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离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陆鸣渊觉得这姑娘不简单,

他们跟瞎猫一样东摸西走,好几次差点露了马脚,深觉自己再乱窜下去,恐怕在碰到死耗子之前就先成了死猫,于是陆鸣渊趁人不备亲自动手,抓回了一个活口。

葬魂宫的人大概上辈子都是属王八的,哪怕把书生逼成疯狗,也咬不开闭得死紧的壳。关键时刻,还得秦兰裳亲自出马,扳起那人下巴,迫使其与自己四目相对。

陆鸣渊站在她背后,看不见她究竟做了怎般动作,只知道不过几息时间,刚才还威武不屈的人就跟着了魔一样,竹筒倒豆子般把地宫的情况说得一清二楚,连岗哨轮换都没有放过。

这丫头年纪不大,到不了色迷心窍的地步,陆鸣渊心头思忖,忽然想到了一门武功——摄魂大法。

他虽然行走江湖的经验少了些,却是在三昧书院里的“武院”长大,里面关于武林的记载从来不缺,摄魂大法不过是只言片语,也难为他还记得当年找闲书时的匆匆一瞥。

此功法被归于旁门左道一类,总共分为三层,第一层只是暗示作用,第二层能催眠神志、趁机套话,第三层就蛊惑心智,能让旁人为己用。

摄魂大法虽只三层,也并非一家所专,江湖上不少门派都有收藏典籍,然而要练有所成却不容易,纵观江湖,能练到第二层的人不多,第三层更是屈指可数。

这姑娘不过豆蔻年华,竟然在此道上已初窥第二层了,不晓得何方高人才能教出这般后人。

他心里转着念头,秦兰裳问完了话,大发慈悲地把那人打晕之后藏在角落里,道:“这家伙也不知道你师父被关在哪里,怎么办?”

“他们费这么大的心思抓了我师父,当然会放在最紧要的地方。”陆鸣渊道,“秦姑娘,你怕不怕?”

秦兰裳从小无法无天惯了,哪怕吃亏学乖,也依然全身是胆,当下一仰头:“怕什么?你且说来。”

“我们去火药室,把雷火弹拿出来炸了。”陆鸣渊说得轻描淡写,好像只是不小心掀了张桌子,“地宫一旦出事,他们除了来抓人,就是赶紧去首领那里禀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位白虎殿主应该正与我师父深谈,否则咱俩这一路敲闷棍,不可能没碰上硬茬子。”

饶是秦兰裳胆大包天,也被这一鸣惊人的书生震在当场。

陆鸣渊看着她苍白的脸,心道这小姑娘可算是怕了,于是隔着蒙面巾挠挠脸,温声道:“这很危险,我等下去炸雷火弹,你就趁乱赶紧跑吧。我看你武功不错,见识胆量都不是一般小门小户能教养出来的,只要能逃出地宫跟家人会合,萧艳骨短时间内不会找你麻烦的。是非之地不可久留,你……”

这番碎嘴让秦兰裳回过神来,她抬脚踢了陆鸣渊一下,道:“闭嘴,走吧!”

陆鸣渊:“呃,要我送你?”

秦兰裳对这时精时傻的书生无可奈何:“我去偷雷火弹捣乱,你趁机去找你师父。”

陆鸣渊反对道:“不行,大丈夫焉能让女儿家迎难在前?”

秦兰裳撇撇嘴,她也不愿意让陆鸣渊轻省,奈何自己套上黑衣也着实不像样,萧艳骨但凡没瞎,一眼就能把她认出来,那就不是找人,是找死了。

懒得跟他分说,秦兰裳一猫身就钻了出去,只留下了一句话:“快滚吧你!”

……

萧艳骨进门的时候,阮非誉正在写字。

烛火照影,白纸黑字,气度清寒的老者从容提笔蘸墨,萧艳骨仔细看去,写的却都是人名。

准确地说,是死人的名,从变法开始至今,不知为此死了多少人,其中有反对他的人,也有为他舍了身家性命的人。一桩桩事、一个个人,无论大事小情、身份高低,他竟然都是了如指掌,还记得清清楚楚。

萧艳骨的目光落在最上面的两个人名上——秦鹤白,顾铮。

她嫣然一笑,道:“先生好记性,手底下沾了那么多人命,竟然都还记得名字。”

阮非誉搁笔,道:“人老了总喜欢回忆前事,这样也好,免得做梦时都不知道梦见的是谁。”

“先生对故人念念不忘,那么对身边人就毫不关心吗?”萧艳骨瞥了一眼桌上已经被动过的食物汤水,“看先生在此适应良好,我都有些怜惜那位困于地牢的公子了。”

食物里加了料,阮非誉身上没什么力气,也就懒得起身,微微一笑:“贵宫花了这样大的心思,想必不是只为了炖锅骨汤的。既然如此,鸣渊现在当是有惊无险的。”

萧艳骨笑了:“先生是聪明人,那么是否该先道谢呢?”

阮非誉掀了掀眼皮:“谢姑娘杀了前来接应的掠影卫和我的十二位门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