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郭靖(I) 第四节 自己的孤独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可惜时间不是总“嗖”地飞过去,而且时间过去了总留下一些影子。

  “黄蓉,”郭靖期期艾艾地说,“明天我可能来不了了。”

  “嗯……”黄蓉啃着鸡腿心不在焉。

  “放完假我们要考物化了,我们系老丘是个名捕,”郭靖抓了抓脑袋,“反正明天你们屋的人都在,穆念慈说她到时候帮你打饭。”

  郭靖也实在是走投无路,丘处机在化学学院号称魔刀,盛名之下无虚士。老丘去年刀上稍添三分力道,全院三分之二的师兄师姐立刻落马,成绩单送到系主任洪七公手上,老爷子正在啃烧鸡,当时嘴大得可以把整鸡给吞了。当夜洪七公亲自到丘处机家为全院苦孩子请命,丘处机才卖了三分江湖面子,可是仍留下了十五个苦命的师兄姐。

  今年则有高年级师兄姐传下消息说老丘去年斩获不够颇为失落,今年杀气冲天,希望晚辈们小心为上。

  第二天就是大宋全民劳动节,丘处机下了课满脸微笑说大家放假好好玩玩,下次课我们考期中,大家不用复习,复习也没用,全看平时的基础。而后老丘夹着讲义含笑而去,全院傻孩子们呆坐在教室里足足一分钟没有动静。

  杨康是急忙给老爹打电话让家里不用烧他的饭了,郭靖则立刻跑来黄蓉这里请假。

  “嗯,嗯……”黄蓉就这么准假了。

  第二天傍晚,天空飘着细雨,黄蓉躺在自己收拾得一尘不染的床上发呆。

  黄蓉很少有耐心这样,呆呆地看着窗外的雨丝,斜斜的千丝万缕,感觉挟着丝丝水汽的凉风轻轻吹在自己脸上。脚腕没伤到的时候,她要么去蹦迪要么去溜冰,要么挂着耳机沉浸在西域摇滚歌星们喧嚣的歌声里,临窗看雨这么淑女的事情不属于黄蓉。

  而同时,黄蓉已经一整天没吃饭了。

  郭靖要考试,而穆念慈其实也要考试,所以她转手把照顾黄蓉的事托给了宿舍的二姐。可是事到临头,黄蓉饿着肚子等二姐回来帮她打饭的时候,二姐却没有回来。劳动节难得放假,和郭靖想的不同,黄蓉她们的宿舍里不是大家一起死睡,而是空无一人。黄蓉几乎是望眼欲穿地等到中午十二点,才看见三姐推开了门。犹豫了一下,黄蓉说三姐你能帮我买个汉堡么?三姐说哟,我回来拿钱的,他们还在下面等着我去大相国寺呢。黄蓉就没再吱声。

  半个小时后大姐和四姐一起推门回来的时候,黄蓉实在饿得受不了了,只好说四姐你有时间帮我下去买点东西么?四姐拍拍大姐的肩膀说找她找她。大姐还没反应过来,四姐已经拎书包溜了出去,大姐最后皱了皱眉头。黄蓉很怕她皱眉头,因为黄蓉知道大姐不喜欢她。

  “穆念慈饭盒还在这里,她一会肯定回来,等她回来帮你买吧。”大姐也拿了东西扭头出去了。

  门关上了,留下大姐的冷淡。黄蓉就这样被封闭在独自一人的空间里,而她惟一的好朋友穆念慈始终没有回来。黄蓉从那个时候开始发呆,一直呆呆地看着雨往下落。她很早就知道周围的女生不喜欢她,而现在她只是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

  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孤独的,孤独很可耻。

  黄蓉那年十七岁,曾以为自己能拥有整个世界。可是现在她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没有朋友,也没有男朋友,妈妈死了,老爹不管她。天黑下来的时候,黄蓉忽然很想哭,于是眼泪真的就掉了下来。

  黄药师的女儿也会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一个人哭,这是黄蓉从来没有想过的……好在,并非所有人都看不见。

  “铛铛铛。”有人大声敲门的时候,门也随之洞开,敲门的人的手劲未免太大了些。在黄蓉来得及擦眼泪以前,那双慧黠的眼睛和那双粗犷的眼睛又一次相遇。

  “啊……”郭靖看见黄蓉脸上的泪痕,打了个寒战,全身汗毛倒竖。

  “我饿了,”黄蓉只好说。

  郭靖去买了汉堡和可乐,黄蓉一言不发地啃。郭靖拎着书包很慌张,从来不曾应付过类似局面。

  “你怎么来了?”很久,黄蓉才小声说。

  “我……”郭靖只好说实话,“我来的时候忘记我跟你说了我今天不来的。”

  这句缠头缠脑的话终于让黄蓉笑了笑。“傻子啊,”黄蓉心里想。不过最终是不是只有这个傻子还记得自己?肚子吃饱的感觉真好,即使自己真的很孤独,至少世界上还有这个叫郭靖的傻子……黄蓉继续低头去啃汉堡。

  “没事就好了,我先走了,”郭靖起身说,“看看哪里还能占座,明天考试了。”

  “现在太晚,没地方了吧?”犹豫了一下,黄蓉偏着脑袋看郭靖,“反正我们屋没人,你在这里看书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