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root(5)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看这鱼生无可恋,双目无神的状态,大概已经是三成熟了,该撒上孜然辣椒入味,再翻个面继续烤,均匀。

林浔走过去,盘腿坐在这鱼旁边,伸手碰了一下他的手——他的手也已经干燥了,在以前,这双手可是十分细白水灵的。

皮肤相触的那一刹那,林浔看见祁云死鱼一样的眼珠终于动了动,有些惊讶般朝自己所在的方位看过来。

他是隐身状态,遁迹符除了能够隐去身形,还能隐去神念以防止敌方发现,因此,他们没有办法进行神念传音。不过还好,仍有实体,他按住祁云的手腕,在他手心一笔一划写:“你还好吗?”

为了保证祁云能够理解,他写得很慢。

果然,祁云的食指动了动,林浔把自己的左手手心凑上去。

祁云写:“我不好。”

然后又写:“你是谁?”

林浔写:“你猜呢?”

祁云写:“是和尚吗?”

林浔下笔无情:“不是。”

然后,他看见祁云生无可恋的目光更加生无可恋了一些,整个人脸上写满一个大写的“哦”,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行吧。

祁云:“那你是林……”

最后一个字他没写出来,因为他有一个错误的开端,把算字的竹字头错写成了草字头,然后就不知道怎么继续了,最后敷衍地瞎画几下了事。

林浔:“……”

虽然祁云这事做的不地道,连他的名字都不会写,但他还是有良心的。

他写:“但和尚也在。”

祁云眨了眨眼睛。

祁云写:“快把我带走,我快干了。”

林浔写:“不行。”

祁云:“?”

祁云:“让和尚来跟我说话。”

林浔:“不可以。”

常寂对祁云有那么点儿养育之情,想来在一定程度上会纵容这条鱼,但他林浔就不一样了,他是个没有感情的键修。

他:“你告诉我几件事,我就带你走。”

祁云看来是离开之意过于迫切,点了点头,但同时又在他手心写下:“不能对我师父有害。”

林浔想了想,回他:“我尽量。”

林浔:“你怎么在这里?”

祁云:“师父做事,需要护法,我师弟们境界不够。”

林浔:“那你现在是怎么了?”

祁云:“护法到一半,灵力有损,又变回鱼。”

护法这个名词,林浔这些天来也有所了解。修仙人为了境界提升或者其它什么目标,有时候需要入定,神游太虚,冥思宇宙。这就带来一个危险,心神游走于一个玄奥的境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找不到回来的路了——或者被别的什么东西影响,产生异变,心神失守走火入魔。

而假如把入定之人比作风筝,护法之人就是风筝的线,当察觉到入定之人心神不稳时,立刻将他的心神拉回现实中,避免意外——因此,长辈们入定的时候,往往需要二三小辈在旁护法,不得疏忽。

炎阳子的计划很周全,别的弟子境界地位靠不住,只有大徒弟能用——却没想到大徒弟已经变成了一个病美人。

林浔:“哈哈。”

祁云:“?”

林浔:“你师父不管你么?”

祁云:“他现在对外界无感知,不知我无法继续护法了。”

说到这里,他眼睛忽然睁大了一些,在林浔手心快速写下:“没有人护法,他会走火入魔,救我师父。”

——由此可见人和人的思考方式有巨大的区别,有的人是多线程同时运行,有的人是单线程,比如祁云,刚才因为过于难受还只想着离开这里,现在突然又意识到了师父的险境,他的鱼脑子似乎没有办法同时容纳两件事。

“不急。”林浔和他不同,是多线程的,他仍然维持一个没有感情的键修所拥有的冷静:“他在做什么?”

祁云:“与赤霄龙雀剑共鸣,你快救他,会被剑反噬。”

林浔看着祁云,继续写:“共鸣完成,他就成为赤霄龙雀剑的主人?”

祁云:“可能吧。”

林浔:“你们对赤霄龙雀剑知道什么,都告诉我。”

祁云眼神闪烁,似乎在权衡利弊。

最终,他看着林浔,点了点头。

林浔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一瓶水,拧开盖子,从上到下浇在祁云的鱼尾巴上,又往他脸颊、手肘这些有鳞片的地方浇了浇,祁云的状况终于有所好转,写字的速度也快了些。

“赤霄龙雀剑是剑宗镇宗之宝。但是被青城贼子私藏。”

“师父有和神剑沟通的方法,他和赤霄龙雀剑人剑合一后,就能成为修真界的帝君。”

林浔:“人剑合一?”

祁云:“是。”

林浔:“怎么合一?”

祁云:“我又不是剑宗宗主,不知道。反正就是感悟剑意吧。”

林浔:“好。”

林浔继续:“为什么拿到剑,就是修真界的帝君?”

祁云:“我哪知道。”

祁云:“我说完了,你快去给我师父护法。”

林浔:“好的。”

他盯着炎阳子看了足足一分钟。

炎阳子身上热浪翻涌,空气中似乎有奇异的波动,令人非常压抑,就在这时,他听见身旁常寂低声道:“看天。”

林浔抬头看天,见赤霄龙雀剑顶端,一缕血色光泽如同天边一线斜阳冉冉而升,而他们头顶的天空上乌云密布,隐隐约约聚成一个巨大的旋涡,森寒可怖。但在旋涡的中央,却有一丝灿灿云霞悄然从乌云的缝隙中溢出来,仿佛和地面上的神剑遥相呼应。

寂静的城市停止了呼吸,仿佛行尸走肉的人群,高处的神器,与低垂的天幕,一切的一切好像都超越了现世和唯物的范畴,像个疯狂的梦。

传说修真界的帝君成为帝君时,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天上云霞蒸腾,或许眼前的景象就是某种前兆。

林浔眯了眯眼睛。

看这景象,炎阳子确实是想登基了。他不接受。

祁云要他保护自家师父的安全,他答应了,就肯定要去做,绝不会给炎阳子前辈任何走火入魔的机会。

下一刻,林浔目光一凝,变键为剑,长剑握在手中,直指炎阳子的后心,陡然向前直刺!

剑尖撞上炎阳子后背的那一刻,剑身陡然巨震,仿佛撞上铜墙铁壁。

——修为高之人有罡气护体,这在林浔的所料之中。

而炎阳子显然已经是分神境界,这片区域内所有的所任活人都被他控制,作为灵力的来源,成为他计算力的一部分,帮助他与赤霄龙雀剑共鸣……共鸣——到底是什么?

炎阳子岿然不动。

对不起,是我打得还不够重。

林浔深吸一口气,将目光转向楼下的人群,手中键盘迅速敲打,与炎阳子争夺计算单元的控制权。他现在约等于单枪匹马,但是却是渡劫期的单枪匹马,没道理抢不过一个分神期。毕竟,修仙这种事情,越过一个等级,就是天壤之别。

事情也和他设想中的一样,不出两分钟,第一个计算单元已经被攻破,是酒店大楼下,离他们最近的的一个人。

按照这样的速度,他能获取足够的资源,但太慢了。

既然是渡劫期,当然不会用分神期的手段。

事不宜迟,他调动自己输入到系统中的洛神程序,将洛神搭载在第一个计算单元的系统当中,下一刻,那人身上散发出幽淡的蓝光,这是属于洛神的色泽,在这一刻,他已经被林浔,或者说林浔控制下的洛神系统完全纳入控制。

只见他转向身边的其它人,无形的波动在他们之间荡起——这人如同林浔的一个化身,林浔不必再一个个攻破他们的防火墙,他的人工智能会帮他。

他用两分钟获得了一个计算单元,而这个计算单元会在接下来的两分钟获取第二个计算单元。所以说四分钟后他会有两个计算单元。

两个很少,不过他六分钟后就会有4个,八分钟将有8个,二十二分钟后,1024个,这是个幂函数。

但是……林浔看回光芒大盛的赤霄龙雀剑。

仅仅在这两分钟之中,它已经产生了变化。

原本深插在玉石中、岿然不动的长剑,此刻却微微颤动摇晃起来,隐约剑鸣,似乎要挣脱玉石基座出来。

他望向前辈们所在的位置:“只有帝君才能拔出剑,但炎阳子拔不出。”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因为假如能够□□,炎阳子早就拔出了,何必大费周章。

他继续道:“所以,他是在强行……”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描述。

“不错。”却听逍遥子道:“他觊觎神器,妄图以己身力量将赤霄龙雀剑强行炼化。”

林浔看着炎阳子:“而且他要成功了。”

灵气在自己身上缓缓凝聚,林浔的心情其实谈不上胜券在握,也谈不上平静从容,其实自从听见赤霄龙雀剑失窃的消息,修真界的众人便都做好了一场恶战的准备,生死不论。

是他先获得足够的灵力,将炎阳子从入定中强行打断,还是炎阳子先一步将赤霄龙雀剑炼化完成?

又或者……

林浔向前走了两步,越过炎阳子,靠近光芒炽烈的长剑,他伸出手,缓缓握向龙雀纹盘绕的剑柄,剑柄周遭仿佛有无形的阻力,他寸步难行,好像两块磁铁的同极相遇。

但是此时此刻,他的目光却越过这一切,望向对面静静矗立的银河大厦。

东君会在那里么?他突然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