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心结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当楚惜微和叶浮生离开那间院子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屋子里已经不再剩下活人,可是叶浮生现在浑身发冷,却也跟死人差不多一个温度。

他看着楚惜微,像是在看一个不认识的人。

近两个时辰的逼问,那人软硬不吃、逼诱不受,面对楚惜微的摄魂术也能狠下心自剜双眼,不肯吐露半个字来。

叶浮生这十年来混迹掠影,见过的刑法阴私之事不少,自己也曾执刀对着犯官逆贼施凌迟之刑,从一开始恨不得把胆汁都呕出来,到后来等对着一堆烂肉吃饭,早已经司空见惯。

可是楚惜微刚才的手段,却一点也不逊色于他。

楚惜微折断了那人双腿,以指力慢慢捏碎他双手十指,他的内力霸道诡谲,隔着血肉能把人骨生生摧得粉碎,表面却无甚伤痕,只是皮肉已软成一滩烂泥。

从手指到手臂,那人死扛着不说,他问得也很有耐心,一遍一遍,不厌其烦,说错或者不答,都捏碎他一截骨头,把一个人活活变成连皮带肉的泥。

直到他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那人才被他踩碎脊骨,如愿解脱。

自始至终,楚惜微不看叶浮生一眼,叶浮生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他至今还记得当年那个又怂又乖的孩子,一个手握生杀大权的皇家子孙,别说打杀宫人,平日里连句重话也是不怎么说的,大多时候都不过是发点骄纵脾气,却也很有分寸,从来不做折磨人的事情。

自重逢以来,楚惜微在他面前的表现一如当年,骄横脾气见长,刀子嘴豆腐心也似乎没变,驱散了叶浮生心里那一团深沉阴影,直到方才被引发出来,丝丝缕缕,盘根错节,纠缠成解不开的死结。

叶浮生一直刻意让自己不去想的问题,终于直白地袒露眼前——这十年来,楚惜微究竟是怎么过来的?他到底,是怎样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少年,成了江湖上生杀予夺的百鬼门主?

“我怎么过来的?当然,是一天天活过来的。”

叶浮生一惊,这才发现自己想得太入神,竟不自觉地问了出来,本来走在他前面两步的楚惜微停下脚步回过头静静地看着他,嘴角嚼着笑,像个讨债的冤鬼,冷厉里带着讥讽,一字一顿地说道:“每一天,度日如年,终于让我一步步爬上了这个位置。”

他说的不多,可是叶浮生却能根据这只言片语想出很多。

百鬼门传世近百年,历代门主几乎没有善终,不是死于江湖恩怨,就是亡于门派内斗,因为它不是血缘传承的世家大族,也不是什么讲究仁义礼智的名门正派,里面的每一个“鬼”想身居高位,就得从地狱最底层摸爬滚打,踩着刀山火海枯骨血肉往上爬,直到爬回人间,脚踏百鬼之上。

他也曾耳闻,百鬼门的每一代门主,都没有特别指定,有能有意者均可居之,通过一次次残忍厮杀决出十名少门主,然后由老门主布下任务,让他们十个人争相完成,最终胜者为主,如同养蛊一样自相残杀,九死一生。

叶浮生想说什么,嘴巴张了又闭,最终也只道出一句不成样子的话:“你……我记得,你当初连把大点的刀,都拿不起来的。”

楚惜微转过身来,他已经比叶浮生要高上一些了,走近时便有了压迫感,让叶浮生不自觉的退后一步。

看见他退,楚惜微那带着讥讽的笑也消失了,嘴角慢慢回落,抿成锋利的一条线,道:“是啊,当年弟子不成器,能有今日,都拜师父所赐。”

这句话像一把锈迹斑斑的刀,撕开皮肉插入肋骨,贯穿了本来跳动着的心脏,铁锈撕扯旧伤,斑驳新血,让叶浮生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

半晌,他扯了扯嘴角,道:“拜我所赐……呵,这句话,我还真是……受之无愧。”

他在笑,可笑得比鬼还难看。楚惜微压下胸中翻滚的情绪,盯着这张顷刻苍白的脸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伸出手打算拉他一把,却陡然想起了什么,拿出一条帕子胡乱擦手。

楚惜微刚才杀了人,虽然未曾染血,可他总觉得自己的手是脏的,不能去碰别人,更不能碰叶浮生。

他心慌意乱,擦手的动作也就失了方寸,差点把指甲都掰折了,叶浮生被他这动静拉回心思,脸上的笑容忽然就柔软下来。

……这气急败坏的样子,还跟当年一样,不,比当年更别扭了。

刚才那番冲突被两个人一同抛却,叶浮生扯过那条帕子,毫不在意地擦了把脸上汗珠,笑道:“上等的丝绸,送我吧。”

楚惜微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叶浮生把丝帕叠成小方块,塞进衣襟内,快步跟了上去,问:“现在这般情况,你怎么看?”

“葬魂宫,倒真是债多了不愁,哪儿有事都能插上一脚,这次还在朝廷头上动土了。”楚惜微淡淡说道,“杀掠影卫,假扮天子使者劫走南儒,朝廷这一次决不会善罢甘休。”

闻言,叶浮生回过神来:“但是眼下,朝廷还不知道是他们做的,而我们也没有证据。”

“他说过两日前有百鬼门人闯入这里,一个被杀了,一个少女跑了,应该就是兰裳。”楚惜微若有所思,“以兰裳的性子,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这附近没有百鬼门分舵,她应该会自己追上去,现在十有八九是出事了。”

“她一个小姑娘,构不成威胁,又有个好身份,葬魂宫的人只要没傻到姥姥家,都不会急着杀她,而是先跟百鬼门要足了好处。”顿了顿,叶浮生又道,“按方才所言,阮非誉和陆鸣渊都已经被带走。对于葬魂宫来说,阮非誉身份敏感又极其重要,陆鸣渊却是可有可无,他们留着这条性命,想必是利用阮非誉爱徒之心作威胁,逼迫他答应一些事情,然而能最大程度利用阮非誉的,不过一件事罢了。”

楚惜微眉目一凛:“新法。”

阮非誉提出的新法,主要是落在税收、科举和世袭上,其中科举制已施行十年,朝中不少官员都换成了寒门出身,虽然没有相当底蕴,却有天子支持,民心相佐,隐隐有与旧派分庭抗礼之势,使得新法推行改革日渐升温。

旧法苛待百姓农田,税收负担极重,却对官员田地大开方便之门;而世袭制度更是旧派传承利益的途径,哪怕降爵承袭,也有至少三代风光,然而新法却要废世袭,改军功加官、科举入仕,无功绩者降爵贬职,有过者加倍罚之。

这三者无一不是关系重大,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伤其根本的要害。

“阮非誉的眼光很远,志气也高,但他挡了太多人的路了,这一时半会儿,我们也猜不出究竟是谁要给他挖坑。”叶浮生叹了口气,“你有什么打算?”

楚惜微冷笑一声:“朝廷的事,跟我没有关系,我只要找回兰裳。”

叶浮生知情识趣,道:“可惜那人只是被留下来断后的弃子,并不知道他们究竟要往何处去,左右不会把烫手山芋带回迷踪岭,但这天下之大,却也太难找了。”

“不过两日,又带了累赘,走不远的。”

“他们带着人质,应该不会走街道和有关卡的大路,想来是从山野绕行。”叶浮生想了想,“我们不如买些水粮,找当地人打听一下附近山路,也好追上去。”

楚惜微颔首,然而眼下天色已经不早,本就不多的店铺也接连关门,两个人把一条长街从头走到尾,才看到路口有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家正在收摊。

他卖的是些馒头和粗制滥造的糕饼,看着就不大喜人,因此一天下来也没卖出多少,一边裹紧了破烂袄子,一边颤巍巍地收拾。

旁边还有张桌子,上面摆着一盘冷硬的馒头、一碗只喝了一半的粟米粥,桌边坐了个男子,年纪看着跟叶浮生差不多,一头墨发被松松垮垮地系在脑后,着一身重紫长袍,轻带广袖,颇有疏狂名士之风,正低头作画。

楚惜微盯着馒头糕饼,眉头拧成一个川字,显然是嫌弃得很,却也没把挑剔说出口,拿起一双干净筷子翻看着勉强顺眼的食物。叶浮生对这死不悔改的骄纵脾气摇了摇头,索性去看那男子的画。

这一看,他便移不开目光了。

画上有一朵花,勃然怒放,殷红如血,可惜只有一半,像是被辣手摧花之人生生扯碎了另一部分。

可它依然是一朵很美的花,不因太过浓丽而艳俗,也不因残破而失色,带着生命一样炽热的美。

然而这样生机勃勃的红花,却开在了枯骨指间。

整幅画的背景是夕阳西垂时的战场,残壁断垣,折戟碎刀,带着浓烈的忧伤与残忍。然而在满地焦土上,有一具森然白骨倚石而坐,它身上不少地方七零八落,唯一完整的右手指骨间,便夹着这朵残破的花,红白相衬,分外妖冶。

“他死的时候,一定是笑着的。”叶浮生道。

男子的画笔一顿,饶有兴致地看过来,叶浮生这才发现,这人长得十分齐整,剑眉星目,就跟画上去的假面一样,淡中显浓,雅极生妖。

他勾起唇角,轻轻一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