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令狐冲(I) 第四节 舞会的开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乔峰懒洋洋地靠在黑板上,把烟盒里最后一根烟咬在齿间,摸出打火机用手遮在脸侧挡住了风,低头、点火、从嘴唇的缝隙里喷出一口淡淡的青色烟雾。那时候打火机的火苗正好照在乔峰的脸上,乔峰遮面的手中似乎笼着一个温暖的火球。

  在一个广大如圣堂的房间里,头顶是一盏幽暗的紫光,惟一的人背靠一幅末日审判一般含意深刻的粉笔画,高大冷漠。抽烟的时候,咬烟的习惯让乔峰脸上拉出了一些生硬的线条,似笑非笑的神情忽然浮现,有一点诡异。

  阿朱本不该在这个时候走进了活动中心的舞蹈教室。

  阿朱忽然有一种错觉,以为自己不是走进了舞蹈教室,而是站在某一个电影的画面中,比如《教父》。乔峰就像一个意大利的黑手党分子,站在圣堂的黑暗里,默默地欣赏遥远的歌声。那时候乔峰放在音响里的磁带是普契尼的《托斯卡》选段——Cavaradossi的“ELucevanstelle”。

  此时乔峰似乎根本不属于汴大平凡的熙熙攘攘的校园,一种近乎宗教神秘的背景让一米九五的他更高得不可平视。

  不过我们要知道,乔峰其实分不清普契尼和威尔第,让他坐下来听完这段两分钟出头的选段也会让他郁闷到极点。只是有时候抽烟,乔峰会想一些平时他没有时间想的事情,这个时候,他倒是不介意有某个名叫什么PlacidoDomingo的家伙在旁边唱个小曲儿伴奏。

  乔峰听见了旁边窸窣的声音,他想不到这是风吹阿朱呢绒长裙的摩擦声,以为令狐冲又在附近的黑暗里出没。他喊了一声:“靠!你怎么又跑回来了?”

  “回来?”阿朱的思绪一时中断,她不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男生,也不知道什么是所谓“回来”。

  乔峰的目光落在了阿朱束头发的白色手绢上,这种很熟悉的情景让乔峰呆了一下,他感觉到一点忽如其来的寒冷,令他惊悚乃至于战栗。

  两个人静静地站在黑暗中,乔峰只看见对方站在灯光照不到的黑暗中,是一个黑色的剪影,长裙束发,默默独立。惟有崭新的白手绢透着冷光,分外清晰。而阿朱的眼睛里,乔峰拉扯着嘴角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再一次把烟凑近了唇边。

  “你怎么又跑回来了?”乔峰在略带恍惚的一瞬间自己重复了这句话。

  “你怎么又跑回来了?”——到底是跑回来了,或者根本就不曾跑掉呢?

  世界上比配乐错误更煞风景的事情大概不多,大家完全可以想象《大话西游》中至尊宝在城头拥吻紫霞的时候,我们去掉《一生所爱》而换上《庆丰收》的效果。

  真正的麻烦在于,乔峰那盘翻录来翻录去的磁带根本就不是原本EMI的歌剧选段合集了。下面一首曲子正是著名的《庆丰收》,随着忽然灯光大亮把两个人彻底暴露在对方的眼皮下,《庆丰收》的旋律接上了多明戈的高歌……令狐冲一直都是个很煞风景的家伙,他这时候居然成功地找到电工。

  阿朱有点尴尬地看着乔峰,不敢正视这个不凡人物的眼睛。按照阿朱的想法,一个高大有型、会在寂静的黑房间里抽烟、并且喜欢欣赏多明戈的男生毫无疑问是出类拔萃的。她却没有想到乔峰根本不是出类拔萃在这个方面。

  “同学,”阿朱微微低下头去,“请问这里是舞蹈教室么?”

  乔峰很平静地看着阿朱,没有回答,似乎是有点迟钝了。低着头的阿朱依然可以感觉到自己整个人暴露在对方的目光下,心里有点慌。

  “小康大概没那么胆小吧?”这个念头从乔峰的脑子里忽地跳了出来,乔峰自嘲似地笑了笑。

  “就是这里,国政的?”沉默了四五秒的乔峰忽然说话,倒是吓了阿朱一跳。

  于是阿朱以为乔峰是个很直接的人,张口就问她是哪个系的。事实上乔峰的意思只是我们国政今天晚上把这里包了,你是我们的人就进来跳舞,别的系跑来占场地的就趁早滚蛋。且不说除了喜欢用白手帕扎头发外阿朱长得和康敏并没有什么相像的地方,就是真的像,乔峰这个一身肌肉满脑袋浆糊的人恐怕还是会用他自己习惯的方式说话。

  “哟,来啦!”令狐冲颠儿颠儿地跑了上来,解决了电闸的问题很是得意。

  “段朱,我们班文体委员,”令狐冲说,“我们班女生还不错吧?”

  乔峰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相比起令狐冲,他现在又显得非常沉毅。总之阿朱眼睛里,现在优点都开始往乔峰身上汇集,当然这是以牺牲令狐冲的形象为条件的。

  康敏就曾经拍着乔峰的肩膀说:“个子高好,女生一般喜欢高一点的男生。”

  虚竹说:“老大这也高过头了吧?”

  康敏说:“你一边歇着去,你不是女生怎么知道女生的看法?个子高一点起码在人群里惹眼,男朋友塞在人堆里找不出来谁乐意啊?”

  虚竹说:“喔,惹眼?虽然我没有老大那么高,好在我还有光头……”

  反正原本也一米七开外的令狐冲后来就成为阿朱心目中的小个子,惟一的原因是他当时和乔峰并肩站在一起。

  “乔峰,”令狐冲要举起胳膊才能拍到乔峰的肩膀,“我们系学生会主席。”

  “主席啊?”阿朱不敢相信,一般学生会主席多数是看着很精明的男生或者很泼辣的女生。

  “不像啊?”乔峰抓抓脑袋笑。

  “嗯?陆大有?”正在阿朱琢磨着和乔峰说什么的时候,乔峰从她的身边跑过去,抓住了门边的陆大有。乔峰在令狐冲他们那一级就只和令狐冲陆大有比较熟。

  “你小子不是不来么?”

  “嘿嘿,”陆大有笑着,“我们班舞会,观摩一下也好嘛。”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走道里想起梁发施戴子他们的声音,令狐冲心里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随着门开,令狐冲几乎跳了起来,原来号称不来的劳德诺梁发他们勾肩搭背,一个不拉地都准时到场了。

  “令狐冲,什么时候开始啊?”梁发好像根本不记得他说过不来,大大咧咧地和令狐冲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