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药尘这厮凉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咳咳,玄空子不要着急嘛。其实不是我不想说,是萧炎那个小家伙不让我说啊。”

看着露出真火的玄空子,药老连忙柔声安抚道。

“为什么不能说?难道这其中还藏着什么秘密不成?不对,你先提示我一下这丹药的作用吧,你说下作用我大概就能推测出它到底是什么丹药了。”

玄空子决定换个方向问问。

作为丹塔三巨头之一,这一点炼药上的基本功他玄空子还是有的。

“作用嘛?这正是炎小子不想你们知道的地方。”

隐身于虚空之中的药老面色异常古怪道。

他动身之前萧炎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千万不要让丹塔三巨头知道他炼制的具体是什么丹药,不然他的脸可就全都丢光了。

想他萧炎也是个要面子的人,是吧?

他药尘要是敢说,萧炎就敢在他面前自杀!

天见尤怜,药老可就萧炎这么一个宝贝弟子,可得把这个秘密守住喽。

至于丹塔三巨头为何不知道这天魂融血丹呢?

前面说了这是美杜莎一族为了提高本族后代血裔潜力,而秘密开发出来的一种秘药。这种秘法历代除了他们本族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老之外,恐怕也只有他们请来炼丹的炼药师们知道了。

前前后后一共有几位炼药师去过蛇人族呢?去过以后又将这个消息传开的几率又有多大呢?

而因为蛇人族资源稀缺的原因,他们炼制上等秘法天魂融血丹的机会又极少,所以流传出去的可能性极小极小。

另外,斗气大陆上的魔兽一族数量百族都不止,要是每一个魔兽族群蹲在老巢里秘密研制出一种秘法,丹塔三巨头就得知道的话,那他们还不得累死嘛。

那恐怕他们三巨头平时也不用干得别的事情了,就组团去中州南域南端的兽域挨家挨户地拜访每一个魔兽族群吧。

一见面就问:“嗨!你们有秘药嘛?就是那种...嘿嘿,你快别装了,老哥,我们都懂,快拿出来吧...嘿嘿......”

怕不是三巨头在兽域呆个三天就得暴毙哦,就他么你们话多!

“这么说来,药尘你是不打算说了是吧?”

玄空子沉声道。

“打死我也不说,我要对得起萧炎对我的信任!”

药老铁骨铮铮地回道。

“哼哼,药尘你这是你逼我的。”

玄空子冷冷一笑道。

“喔唷,玄空子你还敢跟我动手不成?不是我吹,我是斗尊的时候你赢不了我,我如今都斗圣了你就更赢不了我了。”

药老表示他笑看玄空子这个扑街扑街毫无压力。

“药尘你可是真是天真啊,有时候武力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啊。”

玄空子神情有些诡异道。

“不是武力,那难道是?”

药老心中的灵觉在疯狂跳动着,那种剧烈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了。

多久了,自从他进入斗圣境以来,多久没有遇到这种危险的感觉了!危机究竟来自哪里呢?

“呵呵,玄衣该你出马了。”

玄空子幽幽一笑道。

药老:“!!!!”

“药尘,如果你以后还要见到我的话,最好在三秒之内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给我说出来。不然的话,呵呵,你就以后直接就搬去花宗跟你的玉儿过去吧,不要来见我了。”

玄衣雍容一笑道。

药老听完离奇地愤怒了,从来、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威胁过他,就是魂殿的大殿主也不敢。如今居然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就敢这样说了,他药尘......

“萧炎睡了一个美杜莎女王,他骗人家的身子以后为了对那个女人表忠心,就打算炼制一枚天魂融血丹送给美杜莎。天魂融血丹其实是美杜莎一族用来提升血脉后裔潜力的秘药,是的,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样,你们也可以称呼它为安胎药。”

药老语速极快地答道,说完就痛苦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炎小子,原谅我吧,为师自知罪孽深重。但是为了为师未来能够左拥右抱的幸福,你稍微地牺牲一下自己的名誉吧!拜托了!”

药老心中凄惨地哀嚎道。

“萧炎居然在三十年一次的中州丹会上,在这么隆重的场合炼制一枚安胎药??”

玄空子听完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才是真正的猛士啊!吾辈楷模啊!”

天雷子听完怅然地一拍大腿道。

“原来他是在为自己的伴侣炼制一枚安胎药啊,真可好啊。”

玄衣彻底地迷醉了,整个脸部表情都变得痴痴的。

“嗯,是吧?你们也觉得炎小子这人太不着调了吧?我也觉得炎小子这厮极其不靠...呃,等等,你们说什么???”

药老说着说着忽然感觉好像哪里不对一样。

“天雷子,药尘这厮已经凉了。”

玄空子一声嗤笑道。

“是啊,即使我没有夫人,我也知道今天药尘这厮是彻底凉了。”

天雷子老实不客气地点了点头道。

“药尘,来,你来说说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萧炎极其不靠谱?难道萧炎为他的伴侣亲手炼制安胎药不好嘛?”

“你的意思是不是如果等将来我们也有了孩子,你也会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为我炼制安胎药而感到羞耻?你既然这么不喜欢我,不喜欢我们的孩子,那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在一起呢?”

玄衣一双修长的柳叶眉微微眯起,声音异常轻柔道。

却说虚空之中听得浑身毫毛炸起的药老,这都快被吓哭了。

“我不是,我没有,我没说。”

“不是,玄衣,你听我解释啊!天地良心啊,我是真没有这个意思啊!你千万乱想啊啊啊啊!!!”

药老疯狂地摆手解释道。

这他么都什么跟什么呀?

明明是萧炎这个臭小子要炼制一枚安胎药,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又如果你怀孕了,又如果我为你炼制安胎药,又我不爱你跟孩子的......

我们现在哪来的孩子???

这他么都什么跟什么呀!

“哼!我不想听!你走吧!”

玄衣一摆袖袍冷哼道。

“哎呀,天雷子,你看那位炼药师的控火手法可正不错呀!”

玄空子随意地指了指下方的一位炼药师感叹道。

“谁说不呢?可真是一个棒小伙!极其漂亮的手法!”

天雷子看也不看立即点了点头道。

药老:“我?!!!”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44或搜索热/度/网/文,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