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蜜罐(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但是,学长……”薛新道:“你的事业都不要了吗?”

“我本来就没有。”林浔拦下一辆深夜的士,随口对司机说了一声“去朝阳小区”后,继续和薛新说话:“银河不是一直都是他的么?我不喜欢经营公司。”

对面的薛新欲言又止,似乎想说什么,又找不到合适的措辞。

“不过你放心。”林浔笑了笑,轻声道:“该写的东西,我还会继续写的,我能做的事情也只有这个了。”

薛新那边静了静,似乎终于不再执着于他的现状:“学长不愧是学长。但是珍贵的成果不能用到现实中改变人们的生活,还是会很遗憾吧。”

林浔:“无所谓了。”

薛新似乎轻轻叹了口气。

这种叹息的语调林浔很熟悉,当初他放弃继续深造,离开学校自己做东西并一直不出成果时,也听过不同的人发出这种叹声。

“我过得很好。”林浔以这句话作为通话的结束语:“以后你也不用来了,再见。”

他电话挂得干脆利落,就像他所在的这辆车干脆利落地在空旷的深夜马路上奔驰那样。

回到朝阳小区时,天刚微微亮,几颗星子还在天边闪烁。但逍遥子、霍老头几位老前辈已经起床了,就在林浔回家的必经之路,小区中央的小广场上。他们自成一片,练剑的练剑,打拳的打拳。

见林浔来,前辈们纷纷打招呼,霍老头更是大为诧异:“你这小子,今日怎么这般勤快?”

林浔心想长辈们这就是天大的误会了,他只是想回家睡觉,而不是破天荒早起晨练。但是既然长辈们已经夸赞了他的勤快,他也就只能虚与委蛇地锻炼一番——其实他有点四体不勤,根本不想锻炼。

好在这时候,一道天籁般的声音响了起来,解救了他:“算儿?过来和姐姐坐坐。”

林浔快乐地蹦跶到一旁的长椅旁,坐在碧海仙子的身边:“仙子怎么也在这里。”

碧海仙子今天穿一身宽松的亚麻长裙,搭了白纱的披肩,倚在长椅背上,姿态放松,通身优雅仙气,道:“清晨有紫气,有益于修炼,我来感悟。你呢,怎么也来了?”

“写代码有点累。”林浔道:“出来放松一下。”

“别不是写到了现在吧?”碧海仙子轻嗔道:“小孩现在不注意身体,过几年怎么办?”

林浔乖乖应了一声,也跟着她坐在长椅上发呆,约等于修身养性。

初夏时的清晨,迎面的清风带着丝丝透彻凉意,昨天下了雨,于是空气里还有一丝青草和泥土混合的香。

此情此景,很能让人感到舒服。

林浔于是眯了眯眼睛,在这个难得的清晨里,他舒服得有点儿恍惚了。

他身边的碧海仙子似乎也很惬意,开始轻轻哼唱小调,调子有和现代歌不同的抑扬顿挫,很古典,也很缥缈,想必是修仙人的曲子。

她唱:“借问……借问名利客,何如学长生。”

又轻轻唱:“不如从此去,悠然登玉京。”

她音色美,像天边的烟霞,在这一刻,林浔甚至也想就此放下一切,修仙问道学长生了。

但是,还是不行。眼下所有情况已经清清楚楚,他的真身半死不活,被放在不知道哪个版本的果壳里。

别人活着,花钱。

他活着,费电。

他闭上眼,进入寂静的系统空间。

“喂。”他对系统屏幕道:“系统?”

系统毫无动静。

林浔继续:“儿子?”

系统继续毫无动静。

林浔:“崽?为什么不理我?生气了?别啊。”

系统仿佛死机。

林浔摸了摸鼻子,不再继续,而是走到任务界面。

任务界面只有一个任务。;主线任务:踏碎虚空。

进度:0。

“假如踏碎虚空是让我在现实里醒过来,”林浔,“你得帮我吧?我不能在现实里好不容易醒过来,然后又落到那家伙手里。还是说,我必须完成这个任务,你才能带我安全离开这里?”

“但是,不论怎么样。我都是你爹了,给我点提示不为过吧?能把洛神写出来,是我现在的能力极限了。我要是真醒不过来,还得回过头去再求学弟,那多丢人,何况他阵营不对,那么危险。”

系统音响起:“系统繁忙,请稍候再试。”

林浔:“行。”

路还是得自己走。

他修仙,但也真的成不了仙。

他不过是世间一个名利客,这辈子都不能无欲无求。

叶子落在水面上,尚且能泛起一圈涟漪,人活着,总要创造出点东西。

——他睁开眼睛,便起身往前走去,头也不回,觉得自己还挺潇洒。

车到山前刹不住,船到桥头自然翻,先走着。

——一打开家门,就看一个白色的影子蹿了上来,扒着他衣服爬上来,一个劲儿地要往他怀里钻。

林浔伸手抱紧指针,先是低头亲它毛茸茸的雪白脑壳,然后又揉它耳朵:“……乖,宝贝。”

指针在他怀里不出来。

于是林浔就抱着猫毫不留情地踹开了王安全的房门:“起床搬砖了!”

“搬什么砖……”被强行搞醒的王安全拒不合作:“咱们躺着等比赛不行吗?”

林浔态度冷漠:“做功课。”

初选声势浩大,但也终究属于一种海选,掩盖不了沙里淘金的本质。但到了终选,大家可都是货真价实的真金了——尤其是空降过来的那几家大公司嫡系,谁敢说自己比他们实力雄厚?

所以,在终选赛的前夕,除了做好功课,获取对家的情报外,必不可少的操作,就是做心理建设了。

两天时间过得很快,科技博览会的终选如期到来。也在科展馆,但换成了规格最高,容纳人数也最多的1号馆举行,气氛比终选时严肃许多,网络上的关注度更是空前高涨。林浔和架构几人坐在幕后准备室里,屏幕上滚动着赛程,和一窝蜂随机抽号上台的预选不同,终选是分组进行的,也就是说——同类型的产品将划归到同一组中,然后再随机抽取顺序上台,等这一组产品完全展示完毕,评委再进行统一票选,为这组产品决出名次。

“咱们组好靠后,”王安全正在浏览相关信息,“人工智能类的产品压轴展出,离我们上场估计还有七八个小时。”

林浔:“我们组内第几位?”

“巧了,也是最后一个。”王安全道:“但倒数第二个是Eagle。”

林浔:“还行,有点意思。”

王安全:“那你是胜券在握了?”

“没有。”林浔叹了一口气,用力摸着指针的毛:“我虚的很,有点紧张,有办法让我快点度过这七八个小时吗?”

王安全:“那你玩呗。”

林浔就一边抱着猫,一边打开手机,开始玩了。

只是刚一打开社交网络,硕大的标题就跳了出来。

“买定离手,东君是否会在科技博览会上现身?”

“又是一年科博会,桂冠花落谁家?”

“别人的二十岁:顶刊顶会论文十余篇,科技博览会初选冠军,东君绯闻男友。你呢?”

“强人工智能疑云:是否有悖伦理?它已经主动说出答案。”

林浔:“……”

他揪了指针的耳朵一下。

这些乱七八糟东西到底是怎么在这个世界生成的?

不过——反正你们的东君是不会在博览会上现身了。

这个虚假的世界,只有手下的猫毛还有些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