

聊得火热的几人这才如梦初醒,瘦小男子跟少女进屋做饭,老者搬了只小凳子继续陪客,阮非誉虽然是读书人,却无甚清高架子,天南地北城里乡下的事他都能说得详略得当,不叫无知者自卑,也不叫知者无聊。

阮非誉问道:“这地方苦,又有匪患作祟,老人家为何不跟其他人一样搬走呢?”

“走?往哪里走啊?”老人叹气,愁苦伴随风霜随着这一口气攀上脸庞,把每一条皱纹都塞得满满当当,“听来往的人都说,这世道哪里都不好过,去哪里不都是这样?再说亲朋好友大多都没了,尸骨都埋在这里,我一把老骨头也不知道能活几天,早晚也要去作伴,就不折腾了。”

虽说此身如絮命如萍,但是根在这里,飘到了天涯海角,也是了无所依。

叶浮生道:“那么山匪作祟,官府就没管管?”

“官匪一家,管什么管?”老人放下水碗,“先不说县城离这里远,单说城里头也不太平,那些个混子当着官老爷的眼皮子底下就敢偷鸡摸狗,就算被拿进去了,花点儿钱又不痛不痒地出来犯事。”

阮非誉的手指摩挲着水碗,问道:“为何不上告呢?听说朝廷修改了法令,百姓告官不必再滚钉挨杖,只要一纸诉状呈上,人证物证为实,就可讨个公道。”

“老爷说的是新法吧?”老人抬起一双浑浊的眼,“虽说小老儿久不出山,但是也听行商们说过有人敢易祖宗法,好像是什么……嗯,是阮慎推行的。”

阮非誉笑了笑,看不出是自得还是如何,没笑到眼底,淡淡问了一句:“老人家也晓得阮慎?”

老人那双浑浊的眼里闪过一道精光,道:“我听着来往的人对他有骂有夸,一样人说百样话,没亲眼见过,只是这天底下安于现状的人多,敢生变故的人少,他敢改一国法规,总是个胆子大、不怕死的。”

阮非誉笑容不改:“听老人家说话,也是个有才学的人。”

老人咳嗽了几声:“早年念过几天书,可不敢装秀才!”

“那为何不继续念下去,考个功名呢?”

“家里穷,哪有恁多闲钱?”

陆鸣渊忽然插嘴道:“现在新法推行,家中贫穷的人可以工换读,左右也能识文断字,总是好的。”

老人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小老儿家中就一个不成器的儿子,一个小孙女儿,左右也是老死山里,不必废这些事了。”

秦兰裳身为女儿家,最不喜有人看轻女子,当即就有些面色不好看了,道:“老大爷,您那孙女儿年纪轻轻,将来总要成家管事,总不能一辈子做个大字不识、守着空山的村妇吧?”

老人只是叹气,并不说话。见状,叶浮生岔开话题道:“对了,这连天大雨,到今日才稍稍止了些,老丈家住山中,可要仔细留意着,当心天灾啊。”

“官人是说走蛟?”老人一怔,笑道,“不必为这个担心!这么久了,也就听说三十多年前生了一场走蛟,这些年来一直都平平安安的。”

闻言,叶浮生眯了眯眼睛,道:“那是我杞人忧天了。”

言罢,见阮非誉与这老人言谈甚欢,叶浮生拍了拍秦兰裳的肩膀,示意她跟自己到周围走走,陆鸣渊看了他们一眼,又看看自家老师,终是老老实实地坐着不动弹。

他们行走在屋外的小路上,渐渐离远了些,秦兰裳嫌弃满地泥水脏了自己的鞋,便翻身上了一块青石头,弯腰蹲下,双手托腮,问道:“叶叔,你要跟我说什么?我正听得起劲儿呢!”

这姑娘是个鬼灵精,叶浮生也不跟她调侃,余光瞥过周围,确定无人窥探后才解下腰间小银壶递过去,道:“喝一口。”

“这是什么?”

“能解毒的东西。”

“你……”秦兰裳一点就透,她快速看了一眼那间屋子,脸色凝重下来,“这三个人有问题?”

“房子很老,人却很新。”叶浮生环着胳膊,“他们看起来是在这附近住了很多年,但是却连这片山地土石不稳易发天灾都不知道,而且……他和那个瘦子手上都有茧子,姑娘手上却没有。”

秦兰裳皱了皱眉:“干农活的人有茧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再说女儿家,总要爱漂亮的。”

“干活磨出来的茧子和武者可不一样,再说农活……呵,你看这片菜地,哪个农人会这样粗心?”叶浮生眼睛一扫,只见屋后的这块小菜地虽然有雨水滋润,但土里的白菜早已发黄变枯了。

山野不比皇家有田庄和冰室,像白菜这样的蔬果在入秋后就该收割贮藏,但是看这片菜地的样子,起码有半个月没有打理过了。

秦兰裳心头一跳,就听叶浮生继续道:“兰丫头,你自己出身富贵,不知道贫困人家的苦。别说山野,就是市井里的女儿家也是从小要做活的,一双手再怎么都会粗糙,可是那姑娘的手指纤长白皙,唯独指甲有磨损,说明那分明是双弄琴拨弦的手。”

秦兰裳咬了咬牙,道:“是阮老贼招来的祸事?”

“小小年纪还得斋口,不过要说冲着他……八九不离十。”叶浮生淡淡道,“所以,喝吧。”

秦兰裳将信将疑地喝了一口,差点吐了出来,好半天才把这口令神共愤的酒水吞下去,脸色几乎要与他不共戴天:“这是什么鬼东西?”

“别这么暴躁啊,这可是好东西。”叶浮生宝贝似地把小银壶接过来,“用赤心雪莲泡出来的药酒,寻常毒物遇到它,就跟老鼠遇到猫一样。”

赤心雪莲是天下罕见的奇药,素有解毒清心的神效,哪怕在百鬼门内也不是多见的。闻言,秦兰裳不可置信地道:“这味道比苦药汤子还不如,你骗我的吧!”

叶浮生摸了摸鼻子,事实上他曾经也不相信,然而自家师娘就是能顶着仙人似的脸,做出人所不能吃的玩意儿。

他轻咳一声,岔开了话题:“等下我给你打掩护,你让阮非誉跟那书呆子都喝一口,有备无患。”

秦兰裳不解道:“既然明知道他们有问题,直接拿下不就好了?”

叶浮生看着她,叹气:“丫头,长脑子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比较高吗?”

秦兰裳:“……”

“我们四个人,把老弱病残都给占完了,还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后手,冒然撕破脸,吃亏的一定是我们。”

秦兰裳皱了皱眉:“那怎么办?”

叶浮生嘴角带着笑,眼神慢慢冷了下来:“静观其变,引蛇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