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禁忌九斩(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十一章JinJi九斩(一)

看着愣神的魂九幽,此时的萧忆竹怎么可能会给他反应的时间,脚下猛地一踏,轰的一声爆响,萧忆竹脚下的被那强大的冲力炸开一个直径半米左右的土坑,闪烁着令人感到心寒黑芒,紫霄的带着一阵刺耳的破空声,在魂九幽的那有些惊骇的目光中,越放越大,随之那股铺天盖地的气势仿佛将他周身的空间冻结了一般,给他一种不怎么都不可能躲过的感觉,但是随着那锋利的风刃在他的脸上无声无息的话出一道血痕后,心中一震,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猛地清醒过来,身子瞬加一矮,同时将脑袋猛地往下一低,紫霄堪堪的擦着其头皮划过。

魂九幽也不愧是活了无数年的老家伙,在躲过了萧忆竹那致命的一击,趁着萧忆竹身子微微腾空带着一股惯性向自己冲来,将微微弓着的身子稍稍的调整,脚下猛地一踏,瞬间撞向了萧忆竹的怀中,冲着萧忆竹的xiong口用右肩就悍然的重击而去。

依靠着紫霄上残余的惯性,勾出一道奇异的弧度,反手握刀,在魂九幽的肩撞碰到自己之前斜斜的横在了自己xiong前,刀尖斜向下,整个左右与右手在xiong口一上一下相错,形成一个斜斜的一,而左手手掌顶着紫霄的刀身,轰的一声被魂九幽向后撞飞出去,轻轻的调整着角度,紫黑色的头发此时如魔一般的张狂飞舞,最后缓缓的飘逸着滑翔落地。

而此时的魂九幽也猛地定住了身形,眼角处看见之前被萧忆竹用刀划出来的那道缓缓地扭曲着细到极致的空间裂缝,眼角忍不住的一阵跳动,再回想起刚刚那一瞬间的交锋,暗暗的吸了口凉气,那紧紧盯着萧忆竹的目光也越发的警惕。

“桀桀~~~真没想到啊~~~才不过刚刚初步成长,居然就到达了如此的地步,即便是本天尊,在愣神的时候居然差点让你威胁到了本天尊的生命~~~桀桀~~~真不愧是JinJi啊~~~桀桀~~~幸亏当年你没有成长起来,桀桀~~~要不然的话即便是萧玄冲关失败,修为大跌,我魂族想要将你萧族灭掉,相当的悬啊~~~桀桀”

有些厌恶的看着魂九幽,眼中闪过一抹凌厉“哼,垃圾就是垃圾,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还仅仅只是处于七星斗尊巅峰打转。。。”

没有理会魂九幽那恼怒的眼神,紧了紧手中的紫霄,用一种极其不屑的说道:“天尊!!!哼,就凭你这臭虫,当初要不是趁乱偷袭,将我重伤,你还真以为你这狗屁资质能够成为魂殿天尊~~~切,在魂族中没被人干掉就算是你走运了…”

一直以来,魂九幽再魂族之中总是以当年参与并成功的完成了萧族JinJi的斩杀为荣,但是今天,听着萧忆竹那不屑的声音,魂九幽此时气的忍不住的浑身颤抖,那从黑雾中露出的狭长双眼中,透出一阵阴狠的神色。

环绕在周身的黑雾不断的翻腾,传来一阵刺耳的凄厉叫喊,魂九幽,魂族的四天尊,此时那原本骄傲的心,在被萧忆竹好不留情的撕碎后,再也没有了所谓的风度和城府。。。

“世间万魂,皆为吾之利剑,世间万灵,皆为化吾力,万魂噬身!!!”

瞬间,一道道透明的灵魂体,猛地挣扎着打算从黑雾中挣脱出来,但是仿佛有着一道无形的枷锁一般,眼看着即将就要脱离那偏黑屋,但是却怎么也挣脱不出去,凄厉的嚎叫着,慢慢的,原本那纯净无比的灵魂,却从黑雾的接点开始,一股漆黑色的,令人恐惧的流光缓缓地侵蚀着,那些灵魂体的脸上,一股绝望的神色缓缓地浮起,最后,剩下一丝的时候,发出了一阵凄厉的,让整个空间都在震荡的尖锐叫声,仿佛是对这世间的某种诅咒一般…

最后,同化成一片片黑雾,被原本的黑雾缓缓地吸收,黑雾翻腾间,魂九幽那一直被遮掩着的身形也渐渐的露了出来。。。

漆黑色的长衫仅仅的包裹着枯瘦的宛如一节枯木般的身体,手中一把狰狞的三尺长剑,细长无剑柄,宛如是从右手上长出来一般,脸上没有一丝生气,宛如一个活死人一般,若不是那细小的眼睛时不时的闪烁着阴厉的精光,任谁都会认为着是一个死人…

不过此时的箫忆竹显然没有对此有什么关注,此时的它脸色无比的凝重,因为在他的感知中,此时明显是使用了秘法的魂九幽,实力已经由八星斗尊巅峰飙升到了八星斗尊初期巅峰,他知道,如果今天不能讲他阻挡住的话,过了今夜,整个萧家不会有一人能够存活下来,所以之前他就直接将自己暴露,为的就是将他引诱过来,轻轻的突出一口浊气,眼中闪过一丝狠戾。

“先下手为强!!!”

瞬间欺身而近,紫霄那锋利的刀刃上吗,不知何时已经覆盖上了一层宛如已经被压缩成了实质一般的JinJi之火,紫黑色的光芒在这漆黑无比的夜晚,显得越发的妖异,配合上那隐隐闪烁的淡紫色花纹,简直就是一把妖刀…

手中的紫霄如同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般,心中所到,紫霄所向,所有动作不但连贯无比,而且角度时而刁钻诡异,时而大开大合,刀剑相撞间,擦出一溜一溜的紫色、黑色的火花,虽然将其逼迫的有些凌乱,但却被此时已经实力大进魂九幽一一的以强大的斗技接下或者闪开,虽然浑身的刀痕,但是经过了秘法加持却仿佛没事人一般,而且魂九幽那令人生厌的声音依依不饶的不断地响起…

最后,两人对轰一掌,轰然间相互倒射出去,箫忆竹那精致的脸庞上,一抹潮红,不经意间一闪而过,轻轻的穿了一口粗气,此时两人方圆十丈之内估计已经不能容纳任何人了。无数漆黑的空间裂缝不断地扭曲,宛如吞噬一切的黑洞一般。

喘息间,箫忆竹知道,自己有些小看他了,魂九幽当年重伤了自己成功的牵制住了他的父母,魂族怎么可能没给他什么特殊奖励,而此时看他所使用的秘法,不但将其实力暴涨了一星似乎无视了所有的痛觉宛如被打了大量的兴奋剂一般,估计这应该就是当初他所获得的奖励。

缓缓的调整着自己那有些刺痛的经脉,眼中一抹妖异的紫芒一闪而过。。。

PS:(睡觉了回家有啥来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