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root(3)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寂静的蓝色空间,1和0的字符在黑色的地板里成形,雪花一样飘飞出来,静静向上升,像深海底的气泡。

林浔伸手,只抓住了虚无的空气。他再往下看,黑色的地面像是无尽的虚空,整个蓝色的空间仿佛无尽混沌中唯一的存在,静静构筑在这里。

系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Glax已经加载完成。

这是林浔最喜欢的语言,它将简洁做到了极致。有时候林浔会怀疑,他之所以觉得自己编程能力糟糕,是因为被Glax惯坏了,从而不再适应其它语言繁琐的语法。

当然Glax也有缺点,它自带一个智能自动纠错功能,所有人都知道,人工智能和人工智障是同义词——有时候,自动纠错功能会把你原本的错误纠成另外的错误。这是一个可爱的缺点,并非不能容忍。

林浔低下头,笑了笑,进入Glax。

霎那间一道虚幻的银河在屏幕上流淌而过,银河,Galaxy,一个浪漫又遥远的名字。为它取下这个名字的人,或许怀着某种深情。但林浔总是想到今夜梦里,和某个人坐在房顶看星星时远方天际那道璀璨的星河。

不过,那好像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他打开命名为“L”的文件夹,里面早已被放进去了一个项目的整个文件,命名为“洛神”。

天道生万物,于是有了天地间各式各样的花木生灵。而人也可以造物,传说修真界渡劫期的前辈,可以身外化身千亿,可以或死人肉白骨,只需手指一点,枯木逢生,落花又开,点化生灵成精。林浔不比那些境界高超的前辈先祖,他只是能够用计算机语言,写出一个独立的智能而已。说不定天道额外开恩,就认可他能达到渡劫的门槛了。

他有条不紊地配置各个板块,这个流程对他来说太熟悉了——系统空间的运行速度也很快,因此十分钟左右,整个洛神就在系统空间内安装完成。

林浔按下启动按钮,蓝色进度条开启,平滑向前推进,顺利到达百分之百。

“Hi,我是洛神。”

开启语在屏幕出现。

林浔转头看向任务界面。

达到分神期后,系统自动开启“达到渡劫期”的主线任务,但进度条一直是百分之零,因为林浔一直没有写入相应的程序。

但洛神可不是一般的程序——它是一个完完整整,功能齐全,自由度极高的人工智能系统。

果然,进度条猛地一亮,然后飞速上涨起来!

几乎只是在零点几秒之内,进度条就顶到了满格。

就在这一刻,四面八方传来系统的背景音。

“主线任务:‘达到渡劫期’完成。”

“系统准备中,请等待。”

“任务奖励:门派领地等级1,门派资金2000,灵力200,法器等级1。”

领地等级,资金,灵力,都是主线任务的基础奖励,林浔已经见怪不怪,但法器等级1还是让他挑了挑眉,有点期待这次之后自己的键盘会变成什么样子。

就听系统继续发声:“奖励发放中,请等待。”

“喂。”林浔出声。

系统没应。

林浔继续:“元婴和分神期的领地、资金奖励,你还没发给我呢。加上今天这个,你欠我好多钱。”

系统出声。

“系统繁忙,请稍候再试。”

——又来了。

轻轻一笑过后,林浔托腮看着屏幕,神色逐渐淡下来。

“所以。”他道:“你在这个世界的权限也有限吧。不是想给我就能给我。”

“系统繁忙,请稍候再试。”

“那次我问你,你想帮我做什么,你说帮我破碎虚空,原地飞升……但是你连钱都没办法发给我,又怎么能带我飞升呢?”

这次,系统倒是没出声,林浔原本以为它死机了,但是三秒钟后,他面前的屏幕忽然一暗。

黑色的屏幕上,缓缓出现一个字。

“能。”

“哈。”林浔:“你果然是活的。”

他觉得自己应该要笑,却笑不出来,只能道:“但你也会付出挺多东西吧。”

系统没有回答。

“不直接给我资金和领地,要等现实里的契机,是因为直接发放,不符合现实逻辑,会被发现吗?”林浔淡淡道:“你……怕谁发现?”

系统依旧没有回答,林浔缓缓低下头去,近乎自言自语,道:“那次在医院里,我被魔物攻击,你受损了。所以,魔物一直想靠近我,是因为想把你毁掉么?把你毁掉,我就不能飞升了?”

“我不知道魔物是什么,但是他和魔物有关系,能控制他们。他知道魔物在干什么。”他声音放轻了,带一点哑,和微颤的涩:“是因为他不准我出去么?”

他问了很多。

但系统一句都没有回答。

甚至,黑色的屏幕渐渐变亮,回归了之前正常的界面。

机械声音再次响起。

“主线任务:‘踏碎虚空’开启。”

“任务进度:0。”

“任务提示:无。”

踏碎虚空,踏碎虚空。

林浔手指轻轻抚过数字为0的进度条。

然后,他久久待在这里,仿佛把它当做一个逃避现实的去处,直到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才走到任务栏,领到了代表法器等级提升的那把小剑,然后,他离开空间,睁开了眼睛。

指针在他腿上蜷着睡觉,见他醒也睁开了眼睛,坐起来看他。

指针的体型不大,但体重还是有一些的,四个爪子踩在腿上的时候,让林浔有一点点发痒。他把猫抱起来:“不生我气了?”

指针的回答毫无温度:“喵。”

林浔亲了亲它薄薄的耳朵,把它放去后座,然后拉开背包拉链,将键盘取了出来。它的外表没有什么变化。

林浔将键盘托在手中,意念催动——键盘逐渐虚化,长剑出现在他手中,这次倒是看出变化来了。

剑沉了不少,原本只是一把半米左右的灰色短剑,现在却拉长了,灰色剑身拉长变细,呈现出金属光泽,剑身锋利如同冰棱。剑刃在视觉上的效果非常薄,林浔没有下手去抹,因为以它的锋利程度,大约一碰就会见血。

——血。

除去变长之外,整个剑身还环绕一丝隐约的血色光泽,倒不显得邪戾,只是肃杀。剑柄处,手握的地方,触感比先前粗糙了不少,多了鳞片状的雕饰,大概可以增加摩擦,令人拿剑更稳。

与此同时,长剑周围似乎产生了不易察觉的变化,空气有微微的波动,大概就是剑修称之为“剑意”或“剑气”的东西,能使剑招威力更大,杀伤范围也更远。

林浔若有所思,收起剑。又过三分钟,车停,他们到了地方。林浔很顺利就找到了曹警官的办公室。曹警官对待林浔的态度依然像春风那样和蔼,林浔的“哥”也喊得更亲切了。

由曹警官带着,他们走了几道手续,得到了查询信息和各种记录的许可。天网工程、公民个人信息联网,这些东西都是保障治安必要的手段。有了逍遥子提供的照片,加上现在先进的图像识别系统,很快匹配上了一位户籍在四川的男子,姓杨,今年五十六岁,身份竟然还是一家药品销售公司的老板。

——不,看全了公司资料后,林浔得出结论,这不是什么正经东西,是个打着幌子的中草药保健品公司,资料里充满“量子治疗”“人体磁场”“酸碱平衡”之类无稽之词,显然属于专门骗老头老太太那种。不过,不论怎么说,公司的规模不小,这位剑宗宗主还算事业有成。虽然比不上五十套房的霍老头,也比不上坐拥5A景区的逍遥子,但也能勉强养活自己的徒弟,至多不过是徒弟质量欠佳罢了。

而他的行迹,可以说在信息记录系统里一览无余,社会主义的治安保障体系果然胜过修真界阵法。

两天前,这位杨前辈乘坐高铁来到帝都,在远郊逗留一天后,他的开房记录定位在市区一家五星酒店。

林浔微挑眉。

好巧不巧,这酒店他哪哪都眼熟——就在银河大厦的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