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身份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政治课的授课教师是一个四十来岁,但是头发已经半百的教师龚福禄,市一中学生给其取得绰号为“熊猫人”,对他没有好感的原因仅仅在于有的时候他会利用最后一节课留堂的职权,留人背书背到很晚。

这之中对其咬牙切齿的莫过于薛易阳,有一次直接被罚背到晚上七八点,顶着昏沉的天幕才回到家坐桌子上吃冷饭,那个辛酸啊。

大概龚福禄承受了太多学生的辛酸,是以长得倒有一副未老先衰的样子,平时将时事政治的时候也是一副学院派的派头,头发一撇,眼睛一瞪,往往损起人来不会带半点脏字,但是却可以将一个个学生收服得妥妥帖帖,再加上一手将人留下背书的绝活,市一中没有一个不忌惮他的,就算有特别能杠的子弟面对他也都焉了去,上届就有不少栽他手中却又无可奈何的学生。

今天龚福禄讲了小半堂课把第三课第二节梳理干净了,放市一中,教学内容的进度远远要比普通高中更加的快,虽说市一中平时有大把的放假时间,但是一般来说这些时间也是学校留给学生的自学时间。且大部分这种东西追求的只是一个多记多背,只需要将要点提一下,除去要点以外的东西龚福禄并不喜欢占用课堂的时间。

他更喜欢抽出时间来探讨时事方面的东西,对他来说政策每天都在变,与其死记硬背教科书,不如针对现时情况进行全班范围内的时事探讨更加容易让人理解政治是什么东西。

“那么还剩一些时间,让我们来谈谈最近发生在国内的一些事情。”龚福禄话一说完,全班就是一阵他意料而然的兴奋。

事实上只要能够脱离书本内容,探讨一些时事政治,听他讲一些过去的野史,也是很有趣的,某个程度上龚福禄也就这点魅力。

只不过听他讲时事政治不免有些强制姓的意味,他总是喜欢将自己的看法灌注给学生,有些看法不免偏颇,然而却又不敢有反对意见,因为偶尔会有一些大胆提出反对意见的学生,下一节课都能看到他们在办公室背书,这点无论这些学生有什么样的身份,成绩好是不好,这种[***]统治很明确的灌输给了龚福禄以及他的学生,让很多人大叹熊猫人的授课惨无人道,毫无任何思想明煮可言。

龚福禄就讲起了一月通过的《共和国高等教育法》,讲起欧元在欧盟十一国的启动,对欧洲一体化的推动作用。

再讲巴西金融形势恶化给全球带来的金融市场动荡。有几个学生和他沟通表态自己的看法,虽然观点不免稚嫩,不过也引得龚福禄微微点头。

讲了北约和南联盟,龚福禄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只是想到一件事,就道,“那么我们刚才提到北约对南联盟的轰炸,出兵的理由,但是北约在科索沃问题上骑虎难下,逼迫不了南联盟投降,但是越在这个问题上拖得越久,庞大的军费开支和每天不断增加的人员伤亡,都让北约面临着巨大的内部压力,而承认战争失败,你们认为北约军事集团会用什么样的方式达到目的?”

看到全班都静住,没有人回答,事实上也没有人有这个能力回答,龚福禄对这种掌控了全场的感觉很是舒服,续道,“先姑且不论他们会不会加大轰炸力度,我最近在网上见到一篇评论,我知道你们大部分人家里都有电脑,如今也能上网,不知道是不是和我一样看到了这篇评论,评论说北约可能用袭击南斯拉夫‘精神支柱’的形式打击一些不属于南斯拉夫国计民生的目标,譬如一直以来站在对立面的我国国家大使馆。”

班里少部分人因为看过这篇文章,是以早已知道他要说什么,然而还是有很多人生出一丝错愕和愤慨,很多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面对这种事情应该如何评论。

龚福禄有些激动,因为一般来说这种敏感问题都是尽量要在课堂上避免的提出的,但是最近网络上面的讨论有些猛烈,甚至于他都加入了论战之中,今趟是想到,心里面难以宣泄,才提出来谈。

有些人已经自告奋勇的点头,“早看过啦!”

“依我看,这纯粹是无稽之谈,你们大概不知道,海湾战争时期那精确制导的导弹威力,那是一场改变世界战争观念的战争,是以若是北约通过‘误炸’这种形式袭击我国大使馆,无论从什么理由来说,都是说不过去的,北约也不会愚蠢到用导弹来袭击,这完全就是一种矛盾的做法!更何况,科索沃问题导致的种族屠杀主义的确是一中灭绝人姓的行为,北约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正确的军事干预,不存在什么狼子野心!”