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那是未来新娘子才能干的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十二章那是未来新娘子才能干的事

一个月的时间,缓缓而过,在这一个月中,萧忆竹将适合现在萧族,哦,错了,应该说萧家,适合现在萧家的功法和斗技归纳和整理了出来,其中各属性玄阶功法斗技共三四十部,地阶功法斗技九部,包括一些极为罕见的特殊功法,列如:

苍雷决:地阶中级顶级功法,雷属性功法,修炼此功法初期会在丹田处凝练出一颗苍雷珠,通过苍雷珠吸收游离在天地中的各种狂暴的雷霆之力来淬炼身躯,当天雷珠修炼到高深之处堪比地阶巅峰功法如果实在雷霆交加的阴雨天与人交战,战力飙升,甚至是可媲美天阶功法,化一方雷霆。

苍雷战法:地阶高级,苍雷决的配套斗技,大开大合走起刚猛套路,其中包括了身法,掌法,拳法,单独拿出,全部可与地阶低级巅峰斗技相比,融会贯通后,在战斗中可保持高频率的爆发,其大开大合之势极适用于群战。

苍雷灭却:地阶高级,苍雷觉配套斗技,将通过天雷珠提炼后的苍雷斗气按照独特个经脉路线运行最后汇聚到手指,牵引天地中的雷霆之力进行高密度的压缩最后释放,高密度的苍雷有着极为强大的穿透力和媲美闪雷的速度。

枯荣决:地阶巅峰,上古残卷,经过当年萧族那些有着大智慧的长者修改演变成如今的地阶巅峰功法,通过修炼,木属性功法在其体内演化树木一岁一枯荣,生死交替,生生不息的轮回,让修习此功法的人有着极强的生命力和斗气恢复速度,基本上就是打不死的蟑螂,因是残卷所以没有演化一方天地能量为枯荣之力的法门,虽可媲美,但却依然有着瑕疵和差距,无缘于天阶。。。

虽然这些特殊功法没有位列天阶,但却因为其特殊性同基本上就是同级无敌,战斗意识强大地话绝对可跨级甚至跨阶战斗,只是这些功法非那些有着大毅力与一颗强者之心的人不能修炼,所以在藏书阁中都是单独放置,周围都被萧忆竹亲手设下了试炼之用的禁制。

这些功法都是当年萧族遗留下来的底蕴之一,每部功法都有其独到之处,萧忆竹心里很清楚,一部契合自身的低阶功法修炼起来未来的成就远比强行修习那些高阶却不契合的功法要来得高,为了让萧家族人找到契合自己的功法,萧忆竹全部施加了禁止,如果选择功法之人与其功法契合那么便感觉得到功法上的禁制对契合之人发出的感应,这种禁制,只有在远古时那些极其强盛的各大势力才会拥有,是专门为门人弟子挑选功法的一道禁制,就连当年的萧族,也是无意中才得到的。。。

今天,是萧家的成人仪式,一个家族想要经久不衰,最重要的便是活力,而活力的来源,便是家族的年轻一辈,每个家族的年轻一辈的成就,都代表着这个家族在未来的成就,通过成人大典挑选出家族中年轻一辈的强者,加以培养,让其成为这个家族未来的新鲜血液,是每个家族传承下去的根本。

因此,成人仪式,是各个家族都极为重视的大日子,萧家,同样也不例外。

作为乌坦城的三大家族之首,萧家的成人仪式自然引来了城中各方势力的关注,一些与之交好的势力,更是直接应邀参与了成人仪式的举行。

熏儿陪着萧忆竹坐在大树的阴凉之下,凉风习习,温良舒适,轻轻的挽着萧忆竹的臂弯,看着萧忆竹那清秀至极的脸庞,虽然病恹恹的,却给人一种极为温暖的感觉,轻轻的笑着,一双眼睛眯成了月牙状。

“平日里忆竹哥哥,似乎总是悠闲地躲在紫竹居,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参加的,今天怎么突然有兴致来看家族的成人仪式了?”

用那宛如淡紫色琉璃般通透无暇的眼眸轻轻地看了眼身侧的女孩,嘴角扯出一抹暖人心脾的微笑,并没有回答,微眯着的眼睛,望向远处场中那巨大的台子,台子由巨木所铸,是此次为了举办成人仪式而特意建造的场地。

目光在空旷的台子上扫了扫,旋即,看向台下那嘈杂的人群,有些无奈的道:“人还真多。。。”

看着萧忆竹那有些后悔的脸色,知晓他喜静的薰儿顿时有些幸灾乐祸的轻笑了出来。

笑声刚出口,便察觉了萧忆竹望向自己拿似笑非笑的目光,可爱的吐了吐xiang-she,赶忙闭上了嘴巴,看到远处的萧炎,秋水般的眸子中不易察觉的闪过一抹淡金色的光芒,有些意外的看着萧忆竹娇笑道:“想不到一个月不见萧炎哥哥居然到八段斗之气了,还真是快啊!”

听到薰儿的笑声,萧忆竹也将目光转向了人群中的萧炎,淡笑道:“是啊,小炎子本就有着旁人无法比拟的天赋,如今那困扰了他三年的烦心事已经消失了,三年的嘲讽加上天赋失而复得之后一定时倍感珍惜,所以现在的他比之三年前那个骄傲的天才,将走的更远,更高。”

熏儿听到萧忆竹对萧炎的评价,用一种带着探究的眼神看着萧忆竹:“虽然萧炎哥哥很令人感到吃惊,但是薰儿更想为好奇地是之前仅凭一声冷哼便将云岚宗那位位列七星大斗师之位的葛叶震得重伤吐血的忆竹哥哥究竟到了哪一步。”

看着薰儿那带着探究的目光,萧忆竹尴尬的抹了抹鼻子,笑而不语。。。

让一旁的熏儿看得直直咬牙,恨不得扑上去咬上两口,每次问道他有关他实力一方面的问题总是笑呵呵的就是不说话。

看着熏儿那咬牙切齿地小模样,萧忆竹赶紧转移话题,对着熏儿有笑眯眯的说道:“忆竹哥哥记得当初刚刚突破封印那阵子晚上总是有人偷偷地潜进紫竹居中,用一种比较精巧的手法和那不雄厚的斗之气,温养我的经脉与骨骼,知道累的气喘吁吁的时候才肯离去,熏儿,你说那是谁啊~~~”

在萧忆竹身旁轻轻挽他的熏儿,心中仿佛装了一只小鹿似的,砰砰乱跳,脸色绯红的低下头,不敢看萧忆竹,用着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呐呐的说道:“薰儿怎么知道,那时候熏儿还什么都不懂呢。。。再说都这么多年了,谁还记得。。。”

看着打定主意将鸵鸟精神发挥到极致的熏儿,萧忆竹看着人群用一种带着玩味的语气怪笑着说道:“虽然忆竹哥哥是个男的但是也不是任人随便看,随便摸得,毕竟当初忆竹哥哥的可是打算只让自己未来新娘子干的,怎么着也不能那么便宜了那人吧,你说对么,熏儿~~。。。”

熏儿闻言小脑袋低的更深了,不言不语,此刻小脸上的温度估计都能用来炒菜了。。。。。。

(各位大大,求花花~~~~~~~~评价~~~~~~~收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