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母亲走了 薰儿来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早在刚出生的时候,他便发现自己的母亲身体异常的孱弱,又经历了生产这一大关,身体更是几乎接近油尽灯枯的地步。但是前世对武功只是有系统性、深入性的了解,但是到底要怎么运用却是少之又少的。

所以很多时候我借助吃奶的时候,悄悄地用自己小有根基的先天真气为母亲小心的梳理经脉,修补身体上的创伤,可是由于我只是知道理论上的知识,具体如何操作就非常生疏,所以效果很小。母亲到最后还是离开了我们,后话。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萧家人又赫然发现了发生在两个小少爷身上的又一件奇事:这两位小少爷从来不哭不闹,而且每天的作息时间有规律的吓人!到了该睡觉的时候就会自动的乖乖闭上眼睛睡觉,到了该吃奶的时候张嘴便吃,从不用人哄。不吃不睡的时候也乖得很,要不就是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似乎很有兴致地听着身边大人说话,要不就是自己安安静静的躺在一边,自顾自的玩耍。几乎所有见过萧家两位小少爷的女人们都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让人省心的孩子!

我和小炎子(即萧炎)在一个月的时候就会说话,而第一句话喊得就是“母亲,母亲”。三个月的时候就会走路,此时的母亲已经在床上躺着起不来了;而我和小炎子两个东倒西歪的向母亲那边走过去,抓着母亲的手,流着眼泪对母亲说“母亲,你没事吧?。。呜呜。。母亲,你起来啊!不要在躺着了,好吗?呜呜。。。母亲,不要离开我们啊!!求求你了。。呜呜。。母亲,好吗?”母亲憔悴的脸,转过头对我们说“寒儿,炎儿,你们要好好保重啊!!咳咳。。。你们兄弟四人要团结一致啊,。。。咳咳。。。知道吗?好好。。咳咳。。孝顺。。咳咳。。父亲啊!咳咳。。他已经很辛苦了。。咳咳。。知道吗?”说完母亲一直咳得不停,父亲在边上轻轻的拍着母亲的后背为母亲理顺气。叫人把我们抱走。在出门的那一霎那,母亲抬着的手忽然垂了下来,就此断气了。而我们使劲全力推开抱我们的人,跑到母亲面前抓着母亲的手哭着叫着“母亲”。下人们看到我和小炎子竟然会跑了,都被吓了一跳,随即因为母亲的死而整个场面都是一阵悲伤。

因为母亲的走对我的打击非常的大,在我哭到最后哭不出声了,筋疲力尽的时候昏倒在地上,脸上红红的。父亲走过来摸着我的头额,感觉到手上传来热量,立马叫道“快去请医师过来,快去啊!!”到最后父亲是吼出来的,随后便抱着我回到房里,把我放在床上,为我盖好被子。

最后经过五天的时间,我的烧退了,不过从此便很少说话,只有在对待父亲、兄弟和亲人的时候才会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其他人都以为我在经过这次高烧过后变傻了。所以没人在意我的存在。而父亲在我三岁的时候便让我到家里的藏书阁里看书,家族长老认为我是个傻子所以没有阻挡我进去。

经过那次高烧后,我想了很多,母亲的死就是因为自己能力不够,空有一肚子绝学却无法救活母亲,好恨好恨自己啊!!!便有过颓废,此时父亲和小炎子来看过我,鼓励我,我都报以微笑而带过。不过那天有一个小女孩看到我边跑过来叫我陪她玩,只是我没有理她,哪知女孩竟然哭了,说“自从母亲离开后,就没有人陪我玩了。我好讨厌自己啊。如果不是我,母亲就不会那么早就走了!!那时我就发誓我一定要拥有强大的实力来保护我的家人、亲人。”说完还是不是握着自己的小手。她的这番话像是对自己说的,也像是对我说的。此时的我也因为这番话而为自己下定决心:我要变强!!我要用我的能力保护父亲和哥哥弟弟。转过头看着那个女孩,不看还好,一看就情不自禁了。女孩脸上还挂着泪珠,那楚楚可怜的摸样,让人不经意间想去爱护她、怜惜她。自此,我内心里发誓“这辈子,我不会再让她留下一滴眼泪!我要用我的这一生来守护她!”随后便对她说“我陪你玩,好吗?”女孩高兴的跳起来“好啊好啊!哥哥,你真好,肯陪我玩!”

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了,我带着女孩到后山的山顶去看日落。这时我问道“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呃,不要误会,我没有想干嘛。不能就算了。”说完流了一身冷汗,因为此时女孩瞪大眼睛看着我,那动人的眼睛,让我感到一阵心虚。

女孩看见我的糗样,扑哧的一笑,我看的一愣一愣的,发自内心的说道“好美啊!”说完立刻注意到自己失言了,便说“对不起,我失言了。”女孩脸上一红,真的好美呢。内心一喜,也不在意,说道“哥哥,我叫萧薰儿。哥哥,你叫什么?”我听到“萧薰儿”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中一惊,随即恢复过来,道“我叫萧寒。”然后想到怪不得这小丫头长的这么可爱,原来是她啊,以后绝对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薰儿此时突然间抱住我,说“好喜欢跟哥哥在一起的时候啊!感觉好舒服,好温暖啊!哥哥,答应薰儿不要离开薰儿,好吗?”

此时我脑子像停电了似的停止运转,看着薰儿,那可怜兮兮的眼神,不觉得想答应她,可是想到自己被人称为傻子,转过头看着远方说道“薰儿,你知道吗,我是乌坦诚里有名的傻子,你跟我在一起,对你的名声不好的,你。。。。。。”我的话还没说完,薰儿便抢着回答“我不介意的,不管哥哥是什么人,我都不介意的,我只希望哥哥能够永远陪着薰儿,薰儿不想再成为工具,不想再孤单一个人了。”

“薰儿”我含着泪水,想说但又说不下去。稳定了一下心里的情绪,转过头看着薰儿那近在咫尺的眼睛,那真诚的眼神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说道“薰儿,如果你愿意,哥哥永远都陪着你,保护你,爱护你,不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儿时的一句话在薰儿心里生根。以后的日子薰儿几乎都是粘着我,而周围的人看到了对我露出了不屑、鄙视的眼神,对薰儿流露出了一种可惜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