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密码(10)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凌晨四点,本应该世界寂静,绝大多数人都在睡眠。

但薛新的回复却几乎在下一秒就抵达——说实话,这并没有出乎林浔的意料。

薛新回了短短两个字:“果壳。”

林浔领会了他的意思,他的房间里并没有全息舱,于是蹑手蹑脚走进了安全的房间,打开了他的游戏舱——为什么不选择架构,不是因为他对架构有什么意见,而是安全睡觉比较死。

成功溜进全息舱而没有惊醒安全后,他合上舱盖,进入全息世界,虹膜登陆了自己的账号。他把默认地址设在了自己的家园,还是那个星河中航行的大飞船。

——然后,当他站在银白色舱室的下一刻,访问申请就弹了出来,

“用户‘玩家X’请求访问您的家园。同意拒绝。”

玩家X,林浔记得这个ID,这是薛新的玩家ID。

他点触同意选项,玩家X出现在传送点,薛新的虚拟形象是个穿白大褂的年轻男人,看起来非常严谨,像是科幻小说中会出现的那类科学家。

“学长。”薛新看着他。

“你好。”林浔在银色的机械长桌前坐下,问他:“为什么要在果壳里见面?”

“我想见到学长。”薛新先是这样说了一句,然后很快笑道:“开玩笑,因为这里相对安全。”

他把“相对”两个字咬得很重。

林浔:“为什么外面不安全?”

薛新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他,道:“学长想和我谈什么?”

“想和你谈很多东西。”林浔道:“但是首先我想确认我能够和你无障碍交流,其次确认我可以相信你?”

“学长想怎么确认都可以。”薛新道。

林浔思忖片刻,然后道:“你自己来证明吧。”

“也可以。”薛新走过来,在长桌的对面坐下:“我要想想怎么证明。”

林浔“嗯”了一声,然后不再说话。

虚拟世界里是绝对的寂静,时间就这样流淌过去,大约五分钟后,薛新打了个响指:“我知道了。”

“学长一定已经知道了很多东西,而我也知道很多东西。”他看着林浔,“但学长显然不会轻易相信我。而我们所在的这个环境也不一定安全,说不定哪个关键词就会带来危险。”

林浔轻挑眉:“所以?”

“所以学长和我玩个游戏吧。”薛新从座椅上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整个人微微向林浔所在的方向前倾,一字一句道:“零知证明。”

林浔抱臂看着他,笑了笑:“好。”

总所周知,一个秘密之所以被称为秘密,是因为它没有被泄露。而传递秘密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信息的泄露达到最小。于是就有了零知证明,密码学中一个经典的命题。

整个证明过程由两方完成,证明者,和验证者。

证明者手中掌握着一个秘密,他要向验证者证明他拥有这个秘密。但是,在证明过程中,他不能泄露关于这个秘密的任何知识。譬如薛新拥有一张拍摄林浔卧室房间的照片,他要让王安全相信他拥有这张照片,而不说出照片里房间中任何家具、摆设、颜色与细节,更不能将照片拿在手中展示给别人,信息的泄露量必须为0。

林浔看着薛新,等待他的证明。

“我只说一个词语和两个数字,学长一定能明白我想说什么。”薛新的人物离开机械长桌,在房间中走了几步,到太空舱银白色的控制台前,他的头上顶着他的ID“玩家X”。

“这个词语很简单,”玩家X伸出四根手指:“四个字,一个非常简单的命题。”

林浔勾唇笑了笑:“直接说。”

玩家X一字一句道:“恺撒密码。”

飞船舱内,一片寂静。

林浔转头看向左边,飞船巨大的舷窗。

银河流淌,星云变幻,远方的脉冲星一下一下规律闪烁。脉冲星是中子星的一种,宇宙中,每当一颗中子星出现,就意味着一颗大质量恒星的老去。人们曾经认为恒星是永恒不变的,但他们后来发现即使太阳也有熄灭的那天。所有不断更新的科学理论都在告诉人们,你所以为的那个世界并不是真实的世界。

林浔向后靠在椅背上,仿佛过了很久,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看向薛新:“两个数字呢?”

薛新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舱室内响起:“两个数字,6,3。”

随后,玩家X将手指放下:“我想说的只有这些,学长,我的验证通过了吗?”

林浔看着他灼灼的目光。

恺撒密码,最简单的密码体制之一,加密和解密都只需要一个移位操作,而移动的位数就是破解这个密码所需的密钥。

假如这个密钥为4。那么字母表上的所有字母都将由它后面的第四位字母代替。ABCD变为EFGH。皇帝向他的将军传信秘密命令“withdraw”,即使被敌方截获也没有关系,因为经过加密后“withdraw”变成了“zlwkgudz”,一串没有意义的乱码——除非他们破译出了这串字母的加密方式是恺撒,而密钥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