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青鳞与墨承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翌日,当宣墨脑袋有些昏沉的从睡熟中睁开迷糊的眼睑时,却是现天色已然大亮,手掌揉了揉有些疼的脑袋,偏头望着身上的薄被,缓缓的坐起身来,狠狠的甩了甩脑袋,苦笑了一声。

“嘎吱。”

房门忽然轻轻的被推了开来,一道娇俏的身影,悄悄的走了进来,不过当瞧得坐在床上的宣墨后,微微一惊,赶忙对着他行了一礼,声音怯怯的道:“宣墨大人,您醒了么?”

进门的女孩,年龄似乎并不大,看上去才十一二岁的样子,一身淡绿的清雅装束,身子娇小,微微隆起的胸口昭示着她小萝莉的身份。一张可爱的精致瓜子脸,犹如一个美丽的瓷娃娃一般,怯生生的模样,如同那担惊受怕的小兔子,让得人心中不免有些怜惜的感觉。

初一看见这绿衣女孩,宣墨也是愣了一愣,旋即冲着她和善的点了点头。

“宣墨大人,我…我来帮您洗漱吧?”将手中的水盆轻放在床榻之外的木架上,可爱的女孩紧张的站在床榻边,低声道。

“呵呵,不用了,我自己来。”笑着摇了摇头,宣墨从床榻上行下,然后来到木架旁。随意的洗漱一遍,偏头望着女孩那紧张的模样,不由得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啊?”闻言。女孩微愣。旋即吞吐地道:“我…我叫青鳞。”

似乎心中早已知道答案,宣墨盯着青鳞的小脸细细欣赏,碧绿的瞳孔,有着说不出的魅惑。

看到青鳞有些羞涩,宣墨微微一笑,我这是怎么了,只是个小萝莉就动了歪心思?

“你的眼睛,很美。”毫不修饰的夸赞,让青鳞心里微微一荡,脸色羞红,旋即想起了什么,“对了,纳兰小姐刚刚来过了,见大人还没起身,有些不快。”

“不要介意,她表面任性,心地倒是很善良的。”宣墨不禁失笑,两世为人,心智早已经无比成熟,只是对这个偶尔任性的少女,却一点也生不起气来。

“大人真是个好人呢。”青鳞喃喃自语,声如蚊呐。

行出房间。屋外的阳光挥洒而下。让得人浑身暖洋洋的,虽然沙漠炎热。不过现在正是清晨时期,阳光的温度,刚好不至于让人感觉到炎热。

院门外忙碌的佣兵,看到宣墨出来散步都会停下来和善的打着招呼,强者为尊,是不变的道理,只不过看到跟在宣墨身后服侍的青鳞,大多脸色不愉,甚至还有人愤愤出声。

“哼,蛇人的杂种,不是你们蛇人,我大哥昨天怎么会死!”一个身上绑着绷带的壮汉对着青鳞咆哮,他的大哥正是阵亡的一员,而若不是宣墨赶到,他的性命只怕也难保。

“不…不是的,我不是…”青鳞赶忙的摇着脑袋,小手紧张的绞着衣角,竭力的想反驳什么,她不知道她在怕什么,她只是不想让宣墨大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她怕宣墨看她的目光,也会向别人一样冷。她想哀求那个佣兵,求求你,不要说。

“不是什么,你就是杂种!看看你的手,这他妈的都是什么鳞片!”

青鳞的衣袖被粗暴的撕开,露出细密的青色蛇鳞。少女的梦,也被粗暴的打碎。

青鳞可爱的小脸立刻惨白了起来,无助的遮住手臂,小心翼翼的退后了两步,然后双手抱着小腿,靠着墙角蹲了下来,小小的身躯不断的颤抖着,低低的哭泣。没有人会疼我吗?

不知名的怒火涌上宣墨的心头,灵魂威压随之迸发。在场的佣兵在这股灵魂力量的威压下,竟然无法张口。

“恩怨不分,乱撒火气的人,我不介意给他一个教训。”低沉的警告,宣墨收起了威压,走向墙角颤抖的青鳞,轻轻抱起娇弱的少女,叹了口气,回到房间。

“王哥,你这次过分了,王大哥的死,我们都很难过,可这的确不关青鳞的事…而且,宣墨大人很看重她,你千万别再去触霉头了。”其他的佣兵们告诫着绷带佣兵,毕竟都是一起淌过血的兄弟,谁也不想看他出事。

绷带佣兵点了点头,没有任何不满,强者,便是道理!

青鳞的小脑袋深深埋在宣墨的怀中,胆怯的不敢乱动,眼角的泪痕,都沾染在宣墨的青袍上。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吓您的。”怯怯的道歉,没理由的道歉。

“鳞片吓不吓人我不知道”,宣墨一顿,轻轻把娇弱的少女放在床榻,“我只知道,青鳞是个好姑娘,是个善良的姑娘,不要在乎别人的目光。”

小猫般缩在床榻上,青鳞委屈了流出眼泪,原来还是有人关心我的,看着宣墨的微笑,心里不禁有些小幸福,宣墨大人总是很温柔呢。

碧绿的瞳孔诡异的闪现出三个极小的绿点,以宣墨堪比四品炼药师的魂力,居然神色一失,不由自主的便向青鳞稚嫩的唇吻去,两只手更是在青鳞的身上游走,抚过水蛇般的腰肢,攀上少女并不宏伟的小山丘。

“大色狼!你们,你们!”房门口传来一声娇斥,却是纳兰嫣然恰好赶来,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喝!”宣墨释放全身的灵魂之力,眼中瞬间回复清明,暗暗感叹,好诡异的碧蛇三花瞳!若不是嫣然,我的心神居然完全失守!

看着衣衫不整、过度消耗魂力而甜甜睡去的青鳞,和一旁如小狮子一般,眼中闪现熊熊怒火的纳兰嫣然,宣墨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这该怎么解释好呢?

另一个地点,墨家的议事大厅,墨家家主墨阑和大长老墨承正在计划着什么。经过短暂的争论,似乎终于达成一致意见。

“就这么办吧,云岚宗那边,纳兰家的线虽然没搭上,老宗主的事情却绝对不能不办好。”墨阑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就由我们墨家代表云岚宗去萧家一趟,把婚期议定吧”

“家主如此,绝对是明智之举,由于小儿的莽撞,纳兰家算是完全得罪了,小小的萧家,得罪也罢,只要攀上云岚宗的大树,嘿嘿…”墨承阴沉的笑了笑,阴险的表情与三星斗灵的强者身份很不相符。

“墨黎,这次派你陪同葛叶长老同去,可要好好表现。”

墨黎服从地点了点头,脸色同样阴沉,纳兰嫣然,我得不到你,那么便毁了你!

“另外,罗布给我们墨家提供的消息,太过重大,我会亲自前去石漠城,只要得到了那件东西,云岚宗又算什么,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