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是你啊,小色狼。。。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十章是你啊,小se狼。。。

沉默,看着在那里相拥而抱的两人,全场都在沉默。

雅妃有些讶然的看着搂抱着熏儿的萧忆竹,有些不明白,现在的萧忆竹在他看来就像是一个被整个世界所遗弃的孩子一般,遗世而孤立,仿佛他那有些稚嫩的肩膀上,赈灾背负着千钧的重量,身上透露着一种令人心酸的迷茫,那是对未来的前路迷茫。

她不懂,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本来应该意气风发的天才少年为何会这样,虽然他活生生的就在你的眼前,但是似乎他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它的存在就像一缕悲歌。。。

这一刻,那些在平日里若是看到他这样拥抱萧家年轻一辈的女神绝对会嫉妒的萧家的一众年轻人,此时却仿佛没又看到萧忆竹的动作一般,他们唯一感觉到的便是从后者身上深深散发出来的悲哀,那彷佛跨越时空的界限而凭空传来的一阵哀怒,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就是总是与其作对的萧玉,此时也没有了那种平日里看向萧忆竹的高傲,作为女人的她有着如同雅妃一般,同样有着女人那天生敏锐的第六感,她此时也在好奇,这个平日里懒懒散散的他,为什么会发出如此的悲凉之意。

熏儿抬起手紧紧地抱住身前这个受伤的孩子,对萧忆竹无比了解的她,有些疼惜的轻轻地抚摸着他背后那紫黑色的长发,轻轻地说道:“忆竹哥哥,现在的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如今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生存和延续。。。”抬头盯着萧忆竹的眼睛,暗自的咬了咬牙。。。

“伴随着一个家族崛起的,并不一定是一个安定的环境,往往都是铁与血的考验,唯有在逆境之中得到升华之后,人们才会懂得珍惜,也唯有在逆境之中的成长才会让他变得成熟,你只是太爱它了,我能感觉到你的心情,你无比的热爱着生你养你的萧族,不愿再看到已经没落至今的萧族遭受到任何的打击,虽然你的存在可以震慑着那些对萧家欲图不轨的魑魅魍魉,但是要知道,支撑起一个家族的,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的强大,最重要的是这个家族的本身,薰儿知道,忆竹哥哥你比任何人都透彻无比的清楚现在萧族的情况,熏儿要说的话你心里也是明白,但是作为局中人的你,一直都在犹豫着,可是你也看到了,如今的萧族,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对这一切都深深的明白的你,是该到做出决断的时候了,薰儿只想和忆竹哥哥说一句话‘当断不断,必为其乱’!!!”

被萧忆竹拥抱着的熏儿清晰无比地感觉到,萧忆竹的身体猛地一震,原本ting拔的身姿此刻也微微弯了下来,再加上那本就疲惫无比的心,让年轻无比的他在这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岁,心里只是缓缓回荡着薰儿那最后一句话:当断不断,必为其乱。。。

回过神来的萧忆竹轻轻地放开了抱着熏儿得手,那淡紫色的眼眸在场上四处扫视了一番,将众人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轻轻的一笑。

任由熏儿搀扶着自己回到了之前的座位,毕竟现在成人仪式还未宣布完毕。。。

台上,看着命人将萧天力压了下去,正在宣布萧家家成人仪式结束的二长老,在转头看向已经回到人群中的萧忆竹,想起了之前萧忆竹那有些不对劲的神色,心中不由得涌动起一股不安的感觉。。。

随着台上那些城中代表们的离席,萧家那些年轻的的族人也开始缓缓的散去,就在萧忆竹在薰儿的搀扶下慢慢离场的时候,刚好看到远处朝着他们走来的那抹红色的妩媚的身影,正是刚刚那离席据说连一块朽木都能拍出天价的特米尔拍卖场首席拍卖师,雅妃。

雅妃扭着他那妖娆的蛇腰优雅无比的缓缓走近萧忆竹和熏儿,那勾魂的美眸先看了看因自己到来而抱紧萧忆竹手臂的熏儿,作为一个女人,雅妃那敏锐的第六感马上察觉到了眼前的这如清莲一般的少女对自己露出的那一丝警惕之意,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妩媚的笑容,缓缓地打量着眼前的萧忆竹,一双淡紫色的眸子,一头长发披肩,ting拔却消瘦的身体给人一种匀称的感觉,配合着他那有些病怏怏精致容貌,中和他那种潜在孤傲之感,宛如一缕清泉,给人一种宁静淡薄的感觉。

“呵呵,不知道忆竹小兄弟我们是不是曾建见过面?对你,雅妃不知道怎么的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看着眼前这宛如祸水的妖精,萧忆竹对着她有些玩味的轻轻一笑。

“雅妃小姐可能忘了,大概十年前吧,萧忆竹曾经因为身体不太好,经常在贵拍卖场买一些调理身体的药材,记得当初雅妃小姐就已经初具一个合格的商人的潜质了,呵呵”

“十年前么?”雅妃那精致的黛眉轻轻地皱起,十年前那不正是他刚刚从家族分配到乌旦城的那时候么。。。

看着眼前皱眉思考的雅妃,忽的察觉到身旁渐渐地撒发出一股醋味,转头一看,熏儿那明亮的眸子中带着一股股幽怨之色正紧紧地盯着他。

“原来忆竹哥哥十年前就认识她了啊,是不是从人家那里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啊!怪不得那时候总向熏儿借钱,原来是讨好人家用的,不过看样子人家早就把你忘在一边了。。。”

听着薰儿那平平淡淡的生音,如果不是感觉到自己那被他搀扶着的首批上传来的有些尖锐的疼痛的话,准会以为她只是在和别人讨论:你吃饭了么,啊,我吃了,这种稀疏平常的话语。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正要说什么的时候,眼前的雅妃猛地正大了那勾人的眼睛,有些惊喜的看着萧忆竹,继而带着一抹调佩的声音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当初那个非得要买我香囊的小se狼啊?”

走上前,用他那纤细的玉手有些亲昵的拍了拍萧忆竹的肩膀,也不管身旁薰儿那有些要杀人的目光,轻轻地在萧忆竹耳边吹了口气,花枝乱颤地娇笑道“看来当初的小se狼已经长成能够迷倒万千少女的小帅哥了啊~~~”

完后还不忘轻轻地扫了一眼萧忆竹身旁那脸色有些发黑的熏儿。。。

ps:(同志们,二更献上,鲜花票票还有收藏都在哪里!!!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