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奔跑逐浪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麦当劳,肯德基有什么好的,早已被国外评为垃圾食品的这种泛滥快餐现在跑国内来遍地开花四处圈钱,这不光是经济入侵,还是一种文化输入,在此推后几年出生的小孩,他们将会对每天吃在嘴里松软的米饭食之甘味,却对每周能够吃到一次麦当劳而沾沾自喜。未来的很多孩子,会只知道麦当劳,肯德基,穿匡威,耐克,玩魔兽世界,喝可乐吃西餐,有多少人会正视自己站在哪块国土上面?”说得兴起,苏灿轻轻握拳。

曾圆和王玥都瞪大眼睛的看着苏灿,大概对苏灿突然冒出一大堆道理而愣然。

“哥你没病吧?”曾圆踌躇问道。

“你才有病!”苏灿白了这小子一眼。

大概看到苏灿的反常,王玥小心翼翼的道,“对不起,我只是在电视上见过那些快餐店只是想知道那是什么味道是不会放弃米饭的。”

苏灿:“”

曾圆回想一下,道,“哥,你还不满足啊,你们家加上王姐姐那家,都已经有三家分店了,姑妈一下子就阔起来了,那天去我妈那里打牌,输了七八百还不见得她心疼呢,要换从前,可不要气好几天嘛,你看我们生活都改善到这种地步了”他指了指这个从前来一次就是奢侈的游泳馆,“我还指望你以后子承母业,做个老板,要是高中毕业考不起大学,我就来给你打工了!你肯定不会亏待我的啦。”

他虽说从前小事跟着苏灿屁股后面跑,但是大事上面还是挺看不起苏灿,特别是或多或少受了他爸的影响,认为苏灿不过尔尔,小学时期到初中每个学年成绩向来就是家里被说得最凶的人,但是随即苏灿顺利上了高中,还是市一中,就连一向心高气傲的老姐对他都刮目相看。

他虽然不愿意正面承认苏灿,因为那意味着承认他自己在这方面的劣势,但是心里面对苏灿却是有所改观的,且向来苏灿家是他们三姐弟家家境最差的一个,但是随即他敢砸从前惹都不敢惹曾全明的烟灰缸,还反倒让曾全明事后一阵好夸。

他出的主意,让家里如今开了三家文具分店,财源不断,自己这个哥哥,还是不错的,虽然比起自己,尚是差得很多的。

“你就这点想法?人家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但是看来你看中的是那些鱼啊。”苏灿一笑,挑他能明白的说。

却不知道若是平常说曾圆说不定还满脸堆笑,来句你很了解我啊。

如今在王玥盯着他们两兄弟这目光下,可是触了他的逆鳞,面色当即就对苏灿一码,“我不过随口开个玩笑,你当我真会来贴着你啊?我是谁啊,我曾圆以后可是要开公司,驾跑车的,你的这三间连锁店,到时候我要看不顺眼了,随便给你十几万入主,哼,你还不是在给我打工!”

苏灿目光一凝,射向曾圆,这让曾圆手为之一颤,心头一坏,自己这哥哥,不会就恼了吧?你小气啊

“五年后,你要还有这样的想法,我就给你!你敢要,我就敢给!”苏灿沿着梯子爬上来,然后走向跳水台。

“我敢要,我为什么不敢要”话是这么说,可曾圆都听到自己声音馁了,仿佛自己哥哥在这一刻,变了个人似的,低沉的声音透着某种深彻的坚硬,硌得他的心慌慌的。不过他还能还嘴,多少挽回了点面子。

在提到文具连锁的时候王玥不觉得,但是当苏灿说道进驻星海广场,建立夏海最有规模的百货超市的时候,王玥真的有些恍惚了,这一刻才觉得遥远,从文具专卖店上升到正式的超市零售,这其中要经过多大的跨度,又要有多强的资本?

这下不用去细想,王玥都感觉到苏灿有些太过不切实际了,她虽说对苏灿深信不疑,但是苏灿哪怕是说把分店开遍夏海每一个角落,甚至于夸张点,开到省会榕城去,她对苏灿的信心,也都是有的,但是在榕城开分店,换作作为零售业大超市百货进驻现代化的星海广场,那就是另一个概念了,这其中的数量级,差距,实在不是可以有数计算的。

踌躇半晌,王玥说出她最不愿出口,但是却不得不说的话,“说到底我们还是缺钱啊”

明明抓住了黄金时代的脉搏,但是却苦于种种硬件条件的不达标,而没法完完全全的乘上这艘船,每每就差一线就能契合时代的齿轮,怎么不让人遗憾呢?

但是王玥看了一眼苏灿,他一向都很有信心的,他既然会这样说,虽然很渺茫,虽然不切实际,但是她依然愿意选择相信!

苏灿在跳水台上立定,这一刻掠过耳边的风都一时倏止,更多人抬起头来张望,曾圆却嬉笑着,“呵,哥你不是吧,我记得你最怕晕的,你敢跳吗?”

这三米的跳水台,要论真正敢跳的不是没有,可今天的游泳馆里面,还真没,刚才有鼓着勇气要在这女生莺莺燕燕的泳池里博得一丝青睐的,最后结果都写明了他们的下场基本上都比较惨不忍睹,不跳的时候光凭身材还能够引来几对亮瞳,跳了之后仅存的印象和好感都被折磨全无。

就算是曾圆,刚才这一跳下,姿势帅是帅了,可这么展开手臂摔水里的感觉绝不是享受,身体正面大半面积都被摔得一片辣红,若不是碍着面子,他都要疼的怪叫起来了。

要是让他去第二遍,就算让那些泳池边环肥燕瘦的女生全体给他鼓掌欢迎,男生集体自惭形秽,他也绝对不敢了,当下自然是对苏灿很不看好的,就说,“王玥姐姐,我知道,他这是在吸引你眼球呢,别看他现在有模有样的,他心里面还不知道怎样打着鼓呢!”

曾圆说完才意识过来,刚才苏灿开王玥一个小玩笑都被她踹下了水,自己还这么口没遮拦,这下恐怕得轮到自己了吧!?

闭着眼睛等了会,也不见王玥的后续“手段”,转过头来,王玥面颊微红,看到曾圆转头确认,这才嗫嗫的说道,“你别胡说。”

目光却紧紧的盯着苏灿。

他已经有一米七五的高度了,手臂结实,打球和苏灿每天晚上会做三组,一组十五个总计四十五个分别锻炼肱三头肌,二头肌和胸腹肌俯卧撑的关系,他胸前的皮肤起伏有致,呈流线的体态,隐约看得到六块腹肌的轮廓,肌肤并非病态的嫩白,而是一种健康的淡褐色,像是一杯咖啡或者热朱古力里面加了沫白伴侣的颜色。

他站立于那里,风都不愿意吹了,似乎在等待他脱台而出,这副躯体划出矫健弧线的一幕。

有些坐在泳池边的女生看到跳台上的苏灿,不由自主的都直起了背脊,有的还捂起了嘴。有些较为高傲的,从交谈中也停了下来,扭头而顾,表情没那么夸张,不过唇角却不由自主的扬起来,这个男孩,有点耍帅摆酷啊不过,还不赖。

王玥看着苏灿,看着他在跳台上的这幅躯体,想到刚才自己和他打打闹闹,手打中,滑过,甚至于触摸到他肌肤那种饱满的触感,充满健康的躯体,让她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起来,且望着周边那些女孩凝视的神情,她竟然还有那么一丝窃喜和优越

一些男子倒是紧张起来了,看苏灿这个架势,没准还真要跳的,且一旦跳起恐怕还不是盖的,因为他这么立定的姿势有几分瑜伽的起手式姿态,一看上去就很专业,他们还真怕苏灿一跃而起,来个优雅的姿势落水,这样他们的头就更是在女同胞面前抬不起来了,想知刚才多少人的印象分被扣在这上面啊,要是被他抢了先机,他们岂不是都得把头给狠狠的埋到水里面去,一时间,他们觉得这场戏水游泳,反倒是来错了。

气氛绷紧到最后一刻。

苏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表情旋即颓然。

转身,摇着头朝着身后走去。

最终还是不敢跳啊,站在这当儿,自己这小心肝脾肾都集体要罢工了

传来一阵失望的低呼,那些望着他的明眸,这一刻都黯淡了下去。有女生还“噗”笑了出来。

一干男子似乎得到了拯救,立刻回复活力,一身的轻松,这下他们不用把头给埋下去了,有的还朝苏灿冷嘲热讽。

看到周围人这份明显从紧绷中失望下来的神色,下意识想要维护苏灿王玥紧握着手,却又不知道在这一刻她应该做点什么,只是想苏灿别那么丢脸就好

反应过来的曾圆被返身摇头晃脑的苏灿前后强烈反差逗乐了,指着他,“哈哈哈,我没说错吧呃!”

“后世你做不到,这一世呢?”有个声音雷霆一击,无差别响彻耳边。

苏灿胸口碎裂的勇气,密密麻麻的凝结重聚,全身的血液都在拔高,拔高,再拔高。

这个瞬间,苏灿突得一个转身,疾跑,裸着的脚掌触及冰冷的跳台,继续奔跑!

屋顶曰光成柱,透射而下,密布四周。

他在台尖跃起的那刻。

宛如海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