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池畔听萧与六火轮回印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由于宣墨之前被音谷谷主梵音重创,故而一时间无法施展异火,帮助琴怜封印冰绝之体。九品宝丹,被琴怜服下,暂时压制体内暴虐的寒气,而菩提化体涎,则落在宣墨的手中。把玩着掌心封印着菩提化体涎的水晶盒,宣墨看着透明水晶中的那团翠绿粘稠液体,无奈的摇摇头。

重伤之后的宣墨,短时间内,同样无法施展毒丹之法,帮助小医仙彻底控制厄难毒体。这菩提化体涎,想必要在纳戒中呆上不少时间了。

宣墨等人,暂且客居于音谷,等待着宣墨伤势痊愈后,为琴怜封印冰绝之体。

夜色已深,众人皆已歇息,而宣墨则在月色下,独坐在音谷的仙音池畔,把玩着手中的水晶玉盒,尚还苍白的脸上,露出轻松的神色。仙儿厄难毒体的隐患,终于要解决了,心中的心结,又少了一了。

对于控制厄难毒体后,小医仙的实力,宣墨并不特别在意,他所关心的,只是小医仙能够平安,那便足够。

“宣宗主怎么还不歇息?这样可对伤势不好。”一个紫衣少女手持碧绿的玉箫,沿着仙音池畔,莲步轻移走了过来。清秀的脸颊,因为发现宣墨在此,而有了一丝惊讶,“这菩提化体涎有这么好看么,能让宣宗主如此牵挂。”

“呵呵,好看,怎么不好看,能救仙儿,它便是最好看的。”宣墨的嘴角扬起惬意的微笑,将玉盒收入纳戒之中,闭上眼,躺在仙音池畔的碧草夜空下,听着风吹池水,听着乌啼虫鸣。

“宣公子赠送的九品宝丹,效果很好,怜儿服用以后,想来几年内不用担心冰气噬体了。”琴怜的脸上,没有做作,没有娇羞,语气一如平日一般平淡,“难得宣宗主此夜无眠,不妨听怜儿吹奏一曲吧,一来谢过宣宗主的救命之恩,二来,怜儿也想代师父,向宣宗主道歉。”

“你都自称怜儿了,便不要叫我宣宗主了。现在我的,只是一个放下心结失眠的少年人,叫我宣墨便可。”宣墨不由得失笑,这琴怜,还真是不通人情世故。为了救自己这个陌生人,得罪自己的恩师。以为用一首曲子,便能泯消双方的仇恨。

不过虽然不通人情世故,看在她救过自己的面子上,自己也愿意不去追究梵音的突然出手,当然这前提,是梵音没有伤到小医仙,若是小医仙受伤,宣墨绝不可能原谅梵音。

“那,就叫宣墨吧,不过师父不太喜欢我失去礼数,有外人在场的话,还是得叫你宣宗主。宣墨,怜儿这便为你吹奏一曲。”琴怜的素手抚上玉箫,曲声不绝如缕,在仙音池畔婉转地荡漾开。宣墨不懂乐理,却能听出吹奏这曲子的少女的心声,少女的心中,无悲无喜,即便面临生死,也都是淡然处之。

一曲箫声停歇,琴怜收起玉箫,淡淡的目光落在池水中的月色上,一时无言。

这箫声,勾起了宣墨对前世的眷恋,他想起前世的诗句,想起了前世,墨轩与语嫣的恋情,又想到今生,自己的滥情,不由得自嘲地喃喃自语,“既然琴瑟起,何以笙箫默。”

“这是什么意思,怜儿不太懂,不过听起来很美。”琴怜清秀的眼眸,打量着宣墨,仿佛这一刻的宣墨,与之前的他,不太相同,这种感觉,她说不情,道不明,却仿佛看透了宣墨一般,“你,好奇怪,明明是你,现在怜儿却觉得,你是另外一个人,就好像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般。”

听闻琴怜的话语,宣墨的脸上罕见的露出惊讶,即便是雷赢与古元,以他们巅峰的实力,都未曾感觉到自己穿越者的身份,这琴怜,不过斗宗的修为,竟是看穿了自己的一切。

看着琴怜脸上,漫不在意的神色,方才的言语,也许只是她的感觉吧。她的话语,皆是心声,没有丝毫的动机与目的,倒是自己多心了。

“你叫琴怜,为何却要吹萧呢?”

“师父说,琴,不能随便对人弹奏,琴,会让人伤心。”

“你还会弹琴?代你身体好些,我倒是想听听你弹奏一曲。”

“这…这等以后再说吧”

琴怜清秀的面容,罕见的露出羞色,宣墨并不知道,他随口的言语,在音谷中,与表白无疑。女子之琴,只为悦己者弹奏,一弹,便是一世。

………………………………………………………………………………………………………

以西北大陆深厚的底蕴,宣墨在纳戒中无数天材地宝的疗养下,飞速痊愈着,而小医仙,也难得地抛下了轮回宗毒师系的担子,如同当年在青山镇一般,照料起了宣墨的饮食起居,至于琴怜,亦是常开看望宣墨,为他吹奏萧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