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万剑诀,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轰!”

两个同体量的庞大能量光柱在天空中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双方的能量在急剧消耗着,连空间都狠狠地颤抖起来。

“噗!”

在微微僵持片刻后,蔚蓝色的剑芒终于磨灭了乌黑光芒,剑芒略微黯淡的蔚蓝大剑没有停留,继续对着半空的凤清儿当头斩下。

“既然你最擅长使剑,那我打飞你的剑,看你还怎么跟我打。”

镇定自若的凤清儿伸出自己的玉臂,一根修长的玉指再度点向了那道势头不减的蔚蓝大剑。

“妖凰圣像,镇!”

又是一道足足十丈长的乌黑光芒被急速凝形而出,带着一股恐怖的力道冲向了光芒黯然不少的蔚蓝大剑。

就在黑芒即将接触蔚蓝大剑的那一刹那,黑芒陡然转向,一个横击就从下方攻向了蔚蓝大剑。

“嘭!”

锐气已失的十丈蔚蓝大剑瞬间被击碎了剑芒露出了其中半丈长的剑身,剑身被一股巨力甩向了高空。

“师兄,你一个剑修剑没了,我看你怎么跟我打!”

凤清儿微微一笑道。

“咻!”

击碎剑芒的乌黑光芒在凤清儿手印控制下,急速地扫向了地面上的唐鹰。

“师妹,下次不要再对一位剑修说这样的蠢话了。”

唐鹰默默地摇了摇头道。

“什么?”

凤清儿顿时一阵惊觉。

“万剑诀!”

唐鹰忽然闭上了双目低喝道。

“铮!铮!铮!”

无双柄剑器轰鸣声骤然在这片天地响起。

“嗯,在天上?!!”

凤清儿凭着出色的感知力霍然抬头看向了天空。

只见高空之上上百柄一模一样的蔚蓝大剑垂直指向地面在缓缓震荡轰鸣着,而蔚蓝大剑的数量还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继续增加着。

一百柄、二百柄、三百柄......

如此庞大数量的大剑聚集在一起,那冲霄的剑气让整片天域的云层都纷纷避散开来。天彻底放晴了,只是又有一片巨大的阴影撒向了地面。

而正对于锁定范围正中央的凤清儿,其脑海中的灵魂力量更是在疯狂地跳动着,危险,大危险!

“这就是万剑阁的至高奥义万剑诀嘛?!!”

瞳孔骤然一缩的凤清儿面色突变道。

“该死的!你这个老家伙怎么连万剑诀都交给了唐鹰了!”

高台之上的雷尊者霍然起身道。

“唐鹰是我的亲传弟子,没有意外的话,他就是我万剑阁的下一任阁主了。这万剑诀我不教给他还能教给谁?”

剑尊者一脸委屈道。

““万剑齐发,罡气纵横。剑气所向,地裂天崩”的境界,唐鹰他修到了吗?”

风尊者探过身满是好奇道。

“没有,他才修到哪里。他踏入斗皇境开始,我才将这万剑诀教给他,前后修炼还不到两年。要想将万剑诀修炼至最高境界,至少得等他踏入斗尊境界再说吧。”

剑尊者摇了摇头道。

“也罢,他就是修了也不一定能赢了清儿。”

雷尊者坐下气哼哼道。

风尊者和剑尊者对视了一眼笑了笑没有说话,视线再度投向了场上。

察觉到危险的凤清儿纤手一扬就果断散去了对那道黑芒的控制,双手陡然合拢再度结印道:“圣像妖凰钟!”

原本处于静止状态的黑凤虚影骤然飞去向了下方长袖飘飘的凤清儿,巨大的双翼一合就将凤清儿拢了进去。

“嗡嗡嗡!”

一团刺眼的光芒猛地从黑凤虚影内爆发而出,光团开始急速蠕动,一个体型巨大的怪异黑钟出现在了原地。

“师兄,这圣像妖凰钟乃是我族最为高深的斗技之一。如果你能破了我这圣像妖凰钟,我就拱手认输。”

凤清儿清脆悦耳的声音从黑钟内传了出来。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唐鹰眼皮微垂道。

“万剑诀,临!”

唐鹰陡然张开双臂猛地向下一挥低喝道。

“铮铮铮!”

在高空不断震荡的近千柄长剑剑身陡然猛地一颤,随即便剑芒如雨直落般地向地面垂直落了下来。

“圣像妖凰钟,镇!”

随着凤清儿的一声娇喝,这怪异黑钟开始急速旋转起来,无数道黑芒从钟体内暴涌而出。

“咻!咻!咻!”

近千柄长剑带着如龙般的剑气射下了半空的那口大钟。

“嘭!嘭!嘭!”

剑雨还未抵达地面,被剑气笼罩的由银木制成的银色广场上已经爆出了一道又一道裂痕。

就在众人满怀期待的眼神中,剑雨与黑钟轰然相撞在了一起。

“铛!铛!铛!”

急速旋转中的大钟表面不断地发出金铁交鸣之声,这刺耳的音波就是一些斗王强者都难以忍受。

由近千柄长剑组成的剑气长龙在碰撞中急速地消耗着,眼看着不动如山的黑钟还是没有一点颓败的迹象。

“快一点,再快一点。”

唐鹰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攥紧了双手情不自禁地喃喃道。

“咚!咚!咚!”

表面已经尽是坑坑洼洼的黑钟早已经停止了旋转,而其发出的声音也愈发沉闷。

“咚!”

当最后一柄长剑不顾一切地射向黑钟的时候,黑钟依旧不动如山!

“呼!”

唐鹰陡然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对最后那一柄剑伸出一招。

“咻!”

蔚蓝大剑重复回到了唐鹰的手中。

“嘭!”

看起来异常破败不堪的黑钟骤然化作无数个光点消散在空气之中,一道被七彩裙袍包裹的曼妙娇躯浮现在众人的眼前。

“咻!”

唐鹰身体笔直地手持长剑对半空中的凤清儿灵活地挽了一个剑礼,冷峻的面庞上居然露出了一抹微笑淡淡道:“师妹,这一局是你赢了。”

随即唐鹰就将长剑往半空中一掷,长剑就漂浮在半空中,唐鹰脚尖轻轻一点地面就灵活地落在了长剑上。

“师妹,告辞了!”

唐鹰对凤清儿淡淡地一点头,随即袖袍一挥,脚下的长剑就如出弦的长箭一般对着高台之上暴射而去。

那身形好不飘逸、潇洒。

落回地面的凤清儿呆呆地看着唐鹰远去的背影,心中的情绪却是异常得复杂。

“明明是我赢了,为什么我却总感觉输的人是我呢?好气啊!!”

一口郁气憋在胸口的凤清儿愤愤地想道。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