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root(8)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这样的时候,他应该有什么样的情绪?

林浔不知道,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激烈的情绪。

只是有点,冷。

像在极地深海里,成千上万米的冰壳下埋了成千上万年,手指尖都是冰冷的,冷的极致是痛,从身体内部蔓延出来的痛,血液结了冰,连发抖都做不到。

但极致的窒息感又将他从彻骨的寒冷中拉出来,他在零度的海水里被浮冰推挤着,逐渐上浮,接触到空气的那一刻,猛地睁开了眼睛。极致的痛苦下人的感官会无限扩大,他感到自己的肺部疯狂抽搐挛缩,他想喘气,想咳嗽,但是最终只能无力地挣动。

赤霄龙雀剑和炎阳子所带来的的灼热气浪仍在这一方天地疯狂翻涌,炎阳子嘴角有一丝冷戾的狞笑,赤红色的眼瞳里映出他的倒影,仿佛已经预见了他的死亡。

林浔艰难地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笑。

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笑,可能这个笑也不会怎么好看。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笑,林浔觉得光从气势上自己就压倒了对方。

果不其然,炎阳子皱了皱眉头,然后冷哼一声,手指拢得更紧。

林浔更加难受,他喉中抽噎了一下,耳边全是血管即将破裂时的嗡鸣声,像是变电室里刺耳的蜂鸣。

他刚才好像是经历了一辈子那么漫长的时光,但是现实里,时光也仅仅是流淌了不到一分钟,或许人的精神世界自有精巧不可思议的结构。

林浔再次闭上眼。

他早就得出过这个结论了,剑修和键修,都是不容易死的一种生物。

而现在这样剑拔弩张的情况,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反正不会是我死你活。

他看着自己框选出来的那一万行代码。

CtrlC。

CtrlV。

F11,运行。

眼前蓝框变幻,一个方框浮了出来,冷而机械的八个字。

请输入管理员密码。

下面是一个输入框。

他意识恍惚,王安全的声音又想起:“输入次数限制……一次吧,一次最安全。”

然后他戏谑道:“不怕我手抖么?”

“别介啊,你那么高的智商都被狗给吃了?”王安全一边敲键盘,一边道:“脑子好的人对身体的控制力也很强嘛,你这种人从来不手滑。行了啊,就一次,生死有命,一次不中,你账户就锁死,永世不得超生。”

“好残忍啊,安全。你起码给我留条后路吧。”

他所说的话,字面意思像是指责,语气却十分轻松,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手滑输错,不可能忘记。

但是现在看来,他和安全,那时候好像做了一个愚蠢至极的决定。

比如说……现在,他面临赤霄龙雀剑的时候,只有一次机会输入密码。

——而他对这个密码一无所知,只能猜测。

除此之外,他还知道,这串密码对于东君来说十分重要。

一次机会,就一次。

生死有命,成事在天——不可能。

他林算法活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年里,所有需要赌的时刻,从来没有输过。

一次机会。

光标闪烁。

对一个人来说,意义最为重大的一串字符。他想,那个人,并非执着于日期,执着于数字奇异排列,执着于无关紧要的细节的那种人。那么他执着于什么?他的事业,感情,善恶,又该怎么判定轻重?

林浔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并不了解那个男人内心世界的哪怕是十分之一的结构。

他死死看着空白的输入框,他实际上只知道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一串字符是什么。

假如他乏善可陈的一生被写进一本乏善可陈的小说,那个串字符必定写在这本小说的开端,至少,前三章的某一个位置。

他默念出那两个单词,而它们也随着他的意念,缓缓浮现在输入框之中。

——HelloWorld。

计算机对人类说出的第一句话。

他选择确定。

光屏短暂地停留在这一幕,空气仿佛凝滞,而他眼前微微晕眩,又置身在陌生又熟悉的情境中。

他在这个备注为Co的人,或者说东君发信息,就在刚才,他要东君说出一串对他来说意义非常重大的数字或字母组合。

一分钟的静默,聊天对面那人似乎在认真地思索。

而林浔——他对这个答案有很高的期待,这份期待似乎来自少年人的爱情,他想假如东君最后说出的数字和他自己有关,他就要毫不犹豫地喊他一声“亲爱的”。

屏幕一亮,聊天消息弹出。

Co:HelloWorld。

Lo:……哦。

他略微雀跃的心情低下去很多,但还是如实将这串字母记录下来,作为代表“卫星”系统最高权限的root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