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令狐冲(II) 第七节 三张票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班长,是小的陆大有觐见……”

  令狐冲屁股还没坐热,又听见陆大有那个活宝在外面喊。自从陆大有他们见识了杨康那个狠劲,胆敢上令狐冲宿舍踢门领补助的再也没有了。陆大有就渐渐养成这个德行了,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总得玩点花样看看。

  “免礼平身,有事早奏,无事退朝。”令狐冲只好拉开门。

  陆大有颠着小步窜进来:“谢班长隆恩呐,晚会的票有没有?”

  “你们屋有几个想去的?就那么几张票,想去的说话,不想去的让他们一边站着去。”

  “那不就完了,”陆大有忽然变得很严肃地样子,“以我的人格保证,我们班除了班长您老人家只有我一个人想去,不如我们把所有的票二一添作五。多的贴张广告卖了……”

  “靠!你小子真他妈狠,”令狐冲笑着骂了一声,陆大有也不在乎。

  令狐冲干脆把剩下三张票都给了陆大有:“看看男生有几个人想去,大家分了算了。”

  “这我也算个钦差了吧?”

  “钦差也别占我的位子,”令狐冲赶快把往电脑前坐的陆大有抓了起来。

  “班长真是伤老臣的心呐。”陆大有虽然玩不成游戏,不过票到手了,也就兴高采烈地去了。

  令狐冲不曾想到,仅仅二十分钟后,陆大有就窜回来了。

  “班长,还是您老人家去分票吧,没了您作主,我们真的没青天了。”陆大有把那三张票塞给了令狐冲。

  “哟,你有那么冤么?”

  “老实说是没有,”陆大有摇头,“不过我这钦差去分票大家都不理我。”

  “靠!”令狐冲按上陆大有的肩膀,低头长叹,“叫你办点小事你都办不好,我还准备把班长的位子传给你呢。”

  “今儿我总算知道尧舜禅位怎么来的了,敢情他们那位子不是皇帝,就是班长啊!”陆大有深沉地说。

  令狐冲觉得陆大有有时说话很有深度,不过这个时候没时间想,说:“想去的叫他们来,一起商量商量。”

  陆大有一转眼就回来了,谁也没带。

  “班长……我……”陆大有说,“失败了!”

  “怎么意思?没人想去啊。”

  “错了,是大家都想去,大家都不想来而已,”陆大有歪歪嘴,“我们屋的几个说你想个公平点的分配方案告诉他们一声再说。”

  “靠!我是不是还得召集个常委会,搞个计划书,做上可行性报告去给他们过目啊?”

  “差不多,如果能找人公证一下就完美了。”

  “滚一边玩去吧,”令狐冲有点恼火,“不去算了,你自己拿一张,剩下那两张卖了,我们还够买几瓶啤酒呢。”

  不过说归这么说,令狐冲还真的没胆子把那多余的两张票卖了。他和杨康不同,招民愤的事情他还不敢做。所以令狐冲只好使劲地抓脑袋,把脑袋抓成一个鸡窝后,令狐冲终于想了一个办法出来:“那不如抓阄吧,十九个阄,三个有,十六个没有,抓着谁算谁?”

  “班长圣明,那你做阄我拿回去给他们抓,”陆大有不等令狐冲说完,哧溜一声窜过去和杨康对切了。

  “我靠,良心大大地坏了。”令狐冲想想也只有他做。

  没办法,他扯了一个笔记本,写出十九张纸条捻成小球,扔在一个纸盒里去敲陆大有的脑袋:“该我了该我了。”

  陆大有拿着纸盒去了,还没多久令狐冲又听见有人敲门。

  “猴子真他妈麻烦!”令狐冲嘟哝着去开门,这次门口的竟然不是陆大有,是梁发、高根明和施戴子等等一拨人。一帮人挤在宿舍里,顿时宿舍成了一只沙丁鱼罐头。

  “你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吧?”杨康悄悄跟令狐冲嘀咕了一句,“这和群众上访一样了。”

  梁发把一个纸团往桌子上扔了过去:“这样抽不行!这样抽不公平!”

  令狐冲想了想说:“不会吧?这样抓还能不公平?又不是我帮你们抓的。”

  “先抽的当然占优势了,”梁发说,“先抽的四个人把三张票都抽光了,剩下的我们抽也是白抽,不跟耍人一样么?”

  令狐冲这才明白,原来四个先抽的人正好抽到了拿三张票,剩下的人就没有可抽的了。

  “这……这命苦不能怨政府吧,政府是无辜的,”令狐冲苦笑。

  “先抽的人抽中的概率大吧?”施戴子质疑。

  “肯定是先抽的概率大。”梁发下了结论,“不然怎么前四个就抽到了三个呢?”

  “无数武林高手都是跳了悬崖就找到武功秘笈了,可见运气来的时候山都挡不住,你也不能怪先抽的运气太好吧?”

  “我靠,什么玩意,”梁发对令狐冲的笑话不感兴趣,“这个抽法肯定不公平。”

  “公平的。”杨康一看那么多人挤在他们宿舍里就烦,这时候插嘴了,“无论先抽后抽,概率上绝对一样。”

  “怎么可能?先抽的选择机会当然多了。”施戴子细声细气地说。

  “你们修过概率论么?”杨康叹了口气,“数学上就是公平的。”

  “这还用修概率?想起来也不对啊,”梁发嘴里还在硬,心里却有点发虚。文科的令狐冲梁发等人当然不如理科竞赛出身的杨康,杨康十三岁就跟他们班上组织拿雪糕博彩了。

  “靠,不信你自己回去开个程序统计一下看看。”杨康不屑地哼哼。

  “还有你做的阄,到底有多少个有?我们怎么知道是公平的?”梁发架不住杨康的势头,心里虚了还要使劲撑起面子,转头去问令狐冲了。

  “我做假没什么好处吧?”令狐冲苦着脸。

  “我们把阄打开来看看。”梁发去抓陆大有手里那个盒子。

  令狐冲这次真的有点不耐烦了,一把在梁发之前抓过了盒子:“烦不烦啊?你们信我就抽,不信就自己分去。一个破晚会,彩排我看了,一点东西都没有,有什么可争的?”

  “对了,还有彩排的票我们怎么都不知道?”高根明想了起来。

  “我在你们屋门上留了条子,你们也得看才行啊。谁也不来和我领票,我不就和陆大有去了?”

  “那去了彩排的人就不要抓阄了,”梁发说,“你和陆大有就别抓了!”

  随着前面梁发质问令狐冲的声音越来越高,后面几个人的议论也让令狐冲烦到了极点。他不理解为什么本来简简单单分几张票的事情成了这样,难道他令狐冲真的那么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