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脱困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你……”

陆鸣渊扶着阮非誉急匆匆闯入密室,没想到里面还有别人,幸好他记性不错,在这片刻间搜刮出这人姓甚名谁,说道:“叶公子?”

叶浮生听这声音还算耳熟,再看他搀扶着的老者,正是此番风波所向的南儒,心念一转,道:“是陆公子吧,好巧。”

听到他的声音,南儒抬眼看了看他,不做声,只是嘴角一挑,手在陆鸣渊小臂上轻拍一下。

这就是可信的意思了。陆鸣渊松了口气,问道:“叶公子怎么在此?”

“受人之托,来找个逃家的小姑娘,不知二位可曾见到?”叶浮生犹豫了一下,还是弯腰把那长剑拿起来,脚下一踏,飞身落在陆鸣渊面前,保持着让双方都安心的距离。

陆鸣渊在断水山庄时曾见他力战步雪遥而不败,不晓得这到底是何方神圣,眼见此人如今眼不瞎腿不瘸,心里更不敢轻慢他,只好含糊说道:“小半个时辰前见过的。”

叶浮生盘算了一下,想必那丫头跟这书生分路不久便撞上了自己,然而眼下自己误打误撞跟这两人碰了面,秦兰裳却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阮非誉却道:“先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他这话说得很不客气,要是一般人听见有人把贪生怕死讲得这样光明正大,心中再怎么都会生出不悦来,只是叶浮生早年跟他打了数次交道,陆鸣渊也是他教导长大,两人都不会错解他的意思。

现在整个地宫乱成了一锅粥,既适合浑水摸鱼,却也是节外生枝的时候。他们三个人这般情形,并不适合去蹚浑水,否则不仅找不到人,还可能把自己折进去。

一念及此,叶浮生问道:“这间密室,是什么地方?”

他纯属走了背运才会到了这里,哪里知道它到底是何方神圣的洞府?只是手中剑鞘冷然如冰,让他整个人都生出一把寒意来,容不得半点轻忽,是故有此一问。

陆鸣渊担忧地看了眼阮非誉,道:“在下也不甚清楚,只是之前从此地守卫口中套得消息,说这里有个闲人免进的密室。刚才为了躲避守卫,这才向这边赶来。”

叶浮生不得不佩服他的胆子:“万一这是个有进无处的绝路呢?或者里面有个闭关修炼的老妖精呢?”

陆鸣渊:“……”

阮非誉咳嗽两声,苍白的脸上浮现潮红,看着有点喘,身体如风中残烛。

可他的声音却还算稳,道:“若老朽没猜错,这里是个练功室。”

说话间,他意有所指地看向墙壁,叶浮生心头一动,他拔下一颗夜明珠,只见那洞深约莫半指,而且墙上的洞五五成堆,像是被人五指穿入后再把夜明珠填入空洞,然而指洞周遭没有半丝破裂痕迹,仿佛只是插进了一堆棉花中。

如此指力,天下罕见。

南儒见多识广,又阅历深厚,在这方面的底蕴远胜叶浮生,眼下侃侃而谈:“萧艳骨暗器之法可谓一绝,但武功并非一流,能使出这般指力者必身怀上乘武功,内力深厚,还要手段狠毒……因此,在这里闭关练功的人,定不是萧艳骨。”

叶浮生一点就透:“她将此列为禁地,不准旁人靠近,是未免走漏消息,也就是说在此地闭关的人身份十分重要且需要保密。既然如此,里面的人定不会从寻常门路出入,那么在这密室里一定会有直通地宫之外的暗道。”

陆鸣渊闻言,赶紧把周遭都打量了一遍,奈何这密室修得十分严密,除了墙上指洞和叶浮生掉下的甬道口,再无什么出处,然而那条甬道光滑狭窄之外,尽头仍在地宫内,说不准就要跟萧艳骨等人打个照面。

“没见着暗门啊。”

叶浮生眯了眯眼睛,突然撕了截布条把刀剑往背后一挂,纵身跳入水池,快得让陆鸣渊阻止都来不及。

池水冰冷刺骨,尤其越往下越觉暗流涌动,他心里有了计较,浮上水面道:“这是活水,下面有出口。”

陆鸣渊大喜,却又犹豫了,他咬咬牙,对叶浮生道:“公子,能否请你帮我把师父送出这里?我……秦姑娘想必还在地宫一隅,此地危机四伏,她助我良多,我是不能把她丢下的。”

叶浮生一笑:“有了姑娘就不要师父,书生你很有前途啊。”

陆鸣渊脸色尴尬,连忙道:“不不不,不是这样……只是我本就不谙水性,从这里走也是拖累师父和公子,再者说把小姑娘留在这里,实非君子所为。”

叶浮生不置可否,目光不经意间与南儒相对,心下转了转念头,应道:“既然如此,你将师父安危交我,我便把丫头性命托付给你,还望我俩都能不负此约。”

陆鸣渊肃然道:“不敢失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