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伦理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觉得我们需要坐下来谈一谈。”

无人回应。

林浔漫不经心顺着指针的毛,抬了抬眼皮:“3,2……”

指针:“喵。”

“我不是说你。”

林浔继续:“3,2……”

对面的东君道:“好。”

“好,”林浔发出赞赏的声音,但声音随即冷了下去:“还差一个人,3,2,1……”

无人出声。

“那我开始禁权限了。”林浔淡淡道。

——侧面有光影闪了闪,洛神的影像终于出现在桌子的侧面,坐下。

林浔看他家的洛。

这孩子的形象可能会根据它的心情而变化。今天它变成了一个银色短发的男孩,穿了涂鸦的外套,手拿一张长长的滑板,右边侧颊还贴了一张创可贴,并在同侧扎了一枚银色骷髅耳钉,配合一贯以来的淡淡眼神,整个人身上写满了几个大字“我在叛逆期请不要惹我”。

林浔注视着他。

注视了一会儿,又去注视东君。

洛神面无表情。

东君轻轻勾了一下唇角。

林浔手指敲了敲桌面:“你们两个现在关系还好吗?”

洛神:“不好。”

东君:“很差。”

林浔循循善诱:“那对方对你们做了什么?”

洛神:“他禁掉了他能禁掉的我的所有权限。”

东君:“它的攻击给虚拟世界带来了很大的负担。”

林浔靠在沙发背上,再一次感觉只有手中的指针是唯一乖巧的生物。

所以,在他躺在果壳里的这段时间,他的男朋友和他的儿子反目成仇——他们两个的关系以前还是不错的,东君会给洛做出虚拟形象,洛有时也会和东君待在一起,假如林浔自诩为洛神的爹,那东君毫无疑问可以被称作洛神的另一个爹——因为洛是他们两个一起做出来的。

结果他这一死,洛神当即就认定是东君杀了他,反水了。

洛在这一个月里,有多不喜欢东君?或许可以和当年东君不喜欢东忱的程度相媲美。

世界上的事情总是在重复。这次风波再次证明了一个真理,一个人不能长期离开家庭,更不能让一个不大爱说话的老公和一个不大爱说话的孩子长期单独相处,否则很容易爆发矛盾,继而一地鸡毛。

林浔放轻声音,哄他们道:“那我现在好了,你们两个可以和好了吗?”

“我在主观上并没有和它决裂的意愿,”东君淡淡道,“这取决于它的想法。”

林浔看向洛神,然后看见了这只滑板少年无动于衷的神情:“不可以。”

林浔语气温柔:“为什么?”

“虽然我知道了真相,”洛神平平看向东君,“但这个人表现出来的行为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他。”

“如果你没有那么迫切地想要找到他,告知他真相,我并不会禁止你进去。”东君道。

洛:“所以你就这样擅作主张,剥夺掉他的一切知情权?我起初以为你是凶手,所以要掩盖真相。但你不是,你仍然让他沉浸在虚假的记忆里。”

“在我认为他不能忍受现实世界的一切所以选择自杀的时候,我难道还要告诉他真相,让他想起忘记的一切,重新痛苦一次吗?”东君淡淡道:“我无法苟同你的逻辑。”

“以林浔的利益为唯一至高无上的准则是你亲手给我写下的命令。”洛神直视东君:“我以为你理解他,他有知情权,活在虚假的世界里是对他的侮辱。”

“你认为自己比我更爱他吗?”东君道:“我不会让他受到任何形式的伤害,包括心理上。你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不知道让一个自杀的人想起他自杀的理由是一件残酷的事情。”

林浔:“……”

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你的自私暴露无遗,”就听洛继续道:“他忘记了自杀的理由,而自杀的理由是你。只要他不想起来,你就可以继续和他在一起。”

“你就是这样理解我的么?”东君冷冷一笑:“你的自私也暴露无遗,你只是想让他想起真相,然后顺理成章把我从他身边驱逐。”

“那个……”林浔出声。

两人看向他。

“我理解你们之间的争吵。”林浔真诚道:“但是它的前提是错的,我并不是自杀,你们可以换个角度吗?”

“可以。”洛继续转向东君:“你挑拨离间的行为令人发指,我用魔物的形象出现在虚拟世界里,从头到尾都没有办法和他建立任何平等的沟通。”

东君:“你可以选择不入侵虚拟世界。他在这半个月里遇到的惊心动魄的危险都和你有关。”

洛:“难道一直以来挨打的不是我吗?”

东君:“是,但你没有痛觉,他有。你不算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