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开导与炼药师的诱惑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蔚蓝的天空中云卷云舒,懒懒的随风飘动,温暖的阳光洒落在一片茂密的紫竹林中,在阳光的映照下,一根根清雅脱俗的紫竹,撒发着宛如温玉一般的淡紫色光晕,竹叶的沙沙声中,种满了生命的气息,让人感觉无比的舒适和惬意。

自主居前的院落中央,摆放着一张紫竹做成的八仙桌,旁边一名十五六岁紫黑色长发披肩,身着月白色劲装长袍,外罩一袭略显宽松的黑色纱衣的少年(想不出来的请稍微参考谢霆锋扮演的花无缺),轻轻地躺靠在一张摇椅上,静静的翻看着一本早已泛黄的书籍,是不是的拿起桌上的茶杯浅尝几口,有些病恹恹的清秀脸庞上闪过一丝慵懒,察觉到门外的动静,合上书,轻轻地打了一个哈欠,看着门外,清秀的脸上浮现一抹轻笑。

“你这妮子,既然来了,进来就是了,还拉着人家小炎子在外面陪你站着,而且,小炎子也有几年没来了吧,随便坐吧。”

“还不是看忆竹哥哥看书看得这么入神,不忍心打扰你呗,当真是好心没好报”熏儿皱了皱琼鼻。

说话间一紫一黑两道身影走进了院子,萧炎听到萧忆竹的话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在院子里扫了几眼,看着薰儿走到萧忆竹身后帮萧忆竹轻轻地摇着摇椅,在八仙桌旁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

淡紫色的茶水散发着竹子的清香,淡雅而清新,香而不腻。

举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萧炎有些陶醉的感叹道:“你这紫竹茶可当真是百喝不厌啊,还是你这好,看看书,品品茶,累了就在院子里睡个午觉,没有一点那些乱七杂八的烦心事。”

说着,眼中闪过了一丝苦涩和自嘲。

萧忆竹和萧薰儿敏锐的捕捉到了,但是熏儿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求助般的看向萧忆竹,对萧炎这个从小到大一直在她面前扮演着大哥哥角色得人,她实在找不出什么能够劝慰他的话了,所以今天带着萧炎一起来找萧忆竹,除了有两天没来找他外还有一方面就是希望这个平日里萧家最神秘的人能够帮助或开导一下萧炎,毕竟他。。。。。。

感受到熏儿的目光,萧忆竹看了一眼萧炎,将目光缓缓落在了萧炎握着茶杯的右手上,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小炎子啊,是你的,终究是你的,谁也得不到谁也抢不走。”

熏儿看着完萧忆竹的话之后若有所思的萧炎,心里想着一种可能,看了看悠闲地躺在摇椅里的萧忆竹,低头问道:“忆竹哥哥,你是说萧炎哥哥无法凝练斗之力不是天赋问题,而是别的原因,而萧炎哥哥只是在现在这一段时期里无法凝练斗之力,只要过了这段时期,会有能够恢复的一天,熏儿说的对么?”

萧忆竹对薰儿露出一个微笑,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摇了,然后缓缓起身,知道他身体不好的熏儿刚打算上前搀扶,便被萧忆竹用眼神拒绝了,走到院中的紫竹前,将手抬起,月白色的衣袖和轻柔的黑纱滑落而下,露出那能令女人都嫉妒的皮肤,轻轻地放在身前紫竹的竹身上,缓缓的抚摸,感受着那宛如温玉一般的触觉淡淡的出声道。

“小炎子,我只送你一句话‘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治?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说完,不再理会在哪静静思考的两人,走进屋内。。。

半晌,两人回过神来看萧忆竹已经进屋去了,相视一笑。

“萧炎哥哥,既然忆竹哥哥去休息了,咱们也会去吧,忆竹哥哥身体不好,就别打扰他了。”熏儿对萧炎微微笑着说道。

“呼,走吧,呵呵,忆竹大哥就是忆竹大哥啊,听君一席话,胜读三年书”

缓缓吐出一口气,像是把三年来的苦闷全都吐了出来。

淡淡的笑声中让薰儿也放下了三年来心中的担忧。

两人结伴缓缓的走了出去,下午暖暖的阳光将这对不是兄妹却胜似兄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屋内,盘坐在chuang上在自己的感知中,知道两人已经离开的萧忆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随意的扫了扫身前那燃烧着紫黑色火焰的巨大鼎炉,仔细观看便能发现在火焰中隐约的包裹着一把纤悉的刀体,淡紫色的眼眸里充满了笑意。

“萧炎,他日必成大器。。。至于古族的小妮子么,既然这几年发现你对萧家没有什么恶意,那么我就不追究古伯伯把你送来萧家的意图了,你这个间谍史上最小的小间谍,呵呵。。。。”

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眼眸里的笑意更浓了。。。

————————————————————————————————————————————————————————————————————————————————————————

晚饭过后,萧家后山的一处山壁上,平静的面对着对面泛着迷雾的崇山峻岭,那里是加玛帝国的魔兽山脉。

“呵呵,实力啊,没有是实力一坨屎都不如,好歹没有人会去踩它。。。”

萧炎平静地想到,虽然下午听了萧忆竹的一番话,心里想开了很多,可是再回去的路上碰到那些萧族子弟的嘲讽,依然让人愤怒无比。

会想你那一声声嘲讽,萧炎的左手紧紧的抓在了身旁的岩石上,连手被尖锐的岩石划破都没有感觉到疼痛。

“这样的耻辱,我不再受第二次。”平淡却嘶哑的声音给人一种坚定的感觉,宛如在宣誓一般。

“嘿嘿,小家伙,看来你遇到困难了啊,需要帮助么”一声苍老的怪笑生传进了萧炎的耳朵。

萧炎眼神一变,锐利的眼光在四周飞快的扫视,却发现四周光秃秃的一片,什么人都没有。

“嘿嘿不要再找了,我在你手上”当萧炎以为是错觉的时候,怪笑声再次毫无边际的传出。

瞳孔猛地一缩,将实现停留在右手的…黑色戒指上。

“你是谁,问什么在我的戒指中,你的目的是什么?”

萧炎沉默片刻,冷静的问出了关键的问题。

“我是谁你就别管了,不过我得先谢谢你这几年的供奉啊,嘿嘿”

苍老的声音传出。

“供奉?!!”萧炎茫然地喃喃道,随即猛地想到自己这三年来的遭遇。

“是你,我说我明明感觉到能斗气但是吸进体内的时候总是会诡异的消失,原来是你在搞鬼!!!”随即萧炎脸色们的阴沉下来,森寒的字眼从萧炎的嘴中一个一个的蹦了出来。

“嘿嘿,别生气别生气,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我滚你大爷的!”得知了罪魁祸首便是自己一直佩戴的戒指,就算是冷静沉稳的的萧炎也宛如疯子一般猛地将其脱下,对着眼前的山间们的扔了出去。

但是刚一脱手,萧炎便后悔了,因为那枚戒指是萧炎死去的母亲唯一留给他的东西了,可是…

失神的盯着眼前深不见底的山涧,清醒过来的萧炎懊恼的拍了拍额头:“太莽撞了,太莽撞了…”

转过身,眼神一愣,手指惊颤的指着身前的东西。。。

刚刚被萧炎甩下山涧的戒指此时诡秘的悬浮在半空中,最让人震惊的是,戒指的上空:还漂浮当着一道苍老的身影。。。

“嘿嘿,小娃娃人不大火气倒是不小”眼前的老者笑眯眯的盯着萧炎,开口说道。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的声音中,压抑着怒气:“老家伙,既然你躲在戒指之中,那么也应该知道,因为你,给我带来了多少嘲骂吧?”

“可在这三年的嘲骂中,你成长了不是?你认为如果是在三年之前,你能拥有现在这般的沉稳和心性么?”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老者淡淡道。

眉头一皱,萧炎心情也是逐渐的平复了下来,在暴怒完毕之后,欣喜随之而来,既然知道了斗之气消失的原因,那么现在,他的天赋,定然也是已经归来!

只要一想起终于有机会脱去废物的头衔,萧炎的身体,此刻几乎犹如重生般的舒畅了起来,面前那可恶的老头,看起来,也并不太过讨厌了。

有些东西,只有当失去了,才知道它的珍贵!失而复得,会让人更加珍惜!

轻轻舒展了一下手腕,萧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仰头道:“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不过我想问句,你以后还想依附在戒指中吸取我的斗之气?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劝你还是另外去找宿主吧,我养不起你。”

“嘿嘿,别人可没有你这么强大的灵魂感知力。”老者摸着一锊胡须笑了笑:“不过,既然我选择了出现,那么以后在未得到你的许可之前,自然不会再吸收你的斗之气。”

“小家伙,难道你不想变强么?”打定主意不再和眼前的老者产生交集的萧炎,听到老者令人心动的话,心脏忍不住的跳动了几下。

“你认为,恢复了修炼天赋的我不能自己修炼么?”萧炎缓缓的吐了口气道。

“嘿嘿,可是如果我能让你成为一名炼药师呢?”老者那带着YouHuo的怪笑声让萧炎猛地停住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