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灭杀(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三十六章灭杀(四)

加列家族坊市,烈日当头,来来往往的仍然有着不知道多少佣兵镇在那里嘈杂的排着长龙,时不时的发生着一些口角,一个胖子站在前面的高台上,看着这帮疯抢的佣兵骂骂咧咧的大声的呵斥着。

“哎!那家伙,你给我注意,赶在我们加列家族的坊市闹事,你还想不想买东西了!!!啊?”猛的又指向了一个佣兵“还有你挤什么挤?着急投胎么!!!”。。。。

就这样,那些被他骂过的佣兵们只能红着眼睛瞪着他,但是却没人敢反驳什么,应为这个胖子是加列家族在这个坊市的但要负责人,如果得罪了他的话,绝对买不到任何一瓶疗伤药,而且虽然说是加列家族和奥巴家族两家联手请来的炼药师,但是他们在这个死胖子平日里嚣张过头的时候,也是听到过的,两个家族之间的联盟是以加列家族作为主导的,而这个死胖子作为加列家族在坊市上的代言人,手里掌握着疗伤药的价位权,也就是说他可以随便的调整方式之中的疗伤药的价格,这也是这帮佣兵敢怒不敢言的原因,现在的疗伤药就已经超过了当初刚上市时的六倍了,甚至还要在往上涨价。。。

就在人们慢慢排队的时候,坊市中突然冲进来了三四名浑身是血的佣兵壮汉,满脸激动的对着正在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的人们大声的咆哮道:“我靠!!他么的萧家方式现在也有疗伤药出售了,你们这帮傻子还在这干什么呢!!!”

说话间,猛地抽出了腰间那宽大的砍刀,冲着自己的手臂猛地一划,猩红色的鲜血猛地自血管中彪了出来,不理会众人那目瞪口呆的样子,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玉瓶,将装在其中的液体糨糊倒在了伤口上,这群佣兵们只见那液体缓缓地流过了伤口的部位,那原本蹭蹭的往外直流的鲜血顿时止住,不过三息时间,便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血痂。

佣兵大喊猛地挥了下那宽大的看到:“看到了么,这就是萧家的凝血散!!!比他们那所谓的回春散不知道强了多少!!!价钱却比他们低了将近七倍!!!你们这帮笨蛋还不快走,完了就抢不到了!!!”

听完壮汉那张狂的咆哮,本来还有些寂静的人群,顿时轰的一声,风一般的冲出了加列家族的坊市,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怎么的,如同蝗虫过境一般,一路上被他们撞坏的物品都不知道有几何。。。

而那站在台子上的胖子此时已经被眼前的局面搞得彻底呆滞了,就连手中那极为喜爱的紫金沙壶都不知不觉的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看着此时的人群,胖子恨不得都想哭出来,这回到家族得怎么处置他啊。。。

整个乌旦城中不光是这一出坊市,所有的加列家族和奥巴家族的坊市都在上上演着刚才的那一幕,看着冲着萧家坊市奔腾而去的人群,之前的壮汉不由的咧嘴,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微风轻抚,吹开了壮汉的外衣,隐隐的露出了里面那萧家的族徽。。。

萧家的坊市中,一扫几天前的清冷,到处充斥着那些三个一群四个一伍的佣兵嘈杂的吆喝声还有催促声,但是却没有一人发生冲突,只是静静的排着,等着。。。

仅仅一天不到,在这种雷霆般的大势之下,原本被加列家族和奥巴家族抢去的市场份额不但全部收回,甚至打压的两大家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基本上没有任何佣兵再来两个家族购买疗伤药品,毕竟这是一个鲜明的比较,萧家不但质量和价钱比之两个家族要好上不少之外,只要不扰乱秩序胡来,那么你就算是在这里把天吼破也不会有人来呵斥你,反观加列家族与奥巴家族,这两个家族不但药品质量比不上萧家,价钱更是萧家的七倍左右,呵斥谩骂,连绵不断,就这样,你会选哪一个?

那些在乌坦城呆了七年以上的家族或者势力,看着萧家瞬间回转的局面,忍不住的汗毛冷炸,眼前萧家众人的样子,让他们脑海之中不由得再次浮起了七年前那恐怖的一幕,满城的碎肉和血水,冲天的血腥之气。。。

现在萧家这不问不火的表现和七年之前的表现那是何其的相像。。。

但是,有些势力或家族又打了别的心思,虽然说萧家在这七年来恢复了不少的元气,但是却依旧有着能和他们相抗衡的两个家族,虽然需要合力才可以,不过不要忘了,现在的萧家已经没有了当年太上族长萧林在世之时那种天都敢桶出个窟窿来的锐气了,这七年来虽然恢复的极快但是却也磨平了当初萧家的那股冲天锐气!!!

身在特米尔拍卖场的雅妃,此时慵懒的侧卧在chuang榻上,听着炼药师谷尼慢慢的汇报这近来乌坦城的情报,本来慵懒至极的雅妃,却越听越心惊,皱了皱那妩媚的黛眉,缓缓地起身坐好,看着面色沉重的谷尼“你说近来乌坦城各个家族平日里的行为极为古怪,而且还与加列家族和奥巴家族有着密切的联系,目的很有可能是萧家?”

轻轻的将那双纤细的玉手交叉的伫在桌上,拖着下巴静静的思考着,而谷尼见她的样子,极为识趣的站在了一旁,闭口不语,等着这位大小姐的吩咐,他可是有着自知之明,要说炼药的话,雅妃确实拍马都不及自己,但是若说到玩手段,那。。。

亚飞的脑海中此时飞快的分析着各种各样的可能,飞快的运作着,七年前的那场大变当时她也是经历过的,当时即便镇定如她,看着那宛如XueXi的街道,一条条野狗风狂的撕咬着的那残肢断臂,也忍不住的脸色惨白,当她回到拍卖场自己的卧室,便忍不住的吐了出来,即便是过了七年,她也是把这些东西都深埋到脑海深处,潜意识的不去想起,当她把所有的可能都理清的时候,她得到的唯一结论便是。。。

紫竹林中,萧忆竹坐在不久前开辟出的一处石质棋盘桌的地方,自己一个人掌着黑白双子,悠悠的下着,棋盘上密密麻麻的,黑白相错,极为繁琐,当他将最后一颗黑子摆下,这座普普通通的棋盘突然地散发出一种如实质一般的杀气,宛如变成了一个缩小的古战场一般,惨烈和残酷。

“怎么样?查出来了么?”萧忆竹将手用一旁的shi毛巾擦干,幽幽一叹,轻轻的问道。

不知何时,萧忆竹身后忽然出现了一个身穿水蓝色衣裙的婉约女子,恭敬地半跪那里“是的,居士,此次乌坦城的变化的确是有着那帮家伙的暗中出手,而且带队的还是当年。。。”

女子最后有些含糊不清的顿了一下,看到萧忆竹那没有任何反应的样子,咬了咬牙,继续说道“之所以让那个人来,估计就是要探查居士你。。。”

萧忆竹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了,只是紧紧地盯着眼前的棋盘,不动、不言、不语。。。

PS:(两千五百多字字奉上,第一卷即将完结,各位兄弟们给给啊~!~~鲜花~~~飘飘~~~评价(十分的)~~~收藏~~~打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