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段誉 第十三节 十八岁的慕容复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十八岁的慕容复第一次离开家从苏州到汴京读书,第一站是远方亲戚王夫人的家。

  当时慕容复身上的一身运动服绝非名牌,头发凌乱,似乎很久都没有洗过,也没有梳理。他把行李随手放在客厅,只对沙发上端坐不动的王夫人点了点头,算是招呼。

  王夫人对自己这门远方亲戚不甚满意,慕容复甚至不是在城市中长大的,他出生的那个参合庄算是王夫人几代前的老家,他和王夫人的关系也仅此而已。这种亲戚通常被王夫人似笑非笑地称为“老家来的”。

  所以她只是端坐在那里,懒得动,挥挥手示意慕容复自己找椅子坐下。王夫人早已经想好了说辞,说你从参合庄一直考到汴大读书不容易,不要在大城市就贪玩,年轻人还是要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云云。然后王夫人就可以把手边那个封了1000块钱的信封塞给这个老家来的小子,然后打发他滚蛋,没事不要再穿着满是灰尘的运动鞋把她1500块一平方英尺的柚木地板踩得满是鞋印。

  谁知道慕容复只是默默地看了王夫人一眼,微微动嘴唇说:“我不坐了,来看看姑母,我就去报到。”

  “这里离汴大那么远,你怎么过去?”王夫人对慕容复那种冰冷的不驯的语气给呛了一下,可是女经理照顾着自己的面子,毕竟还没有发火。

  “出门看看坐公共汽车去,我有地图。”

  “公共汽车站离这里有二十分钟路,现在夜里也不一定有了,”王夫人皱了皱眉毛,“你坐一下,我叫公司的司机送你过去算了。”

  “不用了。”慕容复唇边有一丝很淡却很犟的笑容,“我晕车。”

  心里极度不悦的王夫人却没有注意到旁边坐着的女儿眼睛里那种神情。王语嫣在那一刻看见了她一生中第三个重要的男人——慕容复。她对这个陌生的远房表哥的第一个印象是慕容复掩映在长发下的眼神。稀疏和凌乱的头发垂在慕容复额头前,头发上的灰尘和汗水却遮不住慕容复一双很野的眼睛,那种凌厉的目光竟然让王语嫣的心里忽地冷了一下又热了起来。

  当然和黄药师段正淳那种阳刚气质的典型代表相比,慕容复还是太意气用事了。黄药师那种角色到后来都练到了水火不侵的地步,和完颜洪烈在生物学院会议上对抗的时候,自始至终脸色半分不变却依然咄咄逼人,而慕容复还只有借着头发去遮掩他的恼怒。不过无论如何,王语嫣在那个时候看见了一生第一个可以和母亲王夫人对抗的男孩,高大,沉默,站立的姿势中有一种蓄势待发的力量。而最最重要的是,那一刻慕容复的眼神很像王语嫣梦想中的白瑞德,有一种难以察觉的邪意。

  纵使乔峰那种和慕容复水火不容的人在场,估计也只有赞叹说真他妈的太酷了。

  可是却没有人了解慕容复那时候的心情。

  这个骄傲的篮球高手从踏上汴京的土地就察觉到了周围的眼色,正如郭靖因为那身老蒙古袍子被彭莹玉拦在汴大的门口,慕容复也因为那显得土气的发型和衣着而被火车站的保安搜遍了全部的行李。当时慕容复指着身边的人问怎么只查我一个,保安不耐烦地回答抽查只查外地的,你懂不懂啊?

  出了火车站的慕容复狠狠把那张火车票扔在地上,于是他被佩了红箍的老太抓住,说这是我们大宋京城你还敢乱扔纸片?

  即使在去王语嫣家的公共汽车上,慕容复依然被售票员大笑了几声,因为他的官话实在不那么标准。

  走在阴霾的天空下,慕容复到达汴京的第一天就明白这个城市深处有某些东西是拒绝自己的。直到他看见了矜持的王夫人,听到她的第一句话“脱鞋脱鞋,脱鞋再进来”,那股一直在心底卷动的怒火终于悄悄升了起来。

  慕容复并不在乎承认他是敏感的,他绝不是心思粗得像水泥管道的郭靖。他是慕容复,而不是任何其他人,如果他不想原谅别人对他这个外地人的轻慢,那么他绝不会逼自己装得宽容。

  于是在身后关上门的时候,慕容复告诉自己他不会再走进王语嫣的家门。事实证明,慕容复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很久以后,王语嫣问慕容复,那天后来他到底找到公共汽车没有。慕容复趴在三教的窗口喷了一口烟说没有,我知道那时候已经没有车了,我是一路走到汴大的。

  那时候慕容复甚至没有回头看王语嫣一眼,他的背影趴在窗台上,那种蓄势待发的姿势却再次让王语嫣感觉到这个骄傲的篮球手的力量。一阵夜风让她忽然迷乱,觉得自己为了这个人而报考汴大是值得的,是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