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惨遭鱼池(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十八章惨遭鱼池(三)

萧天力的三个为什么问的二长老萧鹰有些哑口无言,萧忆竹的身份在萧家属于最高机密,一旦泄露不管何人一律便按叛族论处,他总不能告诉萧天力实情吧,他有些为难的看了眼坐在贵宾席上的萧战和萧家大长老。

贵宾席上,萧战看着一脸为难的二长老,再加上身旁那些有些窃窃私语的各个代表们,心里是很死了萧天力了,飞的在这个时候给他出难题,当下只得无奈的站起身,脸色沉稳的对着萧天力说道:“放肆,看看你此时的表现,成何体统,看看你现在想什么样子?还不回去!!!”

萧天力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萧湛,大声的说道:“启禀族长,我只有一个要求,我希望挑战萧忆竹,毕竟此人从来没有公布过他的修为,平日里还有重病缠身,他既然没有足够实力凭什么它就能够不经过家族测试就留在家族内,而我等却要被安排到家族的各个产业中,萧天力只想与他比试一次,如果他萧忆竹真的有着让人信服的实力,那么萧天力任凭族长处置,萧天力只想要一个公平的笔试,没有其他的意思,请族长成全!”

在一旁的雅妃看看如同一只倔驴一般的萧天力,又看了看身旁一脸铁青的萧战,眼地闪过一丝光亮,妩媚一笑,对着一旁的萧家大长老轻轻地说道:“大长老,雅妃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大长老此时能否帮雅妃解答一下?”

大长老听闻雅妃的话,原本有些难看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他也知道,米特尔拍卖场在乌坦城的负责人,对于萧家来说还是比较重视的,毕竟萧家有很多物资都是通过特米尔拍卖场获得的,萧家可不能轻易得罪后者,于是,有些僵硬的对着雅妃露出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雅妃小姐但说无妨,如果可以的话,老夫必定为其解答!”

听闻大长老的话,轻轻一笑:“倒是没什么大事,只不过雅妃比较好奇的是贵家族那个名叫萧忆竹的少年,雅妃自问到乌旦城也有不少的时间了,说句自大的话,整个乌旦城得人雅妃基本上都有个大致的印象,但是对于这萧家的这个少年。。。而且看那个少年虽然有病在身,身体不好,可是似乎也曾修炼了斗之力,为什么他没有参加这次的成人仪式呢?”说完紧紧地盯着大长老那有些枯槁的脸色,不漏掉一丝一毫。

果然,听到雅妃的话,大长老的脸色一抖,有些为难的说道:“雅妃小姐所说不错,萧忆竹虽然身体不好,但却实是修炼过斗之气,而且修为也不低,只不过此人的在我萧家极其特殊身份,而且此人又喜静,所以平日里一直都在后山疗养,家族举办的一些活动也基本不会参加。。。话老夫也只能说这么多了,再说下去,泄露我萧家的机密的,即便是老夫身为长老,也是一样受罚的!”

看着大长老的神色,雅妃就已经知道,他能说出番话已经是看在了特米尔家族的面子上了,不可能再多说了,心里案子的猜测:“这萧忆竹在萧家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居然连萧家的大长老对其也忌讳无比,他会不会就是家族让注意的那个神秘的年轻人呢?”

此时的萧战听闻萧天力那倔强无比的回答,若不是此时乌坦城各个势力的代表都在这里,怕落了萧家的脸面,估计当场就得一巴掌把它劈飞了,看了看之人群中已经被薰儿叫醒的萧忆竹,脸色十分为难,因为早在当年,萧忆竹就和他打过招呼,除非他自己想,要不然的话他不会参加家族中的任何活动,但是此刻。。。

台下,萧忆竹看着为难的萧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身为一族之长,此时却因为外人在场而影响其思考,虽然是在顾忌萧家的脸面,但是要知道,脸面不是别人给的,那是靠着自己的双手一点一点杀出来、打出来的,不得不说,在这一方面,他这个族长做的有些窝囊啊”

旋即,轻轻地起身,将身旁搀扶着自己的熏儿得手拉开,用眼神示意她自己没事,拨开身前的萧家族人,缓缓地走出人群,看着在巨台边上见他出走来有脸兴奋的萧天力,似乎是刚才睡着的时候被吹到了一些风,本来身体就不大好的萧忆竹忍不住的轻咳两声,不理贵宾席上那些探究的目光,轻轻地说道:“我接受你的挑战!!”

看着萧天力和萧忆竹两人走上木台,萧战只得对这二长老萧鹰打了一个准备开始的眼色。

看明白了萧战打给自己的眼色,二长老现实狠狠地等了一眼萧天力,旋即,大声的对着萧忆竹说道:“萧忆竹,萧天力对你的挑战你可接受?”

萧忆竹一脸平淡的看着对面的萧天力,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接受!”

此时场中的众人神色不一,此时那些平日里看萧忆竹和薰儿走得极近而产生嫉妒的萧家少年,虽然平日里因萧家长辈们的警告而不敢露出丝毫不蛮,但是此时,一个个的脸上全都浮现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彷佛已经看到了萧忆竹被痛扁成猪头后被熏儿抛弃的画面了。

至于那些知道萧忆竹手段的,则是满脸的期待和兴奋,等着看萧天力的好戏,其中就以那个曾经被萧忆竹教训过的萧源为,虽然萧源曾经被萧忆竹教训过,但是萧源就是属于那种被宠坏的孩子,本性并不坏,对那些过去的事情,他也没有想过什么报复的念头,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观赏萧天力被萧忆竹教训的样子。。。

场上,萧天力看着萧忆竹一脸的狰狞,宛如看生死仇人一般,没错,他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注意萧忆竹了,当他一脸理所当然的接受着家族长辈们的关怀问候的时候,他们则是暗处累死累活的为了家族长辈的一句夸奖而努力修炼的时候,当他悠闲无比的在紫竹林中惬意的品着香茗看书的时候,他们这些人正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参与着家族中的测试。。。

如此种种的鲜明对比,所以,他恨!!!

这一切都是凭什么!一样都是萧家的子孙,凭什么他萧忆竹能够那么轻易的得到长辈们的关心和问候,凭什么他萧忆竹能够无视族中的族规不参与家族的检测,凭什么他能毫无付出的就得到他们为之平日里为止无比努力却还得不到的一切!!!

凭什么!!!

PS:(两千字奉上,大家收藏的收藏,还有鲜花的送鲜花啊~~~~有啥来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