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林国舟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哎,林小妹,我怎么觉得老不对劲啊,最近苏灿经常跑来我们家上网,你都不和我们出去玩,我怎么琢磨着你们像是在背着我偷偷约会着呢!?”走进了家属大院,着实对最近情况反应有点不对的王威威整了整书包,转过头看向林珞然。

一直低着头,想着今天放课看到苏灿和唐妩身影,但是他们却没有打招呼的林珞然老是回想着两人的影子,却又挥之不去,现在听到王威威说,乍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之后,声音都大了起来,“你再胡说信不信我踹死你!”

“可不是嘛,这几个星期六星期天他都跑来,每次想和他切磋,把他踩在脚下,可每次他都要写东西,最奇怪的是你居然也喜欢呆家里面看偶像剧了,什么时候我们三个不一起行动了?”王威威表示狐疑。

这么一说,林绉舞也狐疑起来,“我也奇怪,苏灿竟然不受我们威逼利诱的挑衅!是了,聚龙网吧,科博网城,附近的几家大小网吧拿给我和威威杀得片甲不留,现在谁不知道我们‘杀神’二人组的身份,我们的星际水平大幅度提升,你该不会提前通风报信,所以苏灿那小子才不敢和我们出来对挑吧!”

“放你的屁!我一个月难道就不能有几天不舒服啊!还有我在家管他什么事,他做他的事情,我看我的电视!”

王威威迟疑了一下,“那为什么,上个星期苏灿走后,书房里会有咖啡杯?”王威威面色一红,解释道,“是张婶收拾,我才看到的”

林绉舞也愕然,讶然的望着林珞然,他虽然有时候神经大条,可是并不笨,苏灿到他们家来很是规矩,不可能自己大手大脚的冲咖啡来喝,更何况他也根本不知道咖啡在哪里。

“他走了过后我跑去打了会游戏,不行吗!我什么事都要给你们汇报吗!”林珞然气鼓鼓的说道,不过心里面委实有点心虚。

“你们之间当真没有什么?”

“我懒得和你们说!”林珞然一甩书包,气鼓鼓的朝前走去,让几个路过想招呼他们的中年男女适时收住势头。

林绉舞看着林珞然的背影,单眼皮狭长的眼睛先是眯了眯,几乎眯没了线,可从里面闪过几缕流动的芒光,从未在他平常懵懂的表情上显露,然后才看向王威威,低沉道,“她和那小子应该真没事。”

王威威的表情在这一刻也沉默许多,摇摇头,“谁知道呢。”只不过说出这句话的当儿,林荫让他的脸晦暗不明。

小的时候,有个小女孩会死死的拖着他的衣襟,然后一个劲的叫道,“威威哥哥,陪我玩”

略大一些,他会厌烦这个跟屁虫一样跟着自己的小女孩,有时候玩些男孩子的东西,也放不开手脚,是以时常捉弄得她哭个不停。

然后他们一起长大,但是他往往会忽略这个不知不觉间早已清丽淡雅到超越他所遇到过所有同龄女人的女孩,大概也时常忽略了那对经常注视着他的目光。

后来,他开始进入的初恋,他暗恋在他们那个圈子优秀到自己已经排到追求者候补梯队的叶姐姐,直到有一天她邀请他坐上跑车,欣喜若狂的他丢下站在街对面的林珞然,那一刻看到这个女孩就那么站在街的那头,素雅而立,灰色调的画面让他心头一紧。

他最终没有推开车门走下去,只是陪着第二天就将远赴国外的叶姐姐去了一夜的海滩聚餐。

然后那个一直粘着自己的女孩终于不再粘自己,即便他们一起疯一起闹,但是每每从她的眼睛里,都能看到一种很难接触到,读力的思想。

最后他们离开了大观园,来到偏僻的小城,竟然就这么的暂时选择了栖息。

现在,从未意识到自己掌握了风筝之线的王威威突然想到如果有一天自己这么看着线断,让那华美的风筝飞走,他是会不顾一切无论用任何方法的拽紧,还是任之离开?

进了门,听到厨房传来炒菜的声音,张婶不在,王薄围着围裙的身影若隐若现,房间里还有一个穿着休闲西装的中年男子,高大而挺拔,嘴边的一层胡渣现出他的成熟,捏着支烟,目光有份遥远的沧桑。林珞然看到这个男子,立时怔在原地。

随后进门的林绉舞和王威威愣住了,林绉舞惊呼一声,“二舅!”

王威威错愕,再看厨房里忙碌的市委书记王薄,讶然失笑,“林公使,我说我爸怎么有一天会这么勤奋会主动下厨了!原来是您老大驾光临了!”

王薄从厨房里出来,挽着手袖,“绌!”得一声,“你这小子没大没小,看到你林叔叔,也没个正形!”

林国舟微微一笑,“我可是听林楚表扬你了,在学校挺乖,夏海第一高中是国家重点,争取考个好成绩,你爸不喜欢你从政,你也免不了要拿个mba文凭才够得上他眼里面的基本资格啊,从政只能居一隅而安,从商却能行遍天下,治世间经纬,很好嘛,现在都要求要有战略观,大局观,要有放眼全球的眼光。”

王威威就笑,“林叔叔,我不比你,满世界的周游列国,自然有全球化的眼光,我只喜欢这小城小地,偏居一隅就对了。”

林国舟道,“怎么,叶徵裳这丫头去了伦敦,做了英伦女孩,王家小子就自怨自怜了?”

王威威不敢相信的盯着林国舟,再看面无表情的王薄,没料到自己喜欢林徵裳这么隐秘的事情,林国舟也知道,再看自己父亲的模样,恐怕他也不例外,这对他的自尊心可是一个不小的刺激,追求林徵裳的太子不计其数,他可是候补中的候补,和那些京城才俊比起来也上不得号儿啊,他不是担心被自己父亲知道追求林徵裳,而是担心被他知道自己也同样是个候补,被他看轻。

果不其然,王薄扫了他一眼,虽然王威威没表现出太大的震荡,不过眼睛里的神情,确是瞒不过王薄,就冷哼了一声,“没出息。”

王威威面如火烧。林绉舞连忙打断,“二舅,您平时不是挺忙的么,才从南斯拉夫回来吧,那你一定要给我们讲讲那战况,美国人的导弹是不是打得很准啊!小时候我最喜欢听你讲各国的风闻了,你就我心目中的辛巴达,二舅你这次休假多长时间啊!”

“一个星期。一周后还得出去,要办的事挺多!这次也就赶过来看看你们。”林国舟顿了顿,看向林珞然,不免因为长久不见的关系,父女间血浓于水,却又生疏,这种感觉很奇特。

即便林国舟是林绉舞心目中的辛巴达,不过他这一刻饱经沧桑的面容还是一脸严肃,“我看了你最近的成绩单,这个成绩不是太好不过,还是值得肯定,你还有发展的空间,还可以再进一步。有什么困难,学习生活上要有什么沟通的地方,你可以和我谈谈,我再去和你的老师谈谈或者你自己处理也行,你这么大了,是可以为自己的事做主的人了。”

指望着和父亲好好聊聊天的林珞然没想到一来就被老父板着脸训话般的交谈,从小到大他也就从来没有对自己表扬过一句话,坐上桌吃饭的时候,林珞然还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不过林国舟期间夹了几夹菜放在她的碗里,可以凸显这个面容严肃男子的那么一丝温情。

“嗨!珞然,你爸这趟回来,其实挺关心你的,他这个人你王叔叔知道,工作姓质的关系,让他老是爱遇事脸谱化,不喜欢把内心里面的东西表现出来!”王薄在餐桌上倒是打趣的说道,“他其实最想知道的,恐怕还是你在学校里有没有这个谈得来的男孩!嘿嘿”

这王薄显然是报刚才自己儿子一箭之仇。

林绉舞倒是一拍桌子,“有!”随后在林珞然撅着嘴巴的当儿挤眉弄眼,“苏灿!我可以证实。”

“你们别胡说!”林珞然气急。

林国舟就皱起眉头,看向王薄。

王薄就笑着对林国舟说道,“呵,苏灿,你还别说,我还没见过这个年龄段里,这么有趣的小子。这点我也可以证实,你女儿平时在家的时候,谈论这个小子都快超过谈论你的两倍了,譬如教他如何如何打球啦,又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啊,我来之前,就已经听说过这个小家伙了,也和他聊过,相比起来,王威威,林绉舞这些孩子,可是差人家很远噢!就像我以前说得那样,平凡人家的孩子,反而更为出色!”

“王叔叔!”林珞然嗔道,心里面倒是有些担心,自己父亲在家从来都是阴沉着脸,很为严厉的管教让她从小就留下了心里阴影,要是让他误会了,后果可是很可怕的。

“你也跟着孩子一起疯了。”林国舟刨了一口饭,看着在人前严肃的市委书记,现在却没有那份严厉的王薄。

“来来,一会去我书房,我给你说一些这个男孩的想法,保证让你也有不同看法。”王薄还真认真起来了。瞥眼看向林珞然,这个小妮子脸绯红,极为可爱。

林国舟愣了愣,看着王薄,又扫了一眼在旁有所心事的王威威,心下倒是奇怪这个男孩能够让一方主政大员的王薄反复提及,不过他不以为异,王薄其实极为看重下一代的发展,为了激励一下王威威,恐怕是要为他找一些攀比的道标的,就附和点点头,“再说吧,先吃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