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帝路荒芜与玉人离去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斗气大陆,已经有太久远的岁月,没有出过斗帝强者和帝品丹药了,唯有八族的高层才知晓其原因——斗气大陆,已经没有帝之源气了。源气,乃是实力达到斗圣巅峰之后,成帝之关键。八族都试图用各种方法,获得源气,然而收效甚微,突破斗帝壁障所需要的源气,太过巨大。

宣家别院内,雷赢张开了空间屏障,为宣墨细细讲述着源气的来历,然而对于凝结出雷之帝身的原因,宣墨自己也不明所以。

“小子当时如同昏迷一般,并不知为何会出现源气,事实上,小子之前,也陷入过这种奇妙的境界,当时的感觉,似乎和这次还略微有些不同。”宣墨看着眼神火热的雷赢,不禁露出苦笑之色,这斗帝强者才能感悟的源气,自己又怎么会知道如何获取。

“哎,小友果然是不知道源气的凝聚方法啊,也难为小友了…什么,你说你之前还凝聚过源气?难道那一次也是你?”听闻宣墨只是无意识下凝聚出源气,雷赢不禁失望地不住摇头叹息,然而,瞬间他便意识到,宣墨的话里仍然有许多可以揣摩的地方。

“快说说,两次的源气有什么不同之处么!”

宣墨微微露出沉思之状,良久,似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若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上一次,感觉自己的意识仿佛化作了鲜血,而这一次,仿佛化作了黑雷…”

听着宣墨的描述,雷赢似有所悟,又似乎仍旧摸不清头绪,脸上露出阴晴不定的神色,良久,叹息一声,“黑雷…雷族的斗帝祖先,倒是说过类似的话,至于鲜血,哎,反倒把老夫弄糊涂了…哎,算了,数千年中,也偶有几个人能够机缘巧合凝聚一丝源气,只是,若是不得其法,即便偶然得到一丝,也是没有大用啊…”

雷赢的面色颇为落寞,对着想要安慰自己的宣墨,摆了摆手,叹息一声,解除了空间壁障,身影消散在原地,只留下一句淡淡的话语,“小友放心,老夫为小友去八族解释一番,以免还会有不必要的麻烦…哎,帝路,何在啊…”

成帝路,已荒芜,其中无奈,唯有各人自知。

云岚山,已经接连三天,沐浴在暴雨如瀑之中,一道身着华贵宫装的倩影,俏立在凄风苦雨之中,衣衫微微浸湿,露出凹凸有致的身躯。她的脸色还很苍白,她的眼中似有清泪,她怔怔地凝视着云岚之巅,满地的残垣破壁,她如同一个失去了家的孩子,在风雨中,玉齿紧咬着芳唇,微微颤抖。

“云韵宗主,你的伤还很严重,回去吧,不要再着凉了,嫣然很担心你…”宣墨看着这个高贵的女子,只觉得她此刻的身躯,如此的迷茫,如此的孤单,叹息一声,微微释放出温暖的异火斗气,将周身的风雨,轻轻的阻隔,只是,宣墨阻隔得了风雨的冷,却阻隔不了女子心中的凉。

“我,哪里还是什么宗主,云岚宗,已经没了…死的死,散的散,只有我一个了…”云韵幽幽的一叹,眼眸中,眼泪无声地跌落。自己从小被师父收养,在云岚长大,她敬她的恩师,她爱着这云岚的一草一木。而这一切的美好,都在三天之前,被一个黑袍少年,残忍的化为乌有。云韵的眼中,有恨,有伤,有怨,只是她,却无力去复仇,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恩师与弟子,在挣扎中死去,她只能目睹着云岚宗仅余的斗王长老们,分崩离析。

云棱,带着大家各奔东西,就连一直爱慕自己的古河,也投奔了其他势力,他们,畏惧着那斗尊强者们的报复。云岚,如今只剩自己一人…自己,又该如何…

“云韵宗…你又何苦如此,你还有嫣然,还有加玛的朋友,回去吧,你的身子还很弱…”宣墨叹息一声,微微闭上了双眼,若是自己的亲人,在眼前被人生生屠戮,自己,又会如何呢…

“嫣然…宣墨,答应我,好好待嫣然,我,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丝毫的意义…”云韵不舍的看着血迹斑斑的残垣,伸展出十分虚幻的青色斗气双翼,竟似决意要离去。

“啪”宣墨轻轻,抓住了云韵冰凉的手。

云韵没由来的脸色一红,心中的悲伤,不免被冲淡一分,转过身,略微嗔怒地看着举止轻薄的宣墨,“你…松开!”

宣墨的目光,清明而感叹,没有松开云韵有些挣扎的手,而是将她的手掌伸开,从银骨纳戒之中,取出一个白色的光团,放在她柔嫩的掌心,“这是你师父留下的能量印记,带上吧,你一个女人,独自去闯荡,多些实力总是好的。”

无视着云韵复杂的目光,宣墨又从银骨纳戒中,取出几个玉瓶和一个玉盒,看着云韵尚且十分苍白的脸颊,再次叹息一声,“这里有一些丹药,你带着吧,路上,会用得上,这个玉盒里,有一粒皇极丹和一粒破宗丹,你伤好之后,便服下吧,等有了斗宗的实力,再尝试炼化能量印记。玉盒里,有一颗我刚刚研制的七品疗伤丹药,名字叫…流岚归心丹…”

云韵轻轻将素手,从宣墨的手中抽回,复杂的看着掌心的丹药,似想起了当日宣墨救下自己的情形,幽幽地叹了口气,将丹药和能量印记收入了纳戒中,明亮的眼眸凝视着宣墨清明的眼,高贵的脸上,竟难得地露出一抹微笑,“谢谢…”双翼一展,竟似在风雨中,悄然离去。

宣墨同样微笑着看着云韵,并没有挽留她,这里终究是她的伤心之地,出去散散心,也很好吧。运起斗气,对着云韵离去的身影,宣墨清朗的声音划破了夜色,传入云韵的耳边,“我会在云岚山开宗立派,云韵小姐若是他日散心完毕,可以回家看看,宗派内的云岚剑系长老位子,宣某为你留着。出门在外,诸事小心,我和嫣然等你归来。”

化作流光逝去的云韵,听闻宣墨的话语,玉手抚摸着脸颊,那里,似乎还有当日宣墨手掌的余温。不知名的感觉,在心中悄然蔓延,芳唇轻轻呢喃着几个字眼,

“流岚…归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