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混沌(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吻结束。

“但是我……”林浔低头道。

东君:“嗯?”

“我还是想在现实里醒过来。”林浔道。

“就在这里。”东君亲他额头:“现实里的一切我都会在这里给你,你想要谁进来都可以。”

“我不要。”林浔他抬起头来,手指抚上东君的侧脸:“我想看看……现实里的你变成什么样了。我不能……不能再让你一个人留在那里。”

东君:“我也不能让你冒险。”

“不算冒险,”林浔道,“我要是忘了什么,或者又不记得你了,你就再来找我。你也不用追求我,我会第三次爱上你的。”

东君注视着他,一段时间的沉默后,他道:“如果你变得不聪明了呢?”

“如果你的智力受到损伤,再也没有办法写出有意义的算法,不会再拥有任何成就,再也不能用自己的创造改变世界。”东君低低道:“这样还不算冒险吗?”

林浔怔了一下,睁大了眼睛,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东君把他抱进怀里:“乖,就在这里。”

一片沉默中,林浔忽然道:“不。”

他目光越过东君的肩膀,看到台下千万人欢欣注视,他们为他鼓掌喝彩,因为他创造出了价值。他喜欢被这样注视,喜欢荣耀与成就,喜欢创造那些从来没有过的算法,喜欢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我愿意,”他轻声道:“愿意为你……冒这次险,好不好?”

“值得吗?”

——“值得。”

抱着他的那个人,身躯微颤。

“……好。”

——再一次的虚空中,林浔和东君对视。

“三分钟后唤醒程序会激活,”东君道,“跟着它走。”

林浔点头:“会的。”

他看着东君,对他笑:“再见。”

东君眼中似有担忧与不舍,但最终还是回他一笑:“再见。”

然后,林浔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这里。

他知道有些过程没有人能代替他去经历,有些决定没有人能代替他去做出,有些赌注,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够揭开。

但是如果这条路的终点有一个人在等待,也不算孤独。

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他曾经离开过他。

那这次,他将重新走向他。

他闭上眼睛。

在第一百八十秒,难以言喻的电流布满他的全身。与先前的疼痛不同,它像一阵浩荡的春风,而他像一枚羽毛被风托起,失去一切有形的牵绊,在风里愈飞愈高。

——然后,在最高点,他被卷入天空的旋涡。

再度睁开眼睛时,他又到了梦里。

昏暗的房间,床头有香烟燃烧的灰烬。细长的,是东君惯用的那一种。

经过了先前的那些惊心动魄,他其实已经能摸到一部分记忆的影子,只是那些记忆很虚无,像水面下的影子一样看不清楚。他不大记得东君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应该是在银河刚成立,最忙也最兵荒马乱的时候。用这东西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比咖啡更能提神罢了。在缺乏休息的情况下,人会渐渐失智,咖啡和茶能把智商保持在原来的百分之八十,烟却可以将它保持在百分之九十五。倒也远远不至于成瘾的地步,只是当做工具。

但是林浔总是不大高兴的。

他觉得为了银河,倒也不至于强迫自己做到这样的地步。

但他不会说,他想这是东君所喜欢的事业,是他自愿去做的付出,是自己无权置喙的事情——虽然他是东君的男朋友。

只是有点难受,有点,酸。

东君经常因为公司的事情忙到很晚,一开始那两年他会在银河陪着,后来越陪越晚,趴在办公桌上打瞌睡,就被东君打包扔回家去,以后不许再来了——然后慢慢慢慢,就习惯了等人下班,但也不一定是下班,可能是个“今晚不回来了”的短信。

林浔也不能怎么样,继续读他的论文而已。他的工作其实算不上繁忙,写算法的人,纯粹工作量远比不上写代码的人,只是思路更加难找。所以他每天不是在看论文,就是在看论文的路上。永远获取最前沿的知识,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只是有时候偶尔也会怀念那间窗外有山楂树的房间,和房间里深夜陪他刷论文的人。

但他偶尔也有自己的活动,比如今天有个在帝都举行的数学会议,他回来得有些迟了,回家的时候,东君已经在房里等他,神情似乎有一点点危险。

那天他还收到了IMU的邀请函,一次国际数学论坛,与会的还有几个当年的朋友,但是时间很长,二十五天。去或者不去,林浔其实无所谓。但他还是告诉了东君。

东君道:“不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