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局势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看着一脸震惊的药尘,萧忆竹抚摸着黑色巨鼎,轻声说道:“承寒宝鼎,高八尺八寸,三足两耳,通体粗糙却极为厚重,其鼎以无数万年寒铁精炼而成,坚固无比,据说,他是天地间可考证的最早的鼎之一,远古之时,不少帝品丹药都是通过它才炼制出来的。。。”

一旁的萧炎看着自己老师听完萧忆竹的讲解后眼中那狂热的近乎朝拜的神色,有些不解。

其实也不怪萧炎,毕竟此时的他还没有真正的成为一名炼药师,无法理解承寒宝鼎对于炼药师一脉的意义,就好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即便是一位斗帝站在他身前,估计他心里也只是把这位斗帝当做一个比较特别的大人罢了。。。唯有他在成为斗者的那天,他才可能才会狂热地想到,那是传说中的斗帝。。。

此时的萧炎,就相当于那个小孩,而承寒宝鼎就是那个斗帝,在他眼里根本就没有那种逻辑,只有他当他真正成为一名炼药师的时候,他可能才会理解今日药老的激动。。。

这时,平静下来的药尘看了眼萧忆竹,继而看向了在鼎中被火焰煅烧的模糊事物,一脸的好奇与疑惑。。。

“你。。。这传说中的宝鼎,它怎么会在你的手上。。。而且里面究竟是什么居然要用承寒宝鼎来煅烧?”

萧忆竹看着一脸好奇的药老轻轻一笑,袖袍一挥。

“蓬”的一声,承寒宝鼎那巨大的顶盖飞了起来,里面那紫黑色的火焰也缓缓的熄灭,露出了那一直被煅烧的事物。。。。。。

伸手一招,飞到了萧忆竹的手中,萧炎和药尘赶忙上前观看。。。

那是一把笔直的极其纤细怪异长刀,刀身宛如黑色琉璃一般,通透无暇,长约三尺三寸,宽为一寸,薄如蝉翼,刀柄一尺,没有护手,刀尖处宛如被斜着折断一般,刀身除了刀刃外布满了淡紫色的古朴花纹,宛如一件绝妙的工艺品一般。(嘿嘿,大家应该猜到了哈,唐刀)

手上那枚淡紫色的纳戒紫光一闪,承寒宝鼎便被收到了纳戒中。

同时,一把同样笔直的刀鞘出现在萧忆竹的左手中,“咔”的一声轻轻地将长刀收入鞘中。

萧炎看着萧忆竹一脸的怪异,虽然他不知道那所谓的承寒宝鼎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但是有一点他可以发誓,那就是绝对不会是用来打造兵器的。

而药尘更是在心中近乎呻吟的说道。

“我的天,这斗气大陆上居然还有如此的奇葩,如果被别的炼药师知道,他们心中的圣物被他当锻炉一般使用和糟蹋,不知道会不会和他拼命啊。。。”

无视了两人那怪异的表情,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茶,悠闲地喝了两口,对着药尘和萧炎有些感慨的说道:“小炎子,过阵子我可能要出去一趟,到时候我会把我萧族当年的一些高级功法斗技撰写出来,我能感觉得到,现在的斗气大陆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暗地里早已暗流汹涌了,现在的萧族必须尽快的提升实力。。。”

“至于药老先生,小炎子就请您多费心了,既然你已经收他为徒,那我想您那里就应该有着适合他的功法,所以我就不给他我萧族的功法了,若日后小炎子修炼缺什么资源的话,药老先生尽管说就是了。。。”

“呵呵,小友放心便是,老夫既然收萧炎为徒,那定然会竭尽所能的教导他。。。”

听出了萧忆竹语气中的那股莫名的沉重,药尘拱了拱手严肃地说道。。。

PS:(思路不通,只有这一张了,希望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