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如实回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1.

九月, 开学季。

宿舍是四人间, 上床下桌, 还算宽敞——相对来说。

王安全爬上爬下收拾好东西后, 已经出了一身汗,第一千零二十四次下定减肥的决心。

第二个进宿舍的是个金发碧眼的小伙,一进宿舍就字正腔圆地说了声“嗨, 兄弟。”

王安全当时就疑惑了,调动起英语细胞询问外国友人为什么不住留学生宿舍。

“我有八分之一的犹太血统,你知道的, 我不愿意和德国佬呼吸一个房间的空气, ”对方可与播音腔相媲美的汉语直接就把王安全镇住了,“而且我想深度学习一下汉语,所以我申请调了宿舍和班级。”

王安全不再用英语与他交流:“我觉得你的汉语不需要学习了。”

“不不不, 我现在的汉语水平只是基于一些书本上的学习,并没有真正进入汉语环境。”金发小伙道:“我觉得我的语调很生硬。”

王安全:“你知道吗, 你现在可以去主持新闻联播。”

“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新闻联播,这反而是我不够熟练的表现。”金发小伙道。

寥寥几语间, 王安全已经确认了自己这位室友有着惊人的语言天赋, 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态——毕竟,在这样一所学校里, 什么样的天才都有可能出现,而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卑微的, 老老实实高考考进来的平平无奇的学生而已,满分750, 他用尽浑身解数,还是只能止步于690,没能达到700以上。

——也不知道剩下的两个室友又是何方神圣。

而金发小伙的目光在剩下的三个床位里游移不定,似乎陷入选择困难的境地。

就在此时,门边传来轻轻的敲门声,王安全循声望去,眼睛猛地睁大了一下。

只见一个身穿白色卫衣的漂亮小孩倚在门框上,王安全语言水平有限,不大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可能就好像一个习惯了普通画质的人,忽然切到了高清模式——没来由地,王安全心里想的就是“小孩”这两个字,其实门边那人身量并不矮,甚至放在人群里能称得上高挑,但就是有一种小孩的气质,像个刚出窝的小兔子,他估计年龄最多不超过十六岁——他的第一反应是这可能是未来室友的家属,弟弟什么的,第二反应,自己可能遇到了传说中的跳级狂魔。

只见那小孩笑盈盈望着金发小伙:“兄弟,打个商量?”

小伙也眼睛一亮,问:“什么商量?”

“那边,”只见他指了指房间一侧连着的两张床:“这两张都留给我好不好?你睡那边。”

金发小伙俨然已经七荤八素:“当然可以,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我肯定见过你。”

那小孩只是抱臂笑,不说话。

王安全:“?”

外国人交朋友都这么热情的吗?

他问:“你一个人要睡两张床?”

“不是啦。”那小孩藏在门外的半张身子往外移动,右手居然又拉了一个人出来。

王安全又是一惊。

那人比小孩高半个头,穿着和他同款式的黑色卫衣,因为同样是漂亮得出格了,又穿了一样的衣服,乍一看像双胞胎兄弟,王安全眯着眼试图再加辨认,没想到对上清冷冷一双眼,刹那间觉得很虚无,分清了这俩。

白衣服小孩笑道:“我俩从小睡一张床的,分开可能睡不着,所以想靠着。”

王安全顿时领悟了个中真谛:“你们是兄弟啊。”

“不是呀,”小孩说话带点自然的鼻音,有点像撒娇,“好朋友。”

王安全深以为然:“那你们关系还真挺好的。”

他扫视房中三位室友,心中逐渐浮现猜测,外国友人有超凡的语言天赋,估计是来学文科的,而刚来的这俩长得也太出挑,可能是靠脸进来,学点艺术。这样一想,他心中大喜——果然只有我是一个有真材实料的理科生。

正在沾沾自喜,忽然听到那外国小伙路易斯道:“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你俩!”

小孩道:“我也见过你。”

“IMO见过你俩,你金牌,他银牌对不对?不过好像更早一点,我去集训队玩的时候就见过你们了。”

小孩道:“你也进了IMO决赛,但是是去打酱油的,你是搞计算机竞赛的,去年的金牌了。”

外国小伙道:“是的。哇,你们两个,好变态的。听说你只空了一问,他空两问。”

“那个是空着玩的,”小孩抱臂懒洋洋道,“我想让他拿金牌,就空了一问,结果他比我更狠一点,给我空了两个。”

说这话时他就瞅着那人笑,那人也看向他,说来也奇怪,这人面无表情站在那里,就像个冰雪雕成的美人——无机物,但就在看向那小孩的时候,眼角的弧度柔和些许,仿佛一下子化了一样,有了点儿鲜活的烟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