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神威如狱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十章神威如狱

加玛帝国帝都,皇宫内的一间密室之中,一个身穿白色麻衣的老者,盘膝而坐,虽然面容有些苍老,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便能够发现,老者那微微的透着红润的皮肤其实极为的平滑,给人一种鹤发童颜的感觉,此时的他正在缓缓的吐纳着,一吸一呼之间给人一种极为厚重的感觉。。。

忽然,原本正在闭目修炼的老者猛地睁开了双眼,冷芒乍现。。。

“踏踏踏踏。。。”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缓缓的传来,被老者敏锐的察觉到,不过当他听到这熟悉的脚步声的时候,又狡黠的一笑,宛如一个人老顽童一般,起身走下去,猛地将密室门打开,正好和这脚步声的主人撞见,来认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看见密室的门被忽然开启,人瞳孔猛地微微一缩,老者也清晰地察觉到,这一瞬间,女子周身的汗毛瞬间乍起,但是仅仅只是一瞬,除非像老者这样刻意的探查,否则从来人那优雅而又沉稳的身形上,任谁也看不出之前女子那如临大敌的样子。。。

老者欣慰的点点头,捋了捋胡须,带着一股夸赞的表情点了点头“不错~~~不错,真不愧是小夭夜,仅凭这份定力也不是谁都能有的,即便是斗皇强者,估计都会表现得如临大敌一般啊~~~”

开着老者搞怪的样子,那名为夭夜的女子无奈的烦了个白眼,那皎好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嗔怪。

“爷爷~~~你好歹也是被称为加玛帝国保护神的强者,就不能改改你这老顽童的脾气啊~~~让别人看见像什么样子。。。”

听着自己这宝贝孙女那没好气的抱怨,老者挠挠头,尴尬的嘿嘿一笑,刚打算张张口辩解些什么,却被这极为有主见的孙女打断,脸色极为的严肃。

“爷爷~据可靠情报,之前纳兰嫣然去萧家退婚时的情报已经刻以确定了,半年前,纳兰嫣然打算仗着云岚宗的庞大势力逼迫萧家就范并且退婚,但是却被萧家的一位神秘青年以强势的手段阻止,并且以一枚高阶丹药作为筹码,与之立下了三年后的云岚宗之约,据说,那名神秘青年当时当场将云岚宗执事抬手间重伤,并且将一名云岚宗天才弟子强势轰杀,而萧家的当代族长还有三位长老并没又说什么~~~不但以那名神秘青年马首是瞻,而且他们当时对那名神秘青年的态度还极为的恭敬。。。”

夭夜用恭敬这个词来形容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明显的十分迟疑,但是似乎却只有这个次于能够形容当时样子,只是静静的看着老者此时那紧紧蹙起的眉头。

她当时得到这份情报的时候,和眼前老者的表现相比,更为的不堪,看着自己的爷爷在这里苦苦的思索,打算说点自己的想发泄的时候,原本沉思的老者却猛地抬头,眼中露出了一道极为刺眼的光芒,将目光迅速的转向了北方,也来不及和自己这宝贝孙女打声招呼,留下了一道道残影,猛地出现在了院落中,看着遥远的北方,那冲天的紫芒还有那扑面而来如神似魔的强烈气势,心中隐隐的有着一抹不安。。。

不只是他,大漠中,蛇人族的王宫中,一个绝世妖娆的女子,云岚山的禁地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同样的将目光投降了那里,眼中有着同样的严肃和不安,那里,是加玛帝国乌坦城的方向。。。

此时,萧忆竹已经完全丧失了往日里的那种淡泊宁静,满脸的狰狞,握着紫霄的右手青筋暴起,看着眼前被包裹在浓浓黑雾中的人,这个自称天尊的人!!!

听着萧忆竹那蕴含着滔天恨意的声音,还有萧忆竹此时所爆发出来的气势,让这个名为魂九幽的神秘人心中莫明的一寒,如同被一个阴毒的眼镜王蛇盯住了一般,身体有了一瞬间的僵硬。

但是旋即,便又发出了那招牌一般的怪笑:“桀桀~~~想不到当年那受了我一记九幽魂掌的小鬼,居然活到了现在~~~桀桀~~~就是不知道,当年上一任的紫竹崖之主到底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将你从死神那里抢回来~~~不过,既然你还活着,那么我就可以肯定了,当年的萧族禁忌,萧云天已经不再了~~~桀桀,不知道这一次有有谁能够救你呢~~~?”

听着魂九幽的话,萧忆竹那混乱的脑海也缓缓的平静下来,将身体中的斗气慢慢的内敛,那自紫霄中发出来的冲天紫芒也缓缓的消散,但是紫霄那到刀身上古朴繁琐的花纹却越发的凝实。。。

魂九幽,千年前曾经参与了围杀萧忆竹父母的几人中的一个,当初,一共七个人参加了围杀萧忆竹父母的行动,当时就是这个魂九幽将还年少的萧忆竹重伤的,要不是魂九幽将萧忆竹重伤,牵制了萧云天夫妇的注意,估计当时即便是在来几个人也不可能让萧云天夫妇陨落,要知道,那可是一位禁忌-

正所谓仇人想见,分外眼红,萧忆竹此时脑海中一片空白,现在的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将眼前这个臭虫轰杀成渣。。。

强制性的将自己冷静下来,缓缓的将自己的心神沉浸在丹田中,将自己那精纯到极致的如汪洋一般的斗气飞快的运转起来,顺着一条条特定的经脉飞速的穿梭而过,但是那庞大的斗气却没有一丝外露,手中的紫霄,那原本宛如黑色琉璃一般的刀刃,此时宛如覆盖了一层漆黑到发亮的黑芒,刀刃所在的空间,不断地破碎、愈合。。。

而那名为魂九幽的神秘人,此时满眼的不可置信,愣愣的有些发颤的右手指着萧忆竹,现在的他,只感觉自己面对的仿佛是以把遇神杀神遇魔灭魔的妖刀一般,一道道锋锐之际的气劲猛地冲着自己碾压过来。。。

在这股大势的碾压下,此时他仿佛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端坐于九天之上的神邸,蔑视着世间的一切,神威如狱…

PS:(这章不是太理想~~~不过就这样吧~~~病痨作为一个新手对着种情节还真写不好~~~大家理解下哈~~有啥来啥吧~~~~GO~~~G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