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令狐冲(I) 第一节 愤青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且让郭靖和黄蓉继续培养他们的感情,我们知道这要很长的时间。千万不可以相信我们某位愤青说的话,把女孩整上床的难度完全不同于让女孩彻底爱上你,前者大概是七八年有期徒刑的难度——这个法律系的欧阳克很熟悉并且可以解释给大家听,而后者则是终生监禁。

  我们还是稍微留神看看在汴大校史上曾经浓墨重彩地书写了一笔的愤青自己。

  令狐冲本来没有那么愤青,他除了高中的时候偶尔以非议大宋朝廷要员为乐,曾经吓得老师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外,还没有慷慨激愤到以为举世皆浊他独清。可是后来在开学第一天就被以侯通海队长为中心的校警队抓获,此事深深影响了令狐冲的自尊心。当时侯通海也没什么时间仔细给令狐冲定罪,黄蓉在的时候,侯通海有限的注意力多半用于看黄蓉了,黄蓉离开了以后,侯通海才开始思考怎么处理令狐冲。根据黄蓉很好看的脸蛋和身材,侯通海拍拍脑袋就得到了结论。于是他语重心长地对令狐冲说:“年轻人做一点这样的错事也是难免,不过你也不能一边欺负女生一边还欺负少数民族同学吧?”

  令狐冲当即晕倒。他立刻联想到的一幅画面是他自己一边狞笑着大踩郭靖的脑袋,一边在黄蓉身上乱施禄山之爪,并且背后腾起代表魔鬼的熊熊火焰。或者我们可以用恶霸地主、民女、劳动人民这三个词去取代令狐冲、黄蓉、郭靖。

  而且后来令狐冲发现真实的情况和侯通海的想象完全是相反的,自从黄蓉成了郭靖的女朋友,他们经常一起坐在令狐冲的床上吃饭。这很干扰令狐冲午睡的习惯,因为黄蓉往往会拿拳头隔着被子打他说:“令狐冲别睡了,别睡了,我们都没地方坐了。”令狐冲觉得自己很受欺压,可是他毕竟是比黄蓉大了一岁半的男人,所以他还不好意思说什么。

  被侯通海扣了足足五个小时才放出来的令狐冲本来对郭靖怀有刻骨铭心的仇恨,可是等他进入宿舍后,发现郭靖每个星期打两天的水而且经常带领段誉打扫卫生,于是令狐冲就有点气不起来。后来令狐冲感冒的时候郭靖很仗义地帮他打了两天的水,从此在令狐冲500度的眼睛里,郭靖无疑是所有青年的楷模。

  所以最终不能痛恨郭靖的令狐冲进行了深入细致地思考,他认为是校警队侯通海的问题,而之所以校警队素质低下并且经常拿耗子,自然是学校的领导们太糟糕,而学校的领导们的糟糕还得归结于制度问题。就这样,令狐冲心里忽然豪气和怒气一样勃发,发誓要当一把学校制度改革的先驱。

  杨康有一阵子老看令狐冲在窗前眺望并且慷慨握拳,他那时候还不知道令狐冲准备大闹天宫,只对郭靖说:“看令狐冲,有点美猴王的意思吧……”

  痛定思痛之后,令狐冲发现他面临着一个小小的问题。首先,令狐冲虽然读书不少,但是绝非什么当权派,而且他也没有任何自信要用尼采的超人哲学去说服侯通海。其次,那时候天下太平,不能像当年太祖赵匡胤那样立马陈桥兵变抢班夺权,校园内除了令狐冲自己,剩下的不稳定因素就只有盖理科楼群的民工兄弟,令狐冲同样没有自信说服他们和自己站在同一战线上改革校园制度。

  所以在梦想天下大乱诸侯争雄之余,令狐冲决定先做一点事情证明自己的能力。

  在汴大的苑子里面,要想表现一下也不是没有难度。汴京大学和隔壁的宋朝大学不同,校园里面没有红绿灯,所以令狐冲就没有扶老奶奶过马路的机会。而帮助女生搬教科书这种苦力劳动,一般悄无声息地就被别的男生做好了,令狐冲从来没有抢到类似的机会。往宿舍里运木板搭书架的时候,令狐冲甚至发现自己连三轮都不如杨康蹬得好,不由得心情大丧。

  所以令狐冲发现必须先让自己处在某一个能够抛头露面的位置上,比如学生会组织部长,因为令狐冲体育常年不及格,不擅长任何文娱活动,甚至不是团员……所以令狐冲觉得组织部长这个头衔还比较适合他。

  无奈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枉费令狐冲和级主任套了三五次近乎,媚眼抛了无数,年级主任硬是没有看出这个有为青年的热血丹心。

  俏眉眼终于是做给瞎子看了,令狐冲自己也渐渐怀疑起自己是否部长那块料。汴大的任何一届都是豪杰辈出,把东南西北的人精都塞进了这个首都郊区的小苑子里。令狐冲一进校就发现他班上有三个兄弟有体育特长、两个州府的文科状元、还有一个号称是名作家范仲淹的学生和全国作协会员,而令狐冲自己除了在高考里勉强凑够了上汴大的分数,就再也没有什么可吹嘘的资本,这一点更令他有点自惭形秽。

  只不过令狐冲毕竟是令狐冲,鸭子虽死嘴还是硬的。他决定干脆和年级主任挑明说一次,如果不成也好彻底绝了这个心思。

  令狐冲还没有鼓足勇气冲到年级主任那里去自荐,学生会主席乔峰找上门来了。

  乔峰是带着小炒来的,乔峰说:“哈哈哈哈,令狐冲?找你有点事情。”

  令狐冲受宠若惊地吃着乔峰的小炒,看着他以一种大灰狼看小红帽的眼神看着自己,心里不由得发毛,不知道系里的老大准备把自己怎么样。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老在校园里捣腾电脑的乔峰肯定比他有钱,而且令狐冲又不符合“奸”的条件。

  “嗨,求你个事情……”乔峰堆起笑容说。

  令狐冲声音都颤了:“什么事情?”

  “你们班缺个班长,”乔峰很为难地抓抓脑袋,“你们级主任交给我张罗,实在他妈的是找不到人了,你就拉我一把吧!"

  “这……”令狐冲抓抓头。

  乔峰浓眉一皱满面是苦,恨不得从眼睛里挤几滴眼泪出来,就差袖子一掸给令狐冲行三拜九叩的大礼了:“兄弟,帮帮忙,帮帮忙,就凑合一年,明年我保证找个人替你。班长这东西,就是个样子,你不想干事绝对没事情,混混就过去了。唉,级主任那个丫头纯粹欺压劳工,催得我脑袋都快炸了,水深火热的,你不至于见死不救吧?”

  在苦大仇深的乔峰面前,令狐冲终于没能狠心推辞。

  令狐冲是个心比天高的人,虽然在汴大校园里心比天高的人绝对比三条腿的蛤蟆多出很多倍,但是令狐冲是尤其心高。他是真地相信大宋如果由他出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话一定会立刻腾飞,十年超越金国,三十年灭掉蒙古,至于西夏回鹘,如果他们按时朝贡,令狐大人会考虑放他们一马。所以对于令狐冲,班长这个职位确实有些委屈了,本来他是很想“婉辞”的。

  可惜,来请他帮忙的是乔峰。

  令狐冲不会忘记自己在汴大派出所的半天时间,虽然嘴硬,不过那是他一生第一次和类似班房的地方打交道。

  和侯通海斗智斗勇,磨了大半天的嘴皮子后忽然回头,令狐冲心里涌上了一阵惊惶。他忽然发现黄昏了,藏了一天的太阳在黄昏时候露了头,嵌了铁条的窗户外满是夕阳的血红色。这种血红色如此凝重沉郁,让令狐冲莫名地惶恐起来。

  他开始不停地回头往后面的窗户看,看外面隐隐约约的人影经过,下课的学生们骑车去食堂,那些都是自由的人,而令狐冲背后的窗户上却嵌着结实的铁条。

  侯通海还在滔滔不绝,一种绝望在令狐冲心底悄悄地滋生。他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会帮他,他甚至还没有报到,而看上去侯通海根本没有放他走的打算。从遥远的岭南毫不容易考到汴大,他预期四年的大学生活也许在一天里就结束了?当时他离国际政治系报到的地方只有一步,可是国政系还会接收他么?

  各种繁乱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乱窜,无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直到一个人推开了派出所办公室的门。

  “侯所长,”没有眼镜的令狐冲看不大清楚,不过进来的男生似乎是给侯通海递上了烟,“我是国政学生会的乔峰,我来您这里领人的,我们系老师现在都下班了。”

  令狐冲愣住了,最后来救他的竟是那个帮郭靖的高年级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