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梵音与琴怜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音谷,在中州,算是最为神秘的势力。其总部,设在中州西域的某处幽谷中。音谷的谷主,在中州露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他的性别,来历,实力,都是未知。然而音谷的地位,却无人敢质疑。音谷的强者并不多,接手凡俗地盘的,却尽在斗宗之上。据传言,音谷的谷主,有着半圣的实力!

当然,音谷的神秘,只是对中州的中小势力而言,有着薰儿与邙老的信息来源,宣墨对这音谷,倒是有了不少了解。

立在某处幽谷之外,小医仙不禁被这秀美的精致感染,下意识便想朝幽谷探去,而宣墨适时抓住小医仙的素手,施展出灵境巅峰的魂力,朝着幽谷之中传音,“轮回宗宗主宣墨,有事拜会梵音仙子,冒犯之处,还望仙子海涵。”

这幽谷,看似宁静,实则杀机深藏。这里的一花一露,一草一木,鸟声虫鸣,皆是护谷之阵!此阵名曰天音幻阵,斗尊巅峰之下的强者擅闯,则会迷失心神,沦陷在幻阵之中。

音谷,绝不简单!

“哦?竟是近来名声响亮的宣宗主光临,怜儿,你这便去开启天音幻阵,迎接宣宗主进谷吧。”

一道女子珠圆玉润的声音,从幽谷之中淡淡的传出,这声音,平静而高贵,无喜无悲,却让宣墨、虎千杀与邙天尺,尽是露出惊骇之色。

这声音的主人,竟是斗圣强者!

看来传言果然不可轻信,这音谷的谷主虽足不出户,然而单凭这斗圣实力,中州之上,便无人敢轻惹音谷!

随着一道悦耳的萧音传来,无形的音波,在整个谷口振动,瞬息间再次停止,而这幽谷中传出的杀机,也随之消散。一个身着紫衣的少女,凌空虚立在谷口,对着宣墨等人,客气地福了一礼,“琴怜见过宣宗主及宣夫人,见过邙长老,虎长老。请随琴怜进谷。”

紫衣少女的容貌并非绝美,却有一股极为脱俗的气质,举止之间,恰到好处,让人无法挑剔分毫。

宣墨众人踏入音谷,这音谷看似身处幽谷之中,实则已经另开一界,整个音谷的面积,只把有半个中州西域那么大。建筑的风格,也与中州颇为不同,显得别样的雅致。一路上,并没有多少音谷弟子,偶然遇见几个在山林中修炼音波斗技的弟子,也大多只是对紫衣少女点头示意,并没有太多的关注。

音谷,与世无争,以音波斗技著称于世。如此态度,也让音谷极少参与中州的争斗。三谷之中,音谷的地盘,算是最少的了。

此界的中心位置,耸立着一个翡翠砌成的宫殿,而宫殿之中,一个绿衣美妇抚弄着一张古琴,她并没有抬头看宣墨等人一眼,然而无形的威压,却已经让氓天尺与虎千杀极为压抑。

这斗圣威压,对如今突破到四星斗尊的宣墨,已经不再是威胁,宣墨客气的拱手施礼,不卑不亢地道,“本宗今日打扰梵音仙子清净,实在是有事相求。”

“有事,又是有事,难道只有有事之时,才会让人,想起我音谷么…”绿衣美妇依旧没有抬头,静静的抚弄着身前的琴弦,言语之中,没有一丝感情波动。

“听闻仙子得到一些菩提化体涎,在下的妻子急需此物治病,还望仙子能够割爱,在下愿用一枚九品宝丹交换,其价值远在菩提化体涎之上,还望仙子成全。”之前自称本宗,乃是两宗宗主见面,不能落了轮回宗的气势,现在自称在下,乃是为了私事,放低身段相求。为了能够换得菩提化体涎,宣墨只好向玄衣“借”了这么一颗丹药,以备不时之需。

宣墨取出封印九品宝丹的玉盒,邙天尺与虎千杀望向玉盒的目光,竟难得地出现一丝火热。这种层次的丹药,很少有人能不为它打动。

“九品宝丹?”绿衣美妇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抬起头,打量着宣墨,却没有看那装着九品宝丹的玉盒一眼,“你不过是八品巅峰炼药师,这丹药,来得应该不怎么容易吧?”

“呵呵,弄到它,是有不少麻烦,不过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宣墨看着绿衣美妇终于抬头,不禁松了一口气,有商量的余地,此事就容易了。

然而,宣墨想错了。

绿衣美妇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是想抑制你妻子的厄难毒体?男人,皆是负心薄幸之辈,你说的话,我不信。你走吧,趁你还活着的时候。”

“风流成性,负心薄幸,梵音仙子认为如何,便如何吧。若是仙子觉得一颗宝丹不够,有何要求,可以再向在下提。”宣墨自然能感觉到绿衣美妇言语中的杀意,然而,这菩提化体涎,他必须要得到。

“若是我要你的命呢!”绿衣美妇的眼中,不屑之色更浓,四星斗圣的滔天气势,朝着宣墨猛烈的压下,只是如今宣墨的雷体已经大成,黑星的雷体,有着王者的威严,除非古族三仙级别的强者,否则想要压服宣墨,那是绝无可能!

宣墨袖袍一卷,足以压服氓天尺与虎千杀的磅礴气势,被宣墨一扫而空。宣墨的眼中,一丝血色源气悄然汇聚,若绿衣美妇出手,即便是死,宣墨也不会让她伤害身后的小医仙。

“这便是你的源气吧?依仗它,斗圣之下,你难逢敌手,不过可惜,我,不是斗尊。”绿衣美妇随手抚弄琴弦,一缕琴音,夹杂着无上威势,朝着小医仙袭去,这一击,虽然只是绿衣美妇随手为之,然而半圣之下,触之必死!

宣墨的脸上露出惊怒至极的神色,这音谷谷主,竟是如此不通情理、性情古怪之辈。来不及多想,宣墨灵境巅峰的灵魂,死死将小医仙包裹,音波斗技,难以阻挡,宣墨唯有以自身为肉盾,去换的小医仙的生机。

“噗“

不过一击,宣墨的灵魂便被重创,然而这音波,终究是阻拦了下来,“虎老,邙老,护着小医仙走!这里,交给我!“

眉心的漆黑星辰,闪烁出剧烈的黑芒,下一刻,便要粉碎。宣墨花费无数心血,才将雷体凝练到五星,然而此刻,为了能让小医仙逃出去,他毅然决意碎星!

若是宣墨碎开五星,即便是梵音,也能阻拦片刻!

“师父…手下留情!”紫衣少女莲步轻移,阻挡在绿衣美妇琴前,竟是要救下宣墨等人。

“为了外人,你便要违逆恩师么?”绿衣美妇的眼中,流露出不忍之色,叹息一声,没有再对宣墨等人出手,“怜儿,你可知,男人,皆是负心薄幸之辈…”

“他…他应该不是,他都冒死救他的妻子了…师父,生死有命,这菩提化体涎,对怜儿来说,不过多活两年罢了,对这个姐姐,却是救命之物。就给她服用吧。”紫衣少女的眼中,满是坚定之色,这生死在她眼中,竟无法引起一丝一毫的波动。

“咳咳咳…你有病在身?”宣墨微微站起身,咳出一口鲜血,事情有了一丝转机,他姑且压下了心中的怒气。颇为感激的望向紫衣少女,径自抓起少女的皓腕,宣墨所剩不多的灵魂之力,探入少女的体中,

“冰绝之体么…在下的异火,倒是能够帮这位姑娘暂时压制几年,想要痊愈,只怕至少需要九品玄丹方可。若是谷主将菩提化体涎交付在下,在下便承诺为这位姑娘治好冰绝之体。”

绿衣美妇的眼中露出犹豫之色,“九品玄丹…即便是丹塔老祖,亦不过是九品玄丹所化,几年后,你有何能炼制!”

宣墨的眼中,露出决然之色,朗声说道,“若是不能,在下以自己性命,为这位姑娘抵命!”

“你的潜力,我信,但男人的话,我不相信。除非你接受我下的禁制,否则,此事休要再提!不妨告诉你,我梵音下的音波禁制,即便是八族中,也无人可解!你若违背诺言,无人可救你!”

“在下便依谷主之意,在下或许无法炼制出九品玄丹,但抵命之事,却绝不会失信!不过谷主若是再敢对在下的妻子出手,即便谷主是斗圣强者,在下也会让音谷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