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天凰精髓,等价交换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凤清儿白净的俏脸上闪过一丝挣扎,随即渐渐平静。

“撕拉!”

凤清儿的玉手一动,束在其腰上的一根七彩丝带就被其迅速抽离,“啪嗒”的一声轻响,长袖飘飘的七彩裙袍就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一具洁白如羊脂玉一般凹凸有致的曼妙躯体,瞬间就出现在了萧炎眼前。

“那...这个条件如何?”

凤清儿语调微颤道。

刚刚还在低头沉思凤清儿能够拿出什么东西给自己的萧炎,闻言一抬头一脸懵逼地看着一脸娇羞的凤清儿。

这...这咋还脱上了呢?

嗯,不过这清儿师妹身材倒是完美,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每一寸比例都是刚刚好。

颜值上嘛,脸颊略显削瘦,完美的瓜子脸,再配上那对紫褐色的宝石双眸,令得凤清儿看起来就犹如哪个帝国之中的公主一般,美丽而圣洁。

只是她那圣洁的气质和赤果果的曼妙胴体放在一起,却是有一种异样的亵渎之感,足以令血气方刚的成年男子为之疯狂的。

一秒、二妙、三秒......

就在萧炎臭不要脸地打量着凤清儿身材的时候,凤清儿的俏脸上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充血,红都能滴出血来一般。

到底凤清儿还是一位未经人事的处子,哪能经得起萧炎这位经过彩鳞小姐姐调教过多次的老司机,如此目光灼灼地肆意观看呢。

“该死的!这个臭家伙到底有没有见过女人啊!师尊不是说他身边常年有几个姿色绝美的美人随侍在身边的嘛,难道都是假的?”

“不应该啊,我在斗圣遗迹见到那位实力为二星斗尊的御姐,一看他们二人关系就非同一般,一直眉来眼去的,哼!”

心中已经快要哭了的凤清儿贝齿轻咬,默默吐槽着。

白嫩娇躯已经开始微微颤抖,红晕从脸部慢慢跨过修长的脖颈向身体上扩散。

三十秒、三十一秒、三十二秒......

已经处于放空状态的萧炎看着凤清儿那逐渐向周身蔓延的粉红,这才反应过来都这个时候了,他刚刚居然可耻地走神了!走神了!!!

不对呀,这凤清儿这厮是想占他的便宜啊这是!

她把衣服脱下来的意思,那不就是想用她的彩裙换他的天凰精髓嘛?

这破裙子...好吧,他承认这裙子是怪好看的,但是他一个男子要她凤清儿裙子干嘛?神经病吧这是!他萧炎又没有女装癖!

呵呵,用一条好看的七彩长裙就想换走他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天凰精髓,把他萧炎当猴耍呢?

缓过神来的萧炎顿时就反应过来了,所以他离奇地愤怒了。

“啪!”

萧炎猛地一拍桌子低喝道:“清儿师妹,你把我萧炎当什么人了?快点给衣服穿上!”

“啊?嗯?哦哦哦,我这就穿,我这就穿。”

同样处于放空状态的凤清儿被萧炎这一声低喝吓得猛地一个机灵,下意识地就按照萧炎的吩咐就去做了。

看着凤清儿慌慌张张穿起七彩裙袍的样子,萧炎心中不由得得意一笑道:“小样,看你慌张的样子应该是阴谋被我给识破了吧?呵,天真,还想侮辱我萧炎的智商。”

当凤清儿将腰上的七彩丝带再次束紧的时候,她才想起了萧炎刚刚好像根本没有给她任何答案。

靠!那刚刚老娘的身子不是让他白看去了么?!!

萧炎这个看似忠厚老实的贱人呐!

凤清儿心中的一个小人正在默默无语望天。

“萧炎师兄,那天凰精髓......”

心情异常沮丧的凤清儿弱弱地开口道。

“清儿师妹,你这是误会我了,我萧炎是那种人嘛?那份天凰精髓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萧炎摆了摆手,随即一本正经地答道。

“师兄的意思是?”

凤清儿猛地抬起头笑靥如花道。

“你用天凰精髓提纯体内血脉和提升实力之后,必须击败九凤那个最热门的天妖凰一族未来族长候选人,取代他的地位,积极谋取未来族长之位。”

“利用你的影响力干涉天妖凰一族的判断和行动,直至你未来真正登上族长之位时和我们四方阁彻底结盟。”

萧炎缓缓站起身,目光如炬地看着凤清儿一字一句道。

直到萧炎讲到这里,凤清儿这才彻底确认萧炎刚刚真的对她没有什么企图,她不由得为自己刚刚错怪他而感到内疚。

“如您所愿,少阁主大人。”

凤清儿强压住内心的激动,躬着身对萧炎深深一礼道。

“不,你应该称呼我为萧炎师兄。”

萧炎对凤清儿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道。

“是,清儿见过萧炎师兄。”

凤清儿从善如流地微微一笑道。

“喏,这便是我当日在斗圣遗迹中从那具完整的天凰遗骸之中,所提炼出的所有天凰精髓了。”

萧炎手中的纳戒光芒一闪,一只几近透明的特殊玉瓶就出现在了萧炎手中。

透过那几近透明的瓶壁可以看到,玉瓶之中装满了大半瓶的青银之色的粘稠液体,这粘稠液体在微微蠕动着,仿佛依旧具有生命力一般。

即使隔着很远,又隔着一层瓶壁,但是凤清儿依旧能感受到那玉瓶内那团青银色的粘稠液体之中所蕴含的澎湃生机和能量。

自从这只透明玉瓶开始,凤清儿的一双凤眸就再也没有从其上离开过了。

她体内的天凰血脉在躁动、在不安、在沸腾,她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传递给她一种饥饿的信息:吞了它!只要吞了它,我们就能吃饱了!

“没错,这就是一位天凰大人的骨骼精髓了,这就是了。”

强压下体内血脉躁动的凤清儿眼神有些迷离地喃喃道。

“那么,它现在就是属于你的了。”

萧炎将这只玉瓶放在凤清儿的掌心,微微一笑道。

“属于我的了......”

凤清儿轻声重复了一句,纤手悄然攥紧掌心的玉瓶,看向萧炎的眼神也愈发迷离。

“去吧,清儿师妹,雷尊者还在大殿等你。”

萧炎挥了挥手道。

“嗯,萧炎师兄,我会记住我的承诺的。”

凤清儿深深地看了一眼萧炎后,随即推门离开。

“吱呀!”

“嘭!”

房门推开、合拢,房间再度恢复了往日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